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陈嘉映:古代政治思考的出发点,西方和中国不太一样

陈嘉映:古代政治思考的出发点,西方和中国不太一样

  • 作者:陈嘉映
  • 来源:凤凰文化
  • 发布日期:2018-04-04
  • 浏览数:6070

编者按:在文化、艺术形式多彩纷呈的今天,文化的走向、艺术的普及、文明的传承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聚焦,艺术的复兴与文化的未来成为值得探讨与关注的话题,在如今这个历史节点回看和展望,中国文化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模样,又将如何走向世界?

3月30日下午,主题为《自古--文化的前世与今生》的“云论坛”下半场在中国油画院召开,论坛由云浩主持,云集思想界、艺术界、文化界顶级重磅嘉宾,追溯中华文明的源流与中国文化的流变,从文明的流变看世界的格局。以下为论坛嘉宾当代著名哲学家陈嘉映的发言摘录。

陈嘉映

我大致讲讲中西文化的一点差别,重点不在中西文化,重点在一点,因为中西文化太大了,但这个一点也够大的。我既不是学术的,也不是思想的,本来是想来听,我既然到这了我就把我的想法讲给大家听听,正好几为思想家在这也替我把一把。

我当今的想法是这样,就是从最粗糙的时候,人类文化,这个文化我指的不是从走出非洲,我指的就是农耕以后的文化,两三千年文化,大概从作物的主要的角度的主要的变化,我觉得是一个平民化的过程。就是一开始,一个民族他可能崇尚的是神,或者地上的神,就像刚才丁方讲的这种神圣山水,我知道我跟丁方是老朋友了,他自己的绘画,他自己的研究里能看到,是一种向上的,就是人跟上天联系起来的这样的一种追求,那我觉得丁方是吧,因为人类的文化的发展,是逐渐的从这种向上的仰望,逐渐的变到向下,向平面这样的一个转变,比如说丁方举了一些神圣山水的例子,那你随便想,比如像金字塔,这是比较明显的。我的意思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就是埃及的金字塔据考证也不是奴隶做的,都是游民做的,他建这金字塔,你可以想象,按照当时的生产力、生产条件,建这么一个金字塔,包括占用当时生产能力的几分之几,你能想象。包括像希腊人建的巴特农神庙,或者你看那些神殿,这些建筑按照当时的生产能力来做背景讲的话,建设这些建筑都是耗费了当时人类,或者当时社会共同体的极其巨大的能量。如果它是多多少少大家都能自愿去做的,也能想象的,就是对一个古代人类来说,他情愿把他生产能力和其他方面的能力,尽可能地把它们献给神圣者,上天,或者某种跟神圣者相联系的,一般来说就是统治集团。

这种想法到今天,我们心里边还会留存一点。我年轻的时候还有,你们已经没有了。有时候那些年轻人想起来,只要毛主席过得好,我们自己怎么过都行,一想起中南海的人过得好。就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以把这种想法投射回埃及人、希腊人,你的统治者荣耀,你的上帝荣耀,你所信仰的神荣耀,就是跟着荣耀的这种心理,我认为到今天也没有完全得绝迹。但是总的倾向我们不是那样的,我们自己懂生活。我会大致把这样一种转变,我把它叫做平民化的转变,是从纵向的,不论是后来的平民化的转变,是通过社会主义实现的,还是通过资本主义实现的,谁实现的更好、更彻底,带来了什么问题?这是第二步可以探讨的。可以说这是二十世纪的两大条道路,两大条通往平民社会的道路。

另外一点我想讲的,就是把它扔出来请教诸位的。我们不讲纵横,我们讲横的,我们一般讲中国和西方,他们在政治文化上也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区别,这个区别我把它理解成,作为西方政治的主导问题,始终是权力问题。我说的不是power,我讲的是reach,reach早在希腊的时候就被提出来,而且这是希腊人政治生态的一个最基本的理解。

我们有时候会说,民主制度产生于希腊,这可能是错误的观点。不过希腊的民主形式跟我们的民主形式差距很大,最关键的,民主不民主对于希腊人来说,从来不是一个共识,希腊人从来没有说过民主是最好的正体,这不是希腊人的共识。希腊人的共识就是我们都是公民,或者我们都是自由民,这个是希腊人的共识。无论你生活在王制,生活在僭主制,或者寡头制,或者民主制,这点是希腊人共有的信念,都是自由人。换句话说,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政治命运,包括他们自己决定他们的正体。

民主制、君主制、贵族制,哪一种正体最好呢?多多少少上看这个正体的效果,而自由民这一点可不是看效果,生谓之生,死谓之死这样一种观念。那么这样一种观念,后来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在西方就流传下来。当然我们知道,西方的政治是发生了好多的变化,从希腊的城邦变成罗马的帝国。因为西方本来不是帝国形态,但罗马是个帝国形态。后来又到了封建制度,又到了近代。

不但今天的西方世界非常强调权力,其实在比较漫长的中世纪,大多数人听起来不像是一种很好的政治实践,但权力这个观念在中世纪贯穿始终。什么是王族的权力?什么是贵族的权力?什么是平民的权力?可以说,这些清清楚楚。

那么近代化的西方的,我指的16世纪的英国发展起来,他们是基于这样一种权力、观念,他可能有12世纪的大宪章,一直到16世纪英国资本主义的兴起。这部分我也不多讲,因为大家可能都了解。我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权力的观念,虽然在不同的变形之中,始终是西方思想当中的核心思想、核心观点。

