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电影《捕象记》主演“版纳”39年未曾躺下 18小时不眠不休只.....

电影《捕象记》主演“版纳”39年未曾躺下 18小时不眠不休只为拯救大象版纳

  • 来源:新民晚报
  • 发布日期:2017-08-09
  • 浏览数:581


上海动物园连夜组成抢救小组,18个小时不眠不休地抢救版纳,并请来中山医院、上海野生动物园、北京动物园等的专家会诊。徐鸣慧 摄

  “版纳”躺倒了!这头上海动物园的“明星级动物宝贝”、科教片《捕象记》的主演,自从1978年生下第一胎后,母性迸发,这么多年都没有躺倒睡觉过。可8月7日晚上,53岁的她却萎靡地侧躺在地,令人揪心。

  39年后的这一“倒”,惊动了无数人。上海动物园连夜组成抢救小组,18个小时不眠不休地抢救版纳,并请来中山医院、上海野生动物园、北京动物园等的专家会诊。幸好,初步判断,不排除版纳体虚中暑的可能性。目前,版纳已重新站立,食欲有所增加,记者也向动物园员工了解到“拯救大象版纳”背后的温情故事。

  一夜输液25000ml

  8月8日13时许,记者来到上海动物园象馆后场,看到了让人心疼的版纳。在15吨大型吊车的辅助下,她已经顽强地站了起来,用长长的鼻子卷了些苏丹草和西瓜吃。不过仔细观察,她的情绪仍很暴躁,对于兽医和饲养员的靠近救助,仍然有些排斥,还不时会摆摆鼻子、踢踢后腿,仿佛在“吓唬”饲养员。

  屋里,输液瓶、针筒等凌乱地铺满一桌,可想而知昨夜的抢救多惊心动魄。据悉,至8月8日早上6时,版纳已吊了五六十瓶输液,共输液25000ml,主要成分为糖盐水、5%糖、10%糖、钾离子、葡萄糖酸钙、维生素C、地塞米松、头孢曲松等。14时10分许,兽医们又为她打了一针,并详细地记下剂量——30克头孢,100毫克地塞米松,30支丁胺卡那。

  “昨晚,我们对版纳的粪便、尿液、血液、体温进行了检验和监测。晚上10时,测量体温为38℃,高出正常体温2℃,今晨已降温至37.1℃。血液的部分指标在临界点徘徊,没有大的异常。目前当务之急是让她恢复站立,不要让庞大的身躯压迫心肺,之后会对病因进行详细检查。”上海动物园兽医院院长桂剑峰告诉记者。

  此外,园方紧急联系了中山医院感染科医生、上海野生动物园专家和北京动物园专家前来会诊。初步判断,可能因为长期站立导致体虚,再加上近日接连高温,发病当天暴雨前又过于闷热,版纳中暑的可能性较大。

  暴雨前侧躺倒地

  抢救间隙,守了一晚的桂剑峰,带着倦容向记者回顾了“惊魂一夜”。8月7日傍晚4时许,饲养员按夏天的作息,把版纳、八莫(版纳的配偶)和多多三头亚洲象,引导到室外运动场活动。可奇怪的是,版纳的步子很慢,而且是倒退着进去的。

  18时50分,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版纳突然缓缓侧躺下来,倒在饮水槽边上,再也爬不起来。“要知道,自从1978年版纳生下第一胎后,她就再也没有躺下来过。哪怕睡觉,她也是站着或靠着小睡一会儿。”桂剑峰透露,确实有一些母象生完小象后,会出现这种情况,但版纳的母性尤为强烈,哪怕小象不在身边,她也固执地不肯躺下。

  正常的大象倒地休息,都是四肢蜷缩匍匐在地,但版纳却是侧躺,让饲养员很担心。虽然亚洲象寿命和人类相似,53岁的版纳并不算太老,但她那么多年未曾躺倒,早已不适应躺下的姿势,如果迟迟爬不起来,心肺、胃肠道等被压时间过长,将非常危险。饲养员张军立即将此事上报。


