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组阁失败不满加剧 德国“共识政治”失灵?

组阁失败不满加剧 德国“共识政治”失灵?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17-11-23
  • 浏览数:3

1511370196607_1.jpg

图为日前联盟党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右)在柏林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默克尔对自民党退出组阁谈判表示遗憾。(图源:新华社/路透)

赢得德国联邦议院选举近两个月之后,默克尔始终未能顺利组建新的内阁,甚至如今正面临可能重新大选的风险。

当地时间11月19日,在经过一个多月马拉松式谈判之后,德国自由民主党宣布,退出正在进行的组阁谈判。法新社称,自由民主党的退出,意味着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将陷入政治危机。曾让德国人引以为傲的共识政治,这次似乎不灵了。

谈判失败

默克尔的第4个总理任期还未开始,就已面临各种不顺。

11月19日晚,在长达12个小时的谈判会议后,自由民主党宣布,退出当前由德国议会第一大党联盟党所主导的、自由民主党和绿党参与的组阁谈判。该党主席林德纳表示,各方未能建立起互信是退出谈判的原因。

这意味着,默克尔此前4周组建新内阁的努力功亏一篑。对此,德国新闻电视台称,这是默克尔自2005年担任总理以来的最大挫败。还有一些德国媒体认为,德国正在面临“二战后前所未有的局面”。

在9月举行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虽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但仅获得33%的选票,需同其他党派组成联合政府执政。此后,自10月下旬以来,联盟党、自由民主党和绿党展开组阁谈判。按照计划,各方本应于11月16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形成成果文件。不过最终,谈判以失败告终。

据悉,组阁谈判围绕财政政策、环境政策、对欧政策、移民和难民政策等12个议题展开。路透社称,三方分歧主要围绕环保政策和难民政策。

在环保政策方面,绿党要求新政府承诺于2030年前停止全面使用燃煤发电及内燃引擎,以达到减排目标,自由民主党则主张环保政策不能给经济增长造成太大负担。在难民政策方面,绿党支持难民家庭成员来德团聚,自由民主党则要求对难民涌入实施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

“事实上,关于采取怎样的对欧政策、如何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各党也有很大分歧。”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德国问题专家赵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这或许是三个政党始终谈不拢的更深层原因。

2017年9月,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一系列重塑欧洲的建议主张,并向德国抛出合作的“橄榄枝”。

“对于法国的主张,德国是否接招,又将把欧洲一体化引向什么方向,这对欧洲的未来特别关键。”赵柯指出,在这一问题上,自由民主党认为如果接受马克龙提出的建议,德国自身的利益将因此受损,这与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联盟党和绿党难以达成一致。

英国《金融时报》也评论称,自由民主党和绿党在欧盟和欧元区改革问题上持有极为不同的观点,德国政坛出现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碎片化格局。

不满加剧

其实,不同政党在组阁问题上谈不拢,这不是一件新鲜事,也并非没有先例。德国的邻国比利时就曾在2010年大选后18个月还未能组建正式政府。

然而,在素来以联盟、妥协和共识政治著称的德国政坛,这样的“意外”却显得不同寻常。

“目前,德国还未出现社群对立、社会撕裂的严重情况。不过,这次组阁谈判失败的确体现出德国长期以来引以为傲的共识政治没有发挥作用。至少在政治精英层面,关于德国未来怎么走、欧洲未来怎么走,出现了很大分歧。各个政党不再像之前那样放下成见和分歧,寻找最大公约数。”赵柯说。

共识政治似乎不灵了。问题出在了哪里?

在此前大选中,一些反对党声称,对于已执政12年的默克尔及其所在的联盟党,部分德国民众产生了“审美疲劳”。有分析认为,这次组阁谈判如此胶着,不乏其他政党意欲挑战默克尔以及联盟党政治权威的意味。

不过,真正的根源或许仍在于弥漫德国社会的不满情绪。这种不满很大程度上来自发展不均衡、贫富差距加剧的现状。

德国央行日前发布数据显示,该国最富有的10%的人口,却拥有该国60%的财富,而最贫穷的40%的人口几乎一无所有。德国经济研究所学者马尔库斯·格拉伯卡认为,尽管德国失业率已降至创纪录低位,但较弱的工会、让富人受益的税收改革以及单身人士家庭的增加,都加剧了贫富差距。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危机更让德国社会承受着猛烈冲击。

“这几年,德国经济在欧洲堪称一枝独秀,向好发展。不过,经济增长带来的财富并未合理分配给各个阶层。欧债危机之后,德国贫富差距拉大,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多。”赵柯指出,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政党在政治主张上趋于固执和极化,以代表某些民意为由,不愿再走过去妥协的政治道路。

德国右翼政党选择党在这次大选中异军突起,其中相当一部分支持力量正是那些对现有政策不满、从传统主流大党“倒戈”的选民。而如今看来,德国的共识政治也正因此面临严峻挑战。分歧不再如过去那样容易弥合。

牵动欧洲

在德国《明镜》周刊看来,未来数周甚至数月,德国都将面临不确定性。

目前,摆在默克尔面前的无非三个选择:一是联盟党单独同自由民主党或绿党组成少数派政府;二是联盟党再次与议会第二大党社会民主党组阁;三是重新大选。

虽然第一个选项意味着将出现一个不稳定的“跛脚鸭政府”,而社会民主党此前也明确拒绝再度同联盟党联合组阁,不过更多分析认为,前两个选项的可能性还是要大于重新大选。

“如果重新大选,那意味着德国的党派之争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将对德国的政治体制、政治文化以及政治家的政治信誉带来极大冲击,代价非常大。”赵柯说。

众多分歧之下,一个难得的共识是,如果再度大选,获益的可能只有右翼的选择党。

11月20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接受默克尔邀请,谈论了组阁谈判失败后的情况。之后,这位来自社会民主党、曾在大执政联盟担任要职的总统表示,反对重新选举,期望所有党派都有谈判意愿,以便在可见的时间内组建新政府。为此,他将和相关党派的领导人进行会谈。

德国《图片报》称,施泰因迈尔很少发表如此清晰的话语,尤其是对自己的党派。

如今,德国的政治家们正在为重新达成共识而努力。毕竟,如果情况变得更糟,受影响的不只是德国。

据悉,在德国未能组建联合政府的消息发出后,欧元兑美元大幅走低。德媒分析称,作为危机时期欧洲的“稳定之锚”,德国如果不能尽快组建强大的政府,将可能引发德国乃至欧洲经济的震荡。

“目前,德国的利益已和欧洲高度融合。欧洲未来怎么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德国。而德国接下来将采取怎样的欧洲政策,则取决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和哪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赵柯指出,这正是外界如此关注德国组阁谈判的原因。如今组阁谈判失败,欧洲的前途随之蒙上一层阴影,德国政府之后的走向将继续牵动整个欧洲。

站在十字路口,德国的政治家们何时能够弥合分歧、重建共识?整个欧洲都在屏息关注。(严 瑜)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7年11月23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