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日本经济持续缓慢复苏(主要经济体年度盘点)

日本经济持续缓慢复苏(主要经济体年度盘点)

  • 作者:田 泓
  • 来源:人民日报
  • 发布日期:2017-12-29
  • 浏览数:4



  2017年,日本经济维持缓慢复苏态势。图为日前,行人在东京一块电子股指显示屏前交谈。
  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日本内阁府近日公布2017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比上季度实际增长0.6%,换算成年率增长2.5%,实现连续7个季度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7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为1.5%。有分析指出,日本经济维持缓慢复苏态势,主要得益于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减弱,外需形势趋于好转,国内失业率持续下降。不过,鉴于日本少子老龄化日趋严峻,私人消费持续低迷,财政和金融问题难解,中长期的日本经济仍不容乐观。

出口增加、失业率下降,经济持续回暖

年底是日本人聚会的季节。在东京、横滨等地经营数家中华餐馆的吴老板却不停感叹生意难做,原因是公司埋单的大型聚餐越来越少,同事间的小型聚餐消费也十分有限。不过,前几天他去银行申请房贷倒是十分顺利。过去,日本的银行会根据餐馆的营业额发放相应比例的贷款,但这次几乎是想贷多少就给多少。

吴老板的经历折射出时下日本经济的一个侧面,那就是资金多、消费少。

2012年底,日本实施“安倍经济学”,祭出大胆金融政策、灵活财政政策和以结构改革为主要内容的增长战略,意在走出长达15年的通货紧缩。在“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力度最大的无疑是货币政策。从扩大基础货币投放、推行负利率政策到债市收益率控制计划,日本央行5年来不断加码货币宽松。截至今年10月,日本央行持有国债437万亿日元,超过日本国债发行余额的四成。日本央行购入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规模也从2013年4月超宽松货币政策执行伊始的1万亿日元,扩大到2016年7月的6万亿日元。

从积极方面来看,日本央行持续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扭转了日元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过度升值,改变了通缩预期。日元汇率从高点时的1美元兑75日元,贬值维持在目前的1美元兑110日元上下,有效提升了日本出口企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日企赴海外投资设厂步伐减速,部分生产开始回迁。2016年以来,世界经济的持续复苏和设备投资的增加,还拉动了日本国内以电子零部件和运输机械为主的出口。今年三季度,出口对该国GDP的贡献率达到0.5%,远高于内需的-0.2%。据日本财务省的统计,2017年4—9月经常项目盈余11.5万亿日元,同比增长11.7%,创下9年半新高。

2013—2016年,日本GDP实际增长率分别为2.0%、0.3%、1.2%和1.0%。本轮景气扩张期在时间上超过了1965—1970年的经济高速成长期,位列日本战后第二,只是增幅并不明显。

与此同时,日本国内的失业率从5年前的4.3%下降到2.7%,实现了充分就业。今年11月,日本求人倍率(招聘岗位与求职人数之比)为1.56,创下多年来新高。今年春季毕业的大学生,平均每人可以在两个全职工作中选一个。

日本还放宽了外国人签证制度,访日外国游客人数逐年增长。2016年全年突破2400万人次,提前数年实现访日游客2000万的目标。今年1—10月访日外国游客已接近去年全年水平,同比增加18.3%。其中,中国游客人数占据第一位,预计今年将超过700万人次。

涨薪停滞、私人消费低迷,经济增幅很有限

尽管日本经济逐步复苏,占日本GDP约六成的私人消费却持续低迷。日本总务省家庭支出调查显示,今年前9个月,只有6月和8月两个月家庭支出同比上升。今年以来,日本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增幅徘徊在0.5%—1%区间,距日本央行提出的2%通胀目标尚有距离。日本央行5年来6次推迟通胀目标实现日期。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最近表示,为实现2%的通胀目标“将坚持不懈地推进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但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步伐的加快,日本未来退出货币宽松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变得日益迫切。日本政府还面临货币宽松释放的大量资金未能流入实体经济、金融市场功能失调等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日本企业职工的实际工资收入并未见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日本企业对扩大国内设备投资也心存谨慎,不断增加内部留存利润。日本财务省调查数据显示,日本全行业企业内部去年留存的利润额已突破460万亿日元,为1998年的3.5倍之多。企业内部留存增加挤压了薪酬分配占比,导致实际工资水平难以上涨,个人消费意愿不足。据财务省2017年7—9月法人企业统计数据,劳动者薪酬占企业利润比为26年来最低。

三菱UFJ研究咨询公司研究员土志田瑠璃子认为,企业经营好转未能惠及员工,抑制了个人消费,是日本经济增长幅度很有限的又一个原因。

少子老龄化、外部风险犹存,复苏后劲不足

整体而言,日本经济复苏后劲不足。眼下,日本的少子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2013年以来,日本推出多个版本的增长战略,内容涉及促进女性就业、解决入托难、扩大不需要偿还的给付型奖学金,以及讨论应对超长寿社会,显示出日本对解决少子老龄化这个根本性结构难题的急迫性。

从外部环境来看,美联储的加息缩表进程可能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的资金流出、继而导致经济增速放缓,由此目前引领日本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出口恐将下滑。而安倍第二次执政后,一直将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视为撬动日本结构改革的杠杆。在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TPP后,这一自贸协定也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因此,中长期的日本经济仍不容乐观。

(本报东京12月27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7年12月28日   2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