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天津静海惊现南京某大学新生报到单,疑陷传销组织!

天津静海惊现南京某大学新生报到单,疑陷传销组织!

  • 作者:金陵晚报
  • 发布日期:2017-08-07
  • 浏览数:13

近日,随着山东小伙李文星求职蹊跷死亡的事件,

天津市静海区这个地方,

也逐渐走到了世人眼前...

疑似李文星曾待过的窝点楼去人空

在李文星曾待过一个多月的上三里村,也很少能在街上看到搞传销的人了。通过一位村民的引路,记者来到疑似李文星待过的一处传销窝点。

院子的房门都用铁丝缠绕着,窗户则用窗帘遮挡着,这里显然没有人了。据反传销人士蒋德胜分析,可能是白天去野外了,也可能被捣毁了。

透过缝隙能够看到墙上破旧壁纸上写满了字。“败在放弃,成在坚持”、“慢在了解,停在情绪”等字样。厨房的灶台上还放着8双多筷子、水盆、辣椒酱等物品。

光明网

在这间40来平米、墙皮早已脱落的小屋,除了一张破旧沙发、两个柜子,一个书桌,一个大床、一个大炕,几乎没有其他家具。

衣柜里还堆着旧衣服,床上放着变色的床单,还有娱乐用的两盒棋子。墙上醒目的地方贴着严格的作息时间表。

光明网

在一张书柜的抽屉里,存放着“蝶贝蕾”大量的上课洗脑的资料,对传销进行洗白,介绍蝶贝蕾的“营销制度”、未来美好的发展前景。“投资小小的2900元就能赚到23.8万元”、“干上三年,代理就能上千,月薪上10万元。”

在资料堆里,还有几页手写的学习心得和体会,称“行业是个百分百成功的行业,50%赚钱,50%做人,先做人,后织网,再赚钱。”

笔记中还称,当老板后要上台推销自己一至两周,不要乱打电话发短信,必要时由老老板陪同。不穿奇装异服,举止优雅。“进门笑,出门哭,有事没事傻笑。”

遗留完整信息“可能是求救信号”

在这里,记者还发现了一名南京某大学毕业生张某的个人信息。

在一个文件袋里,记者偶然发现一名南京某大学毕业生张某的相关信息。包括2012年的新生报到单、成长记录表、考试试卷、毕业赠言都完整保存在文件袋里。

光明网

张某是否身陷传销组织,又是否被解救出来?记者联系到张某的父亲,其父称孩子确实曾陷入传销组织,但其态度较为冷淡,并怀疑电话是传销人员打的,称自己知道孩子在哪儿,但不肯透露孩子是否得救。

随后,记者联系到张某的大学辅导员证实,张某的文件袋正是他毕业时赠送的。辅导员称,张某平时性格内向,比较老实,毕业后双方就没怎么联系过了,对于张某的资料出现在传销窝点,他称:“以我四年来对他的了解,他很有可能被骗进去了。这些资料他随身携带,对他很重要,现在屋里唯独有他的这些材料,可能是留下个信号求救吧!”

张某的同学小贾向记者证实,张某曾在今年6月份失联一周,电话不通,信息不回,后来说自己手机丢了。

天津又现一疑似传销窝点

静海镇杨李院村曾是李文星被困长达一周的地方,是传销组织长期寄居的一个点。

如今的静海镇杨李院村,白天显得很平静,偶尔有村民在街头出没。村民介绍,为躲避警方和工商的检查,当地搞传销的都是早出晚归。

往往凌晨四点多,天还没有亮,他们就要出门到周边隐蔽的地方。“如果你们想找他们,可以四点多去厕所,里边有很多人在方便。”

光明网

白天,传销人员在外面上课,“窝里”几乎都没有人,直到深更半夜他们才结伴而归。

在打击最紧的时候,一些传销分子在野外树林、桥下居住生活,村民介绍,甚至有时他们会躲在火葬场周边的坟地里。

男孩指着村里玉米地的一处大棚说道,前几天传销的人大晚上从一边的小沟穿过玉米地,到达另一个村的住处。尽管两村之间有宽阔的柏油马路,但传销的人却从来不走。“这不是有人吗!”男孩解释道,他们专门找村边那些偏僻的地方租住,悄无声息。

根据男孩指明的道路,记者来到该住处,恰好碰到一名年轻的独眼男子准备出门,但看到有陌生人经过门前,男子赶紧关上门,刚跨出大门的脚又退了回去。

“原来村里有三家,不知道现在走没走。你从这个路口拐过去,第二排的胡同就有一家,应该是搞传销的,晚上经常碰到年轻人从外面回来。”旁边一户人家说的正是这一家。该村民称,他们很少跟传销的人沟通,“你跟他说话,根本不搭理你。”

据村民介绍,“原来警方也来查过,深更半夜来查,他们很警惕。”

光明网

睡觉得脱光衣服,传销也分南北派

从杨李院村出来后,记者联系了一位在天津某高校读书的学生小风(化名),他曾经误入传销组织,三天后才脱身。

小风重点向记者讲述了传销组织里面的生活。他说,十几个人睡一张大床,睡觉的时候必须脱光衣服,有专人保管,目的是防止有人逃脱。“一进去手机就被他们没收了。”与家人通话时每一句话都必须经得组织领导的同意。

反传销人士蒋德胜对记者说,小风所遇到的这种传销模式是典型的北派传销模式,“所谓的北派传销,指的是传统的有产品有虚构或假冒的公司,以低劣的产品做道具,集体上课睡地铺吃大锅饭式的传销。”蒋德胜说,这种传销模式多分布在北方,针对年轻人及刚毕业的大学生。

“正因为如此,中国又出现了南派传销模式。”蒋德胜说,有些公司把产品道具换成了概念,如资本运作、连锁经营、商会商务运作等,让你无处查询。邀约对象也从过去的年轻人,扩展到不同职业不同年龄段的人,这些传销组织多分布起源南方等地。

蒋德胜说现在传销又有了新变化,多以p2p理财消费返利、原始股、金融理财以及微商等形式出现。这种传销新模式,涉案金额及对社会的危害越来越大,重者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光明网

版权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