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独家特稿 | “马其顿”,归去哪个故乡?

独家特稿 | “马其顿”,归去哪个故乡?

  • 作者:特约评论员 方秉尘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02-05
  • 浏览数:8233

“手持头像

我从睡梦中昏沉醒来

双手无力挣扎

我竟应将其置于何处

一次又一次陷入梦境

我们便于生活中融合

再也不分彼此”

……



迷茫和坚定、历史和现实……这首2004年于奥运会开幕式吟诵的塞弗里斯的诗歌,展现的是希腊人虽然挣扎于灰暗的现实,但仍然骄傲肩负自己的历史和过去的勇气。但这种勇气和对历史的高度关注,在特定政治环境下,容易引发对某一特定争端的高度紧张态势。


201824日,数以十万计的希腊各界人民集会于宪法广场,反对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在可能的新国名中使用“马其顿”。



“马其顿”,原为希腊民族中的一个族群,在公元前四世纪崛起,建立起相对统一稳定的国家。后在著名的亚历山大大帝领导下,帝国领土曾一度扩展至印度西北旁遮普省地带。但是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突然离世,庞大的帝国分崩离析,“马其顿”也从一个跨越欧亚非三洲的“国际化概念”,退缩回了巴尔干半岛中南部的山脉之间。


在随后的十数个世纪内,马其顿地区几经兴衰,罗马的大道曾通到这里,君士坦丁堡的荣光也曾照耀这里,这里的文稿用拉丁文和希腊文书写。随后斯拉夫人的兴起和塞尔维亚帝国等的建立,又将拜占庭的北进死死挡在山脉南端,然而东正教却以信仰的力量穿越崎岖坎坷,将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和宗教传播开来。


十五世纪奥斯曼土耳其人又来到了这里,尽管苏丹在名义上建立了统一的帝国,但类似于元朝的行省地方自治制度并不能将“马其顿”也概括在“统一”的概念里。十九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分崩离析,塞尔维亚、希腊、保加利亚于1912年事实上瓜分了马其顿地区。应当说,数千年来,各种政治力量、宗教信仰、行商队伍在马其顿地区交错缠绕,各方势力来回拉锯。


“马其顿”也从一个简单的民族地区概念,再次拓展成为了一个内容广阔的文化概念和地区概念。




那么谁才真正享有“马其顿”这个名词的所有权呢?希腊人坚持认为,古马其顿人作为希腊民族的一部分,希腊人天然拥有对“马其顿”及其背后的文化概念的所有权。


19951月,一位希腊外交部发言人称:“这个符号属于希腊,它被偷窃了。”希腊人的主张得到了众多海外支持,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力挺。基辛格认为,历史与局外人无关,而希腊作为相关历史的拥有者,在这一争端问题上,天然具有优势和正义性。


马其顿共和国方面,则也确实磊落地承认了人种民族的差异。1992315日,马其顿前总统Kiro Gilgorov曾在《多伦多星报》上发文称:“我们的确是马其顿人,但我们是斯拉夫马其顿人,这才是我们。我们跟希腊人亚历山大和他的马其顿没有任何关系。古马其顿人已经不再存在了。他们很久以前就消逝在历史之中了。我们的祖先公元56世纪才到这里。”



矛盾的是,尽管马其顿人撇清了自己和古希腊人的关系,部分马其顿政治家仍然强行使用古希腊人的历史和文化来为自己的政治理想贴金,将一部分政治概念和利益强行捆绑在“马其顿”一词上,例如在马其顿前总统Nicola Gruevski在位时期,其认定亚历山大大帝为马其顿民族英雄,并用其名字重新命名了机场和高速公路。


然而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面对国内动荡不安的政局和社会现实、衰败萎缩的经济、越发频繁的暴恐袭击以及某些国家的“政治抛弃”,曾经悍然在宪法中宣称“要照顾邻国本族人利益”的马其顿政治家,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加入欧盟的必要性和通过改变国名而避免希腊一票否决的可行性。




我们应当认识到,“马其顿”这一名称和这一概念,直接从属于古往今来几千年生于斯、死于斯的所有人民。因而“马其顿”国名争端产生的根源,就应当来自于人民的需求而非部分政治家的推动,并应当由人民综合民族感情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来协商解决,而非成为某些政党攫取政治利益的工具,而不应蒙上过多的政治色彩,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紧张情绪。




同样的,各国人民,包括希腊和马其顿的国民,都天然拥有护卫本国领土主权的权力和需求。但马其顿共和国不顾及希腊人民的民族情感,强行在宪法中使用“马其顿共和国”,而非更加温婉地使用加入联合国时的“前南斯拉夫联盟马其顿共和国”的名称,导致希腊民众对两国关系持续保持紧张状态,导致希腊政治家对北部边境持续保持警惕状态。因而使得在今日这么一个和解的历史性关头,希腊人民也选择了相对激进的态度和方式,集体聚会于宪法广场向政府施压。这种以暴制暴和冤冤相报的方式,确实不是解决错综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的好手段。


中国在“马其顿”国名之争问题上的态度是一贯而明确的。我国一贯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处理外交问题和国际事务的准则,不干涉他国内政是我国一切外交政策和具体举措的出发点。早在20071213日,我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马其顿”国名问题在记者会上发表了讲话,他指出,希望希腊和马其顿双方通过协商妥善解决问题,这不仅有助于希腊和马其顿两国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关系,也有助于巴尔干地区的持久和平与稳定。中方支持希腊和马其顿双方达成的任何解决方案。


据悉,关于国家名称的谈判正在联合国秘书长个人特使尼米兹的调解下进行。有消息指出,目前希腊与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均接受“上马其顿共和国”(Republika Gorna Makedonija)这个候选国名。希腊方面认为“上马其顿”(Gorna Makedonija)是一个全新的单词,与“马其顿”(Macedonia)一词无论从写法还是读音上都不相同。


同时,马其顿共和国也会相应修改宪法,将其中的部分与民族主义相关的章节修改或删除,用以表明对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大区没有领土主权的索求。引发希腊大量民众抗议的“亚历山大大帝机场”和“马其顿亚历山大高速公路”也将会相应改名。目前马希双方政治接触平稳温和,双方都共同主张在尊重两国人民国家身份和国家尊严的基础上,开展对话,并对可接受的方案进行讨论和妥协。




在当今世界上,因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边境问题导致的局部地区冲突,常见不鲜。无论是印巴的克什米尔问题还是中东的巴以冲突,甚至于我国北部边境仍然存留的一部分边境争议,其实情况都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由于各自的国情和历史差异,在具体解决方案上还有所不同。


归根结底而言,任何有关人民根本利益的决案,都应当在当事国人民的共同意愿下,多方心平气和地坐下调解,照顾各方利益和情感,坚持绝不干涉他国内政,最后是在人民的选择下制定出一个互利共赢、睦邻友好的方案。如果此次马、希的“马其顿”国名之争能够顺利圆满地解决,将来在指导世界其他地区的同类争端问题上,相信是有所借鉴,有所启发的。


图片来源:每日报、视觉中国等

视频来源:WE我们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