最让人头疼的是,如何将重达3吨多的版纳扶正并移到开阔的外场施救?单靠人力根本抬不动,园方向施工队借到一辆15吨的吊车。周馨 摄

  借吊车5个多小时扶起

  版纳的情况牵动了动物园所有员工的心,技术总管袁耀华、饲养科科长张琼等第一时间赶到,召来所有兽医,紧急成立抢救小组。

  然而,抢救遇到了几大难题。首先,与版纳“相濡以沫”43年的八莫,始终守在躺倒的妻子身边。饲养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八莫却不让抢救人员靠近,也不回房休息。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天降大雨夹着电闪雷鸣,饲养员又点燃了火把,八莫才被吓退到象房内。

  最让人头疼的是,如何将重达3吨多的版纳扶正并移到开阔的外场施救?单靠人力根本抬不动。第二天早上,园方向施工队借到一辆15吨的吊车,又因为原本的出入口窄了20厘米,不得不锯掉三根栏杆将版纳移出。大家先用叉车将两块木板塞进版纳身下,一头用叉车推,一头用吊车拖,历时5个多小时,才把版纳移动了10多米。

  扶正的工作,也花费了好一番功夫。版纳的身子被套上绳子袋子,再借助吊车的牵引力,将她拉起。这过程中,饲养员和兽医都如临大敌,生怕版纳暴躁发狂。一旦象鼻子挥舞起来,巨大的冲击力可是会伤人的。幸好,在连续18小时不眠不休的抢救下,版纳目前状况比预想的要好。

  开小灶加夜班度40℃高温

  版纳躺倒,最着急难受的可能就是大象馆饲养员徐建华了。“我从1979年工作以来,就一直照顾版纳,她就好比是自己小囡一样。我刚来时,她刚生好第一胎,还没断奶,母性特别强,39年来从没有卧下睡觉。”徐建华说,母性如此强烈的母象很少见,哪怕版纳的女儿生了小象,也是照常躺地睡觉的。

  版纳如此“护犊”,平时大家也对她特别“偏心”,有好吃的总会第一个留给她,还经常给她“开小灶”。“她喜欢吃老嫩适中的草,我们都给她挑出来。她吃的窝头和别的象不一样,是我们自拌的营养窝头,是稀粥、麸皮加上骨粉、钙粉等做的,给她补补力气。”徐建中说,八莫和版纳也是“伉俪情深”,只有版纳能抢八莫的口粮吃,其它母象都不行。版纳躺倒后,八莫一整晚情绪很不好。

  今年连日高温,但大象的习性需要“踏土”,所以饲养员就轮流上夜班,晚上把大象放到室外活动场纳凉,享受“夜公园”的待遇。白天,让它们在室内避暑,并不断用花洒洒水降温。“今年7月10日起就开始实行夜班制度,原先预计8月20日结束,但如果天气特别热,会再延长。”徐建华说。

  电影明星承载老上海人记忆

  很多上海人都对“版纳”印象深刻,她是上海动物园内园龄最长的“动物长老”,也是“明星级”宝贝。上世纪有部科教片叫做《捕象记》,版纳就是主角。1971年,在征得国家林业局的同意后,上海动物园组织人员前往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境内的深山密林寻捕野生大象,版纳就是在这次活动中捕获的。之后,这个故事又改编成了同名连环画小人书。

  据老员工回忆,为了与热带丛林里出来的版纳建立感情,动物园进行了许多努力。那时,版纳在西双版纳驯养半年多,一开始工作人员不能和她接触,喂食时只好扔喂芭蕉叶,或用芭蕉叶包裹饭,还用毛竹管接山泉水喂她。1972年5月,经过磨合,8岁的版纳落户上海动物园。

  版纳的感情生活也为人津津乐道。1974年,版纳“情窦初开”,动物园为她从北京动物园觅得情郎八莫。结为伉俪后,版纳从1978年6月起,共生下8个子女,创下了亚洲象在国内动物园繁殖数目最多的纪录。1995年,版纳当上了外婆,这是中国动物园第一头子二代亚洲象。

  2014年,即将迎来开园60周年的上海动物园,与本报联合主办“我与版纳”老照片征集活动,很多市民都将家里三代人和版纳的合影发来共赏。可以说,版纳承载了上海人民对于动物园和园内动物们的感情,是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最好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