这时候你再反过来看我们中国的中国传统,当然在座很多专家,我说错了希望可以立马得到指教,这也是说出我分享这些内容的原因之一。总之,周朝之后,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中国政治史,几乎是从来没有“权力”这个观点的。无论是平民百姓、大臣,或者皇帝,“权力”这个观念对于西方政治来说是核心,对我们来说是根本没有的。如果说权力在西方政治思想中的核心,那在中国政治思想中什么是核心呢?我会觉得中国的政治思想是环绕着治乱来的。就是我们生在一个治世还是生在一个乱世?这个治乱跟另外一个大家特别熟悉的天道观念有联系。合乎天道,天下大志。伪逆的天道就是天下大乱,但是我现在就讲几句。因为这个概念很宽泛,要细讲内容又太多,所以我也渐渐单单讲一点。

我之所以愿意讲一下权力和治乱的这样一种对照,肯定是很粗糙,你细想起来会有很多可以掰扯的。我们每个人应该去问问我们自己,问问自己我们在考虑政治和社会事情的时候,我们是怎么想的?或者你身边的人怎么想的?服务朋友、亲戚,如果你碰到了一点什么事情,大家不得不去讨论一下怎么做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到今天,中国人仍然在考虑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时候,不大会考虑从权力的角度来考虑事情。社会的事情、政治的事情其实可以解决,但权力的概念甚至在西方还渗透到了私生活等等一些,这更不用说。

我顺便说一句,我并没有特别强烈的价值判断,它会引来一些价值判断,而且会和很多价值判断会发生关系,但是我现在不是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而说,我的确不是从价值判断角度考虑的,然后才说它跟各种价值的联系。我想这点我再做一点说明。这个说明是什么呢?就是治乱盖以冠之,为什么在中国越走越强了?跟一件事情有关系。我不是很确定,但我是说有关系,我提出来,不知道大家熟悉不熟悉这点?

中国这块地方有时候大、有时候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我们笼统地说,中国这块地方上所治理的人口,我们现在可能说是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吧,全世界。但是在历史上,我们所治理的人口,可能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也就是世界人口的将近差不多一半,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被治理的。当然,古代的东西从来都不是说很确切的,我只是讲主流的研究大致是这样的结论。

这些体系完全是我在胡思乱想的。当我们有这些小的政治共同体,以及人口不是特别多的时候,这种权力导向的政治活动就有可能会产生比较好的结果,以权力对权力的关系来构建社会。特别是在古代条件下这种,治理巨大人口的政治共同体,能不能从权力的角度来构建一个社会?能不能完全从政治理论的角度出发?比如说自然权力等等,你们也知道的一些政治理论。但是我想,政治理论还是要跟历史情况连在一起来考虑的。换句话说,中国总是从治乱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社会,它会不会有一定的历史原因?它的历史情况就是如此。换句话说,在某种情况下,在一定的意义上,它会不会是一种生物变异,适合它特定的环境,会不会这样?

我说到这儿,我后面还有一个问题,但在这之前我想说一条,我一点都没有那个意思,就是西方政治思考更多是从权力出发,我们更多从治乱出发。那我们中国人就应该有我们的中国特色,以后我们就不考虑权力,我们就考虑治乱就好。首先权力跟治乱,我把它说得比较极端,它有好多重互相的联系,但因为云浩一开始说,也有一点点对文化的性质,文化的发展,实际上当你发现自己文化特点的时候,假设你真的发现了,通常不是说我们自己那个文化有多好多好,咱们以后就要拼命地去保护它、发扬它,一般都不是这样的。

比如就从中国文化,刚才几位也稍微接触到了,其中我们文化特别繁荣的时候,或者特别蓬勃发展的时候,都是跟异族文化产生巨大冲撞。因为以前中国文化没那么自卑,不会一冲撞就厉害了我的国那种,那种自卑心理,甚至可以说没有,或者有的话也不是那么强烈。所以一旦冲撞了之后,中国文化的态度一般是相当相当开放的,虽然也讲到了文化商城的那个封闭。我个人觉得,至少汉唐宋,甚至包括宋那么讲自己的文化传统,实际上它同佛教,整个宋明理学不是因为他那个佛教,或者回应佛教,宋明理学一个字是看不出来的。

我只是想看中国政治观念跟西方政治观念是不是有这个差异?首先我不想强调它是好的,首先是想说,它在历史中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如果这个是中国特点的话,我们就应该死死地抱住这个特点。因为讲文化的未来,文化的未来我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在我这个年龄我也不是那么关心了。但是大家都讲了AI,我觉得讲AI的时候,就像人工智能,一定别忘了也想想基因剪辑技术。实际上哪个会更快的席卷社会?还不一定。

其实就我个人的判断,和我独到的一些东西的判断,可能你们年轻人下面一二十年、二三十年,基因剪辑技术会对人类社会的改变,要比AI技术可能要大得多。总而言之,AI人工智能是要把机器做的越来越像人,基因剪辑技术是想把人做的越来越像机器,所以这两种技术是从两个方面来的,但可能会殊途同归,人越来越像机器,机器越来越像人,就像现在的小美人做的微整形。你到南韩去卡,所有的小人都是一样的,慢慢就有点像一个机器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