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公共艺术,可以让城市“长”得不一样

公共艺术,可以让城市“长”得不一样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解放日报
  • 发布日期:2017-12-18
  • 浏览数:3


城市的各个角落都可以是公共艺术的舞台,一点创意就能让原本“无聊”的通勤路上多一份乐趣。 资料图片

何为公共艺术?形式多样的公共艺术能够为城市和市民带来什么?
  随着城市的发展,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城市交通网络越来越发达。但是,“千城一面”的问题却在困扰着人们。城市怎样彰显自己的文化特质,表达关怀?公共艺术也许是一个答案。
  美国纽约:地铁人生
  纽约地铁系统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公共地下铁路系统之一,也是国际地铁联盟的成员。19世纪末,纽约人就开始使用地铁出行。
  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人开始思考,怎样让大批人流每天穿行而过的地铁空间更有活力一些。他们想到了艺术。2001年,一组名为“Life Underground”(地铁人生)的雕塑出现在纽约14街与8大道地铁站。
  在站台的角落、自动扶梯旁边、头顶的钢架上,都能瞥见一些铜制小人。他们造型各异,有的正“埋头苦干”,有的正偷偷地“望”着经过的人……这是由纽约城市交通管理局委任给雕塑家汤姆·奥特尼斯的永久性艺术装置。艺术家以青铜为原料,创作了共计170件卡通小人物、拟人化动物造型的雕塑。
  奥特尼斯曾说,他想通过作品表达“不为人知的纽约生活”。为了带给人们惊喜,雕塑放置的地点都经过了精心安排,其中不乏跟搭乘地铁相关的主题。比如,有一组雕塑表现了逃票者被警官发现的场景,放置在地铁出口处,似乎在提醒着旅客:不要动这个心思。
  仔细观赏可以发现,奥特尼斯使用了许多卡通化的符号来表现城市的“黑暗面”,比如赌博用的筹码、孤注一掷的罪犯和辛苦的劳工。曾有艺术评论觉得这系列的作品“太过可爱”,削弱了他想传达的概念。但艺术家却觉得,“用轻松的方式来表达作品的概念,更适合被不同年龄层的人接受。”
  据说,创作时,奥特尼斯因为太过于投入,“大胆”地超过了委托方给的预算,自己又额外花了4倍的金额来完成整个系列。
  他的投入确实得到了市民的认可。有调查显示,这组作品被人们评选为最受欢迎的纽约公共艺术之一。人们都说,这样的公共艺术不仅为日常通勤者的旅途增添了乐趣,也让旅人们对这座城市留下了别样的印象。
  墨西哥坎昆:水底世界
  城市的边界不止于陆地,海洋也是公共艺术的“舞台”。
  在墨西哥坎昆附近的加勒比海海底,一座水下博物馆里“沉睡”着数百件雕塑作品。博物馆的建造缘起于墨西哥国家海洋公园的珊瑚礁保护计划,旨在展示艺术与环境科学之间的相互作用。
  英国雕塑家杰森·泰勒创作的这些雕塑均使用含有珊瑚材质、中性酸碱度的生态混凝土浇筑而成,是一种环境友好型材料。由于该混凝土的活态物质非常适合珊瑚、水藻等海洋生物在其上生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洋中的珊瑚和其他生物会主动在此盘踞和栖息,雕塑作品也会和海底世界“融为一体”。
  没有美术馆、博物馆的墙壁阻隔,人们欣赏这组艺术作品时,要穿着潜水服下探到大洋数米之下,这种自由漂浮、游弋的观看方式给了观众全新的视觉体验。同时,雕塑的形状与颜色也会因深度和水流的影响产生改变,从而激发人们的兴趣,吸引潜水爱好者来到这里,还能保护其他自然珊瑚礁免于遭到更多的人为破坏。
  所以说,当观者欣赏这组名为“The Silent  Evolution”(无声的进化)时,同样也是在审视人类与身边自然环境的关系。
  智利圣地亚哥:为了纪念

如何纪念受害者?很多城市会建造庄严肃穆而宏伟的纪念碑和纪念场馆,供人们瞻仰、凭吊。但在智利,艺术家阿尔弗雷多·贾尔为纪念在皮诺切特长达17年的军事独裁统治中的受害者(在世或去世),在圣地亚哥一座博物馆的地下空间创作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纪念碑——“几何的意识”.每一批参观人数限制在10个人,浏览过程需要约3分钟。人们逐级而下33个台阶,来到一片黑暗之中。一分钟后,500个影子——代表着受害者——缓缓地被照亮在一面墙上,同时无限地投射在两边相对的侧墙上。当灯光达到最大亮度时,影像被突然关掉,让观众陷入黑暗。强烈的影像将留在参观者的视网膜上。

纪念碑上的这500个影子,其中一半是仍然活着的智利人,另一半则是那些“消失”的人。艺术家希望,作品“纪念的不仅仅是受害者,而是1700万今天还活着并努力追溯他们共同历史的智利人”。  

评论家认为,大多数纪念馆是默祷和追忆的地方,这类作品在被铭记的过去与活着的当下之间仍然存在一个缺口。但在贾尔的作品中,悲恸的人和那些令人悲恸的人之间的距离被缩短了。一部分原因是纪念馆使用了大量的照片,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作品所带来的独特的艺术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