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神话”中的各种“大招”

希腊“债神话”中的各种“大招”

  • 作者:黄博阳
  • 来源:新华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3-19
  • 浏览数:769
   

 
    3月20日即本周五,希腊政府将须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偿还一笔约3.5亿欧元的贷款,并对约16亿欧元短期债券进行再融资。对于在16日刚刚还完5.6亿欧元、政府资金已经即将告罄的希腊来说,又到了面临违约的“最后一滴血”模式。

    希腊债务危机自2009年以来屡屡抢得国际经济小头条,在经历了与欧盟的多方谈判、制定了一系列财政改革之后,希腊经济曾摆脱衰退重现增长,国债收益率也一度降至“可持续”水平,眼看距离摆脱援助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2015年1月25日,希腊左翼政治家齐普拉斯击败萨马拉斯当选希腊总理,新一届政府上台。年仅40岁的齐普拉斯不仅是150年来欧洲较小国家中选出的最年轻总理,更是第一个公开反对欧盟紧缩政策的欧元区国家首脑。

    于是乎,“神话之国”希腊在不足两个月的时间里接连放招。

    大招一:不食嗟来之食

    一般来说,主权国家解决债务问题主要有违约、印钱和借钱三种方式。印钱就是发型大量货币,利用通货膨胀或贬值来降低债务价值,欧洲央行QE已于本周开启,但效果尚未显现;借钱就是继续寻求援助,这也是之前希腊所采取的主要方法;违约是最为可怕的一种结果,对于希腊而言,或将导致其退出欧元区并引发欧洲多国的连锁效应。

    但就在即将违约的节骨眼上,神话之国却高呼“不食嗟来之食”。

    在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IMF)决定向希腊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救助贷款。作为条件,希腊承诺实施紧缩和改革措施,昔日政府也接受了包括紧缩财政、削减福利在内的救助条件。

    而新一届希腊政府总理齐普拉斯则明言要终止与“三大债主”的协议,认为希腊人在这项救助计划中遭到压榨,直接要求减免债务。有媒体将此段发言转换为大白话:“甭费那劲救我们了,咱把旧债免了吧!”

    然后,债主们怒了。

    大招二:来来来,把二战的钱结一下

    对于减债的要求,德国的回答是“绝无可能”。总理默克尔1月31日接受德国《汉堡晚报》采访时说,希腊已获得国际债权人大幅减债,希腊已经由此得以少偿还数以十亿计欧元的债务。

    对于齐普拉斯的“希腊正遭遇人道主义灾难”说法,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更是直言:“债务数额没有任何谈判余地。而且我们并不是那么容易勒索的”——真可谓不留情面。

    德国是昔日2400亿欧元援助中的最大出资方,也就是最大“债主”,同时也是希腊财政紧缩政策的最大支持者。所以尽管出钱最多,但在希腊全国上下的形象并不好。

    同样的,德方对希腊的评价也越来越低,许多德国人认为“不应继续将纳税人的钱喂给希腊”。根据德国公共广播电台ZDF民调显示,52%的受调查者不想希腊留在欧元区,同时80%的德国人认为希腊政府“没有认真对待欧洲的伙伴国”。

    希德相互态度均十分强硬,两国财长甚至被媒体炒作出“隔空口水仗”的闹剧。尽管双方均及时澄清,但希腊资金日益短缺是难以回避的事实,想要避免债务违约仍需要“金主”们的支持,那该怎么办呢?

    “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给希腊造成巨大损失,希腊将向德国追讨赔偿金”,齐普拉斯在3月8日的一段发言再度引爆舆论。

    根据希腊政府的说法,二战期间,纳粹德国1941年出兵迅速占领了希腊,几年的战争给希腊带来了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还从希腊央行强行借走了一大笔无息贷款,至今有去无回。因此希腊认为德国应该支付1620亿欧元赔偿,而这笔钱相当于目前希腊所欠债务总额的一半。

    如果该诉求成功,希腊不仅能够避过债务危机,还能“逆袭”成为债主。对此德国的回应也是相当之快:“门也没有。”

    大招三:北方的朋友,咱早点聚吧

    3月17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宣布将会访问俄罗斯,比原计划提前一个月。希腊媒体表示,前往莫斯科访问与希腊目前面临的经济危机有关,因为该国还没有收到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计划中最新一轮救助。

    未得到救助的原因,是布鲁塞尔方面坚持要首先批准希腊的改革方案。值得玩味的是,希腊本应在预定电话会议上向欧元区伙伴国提供有关改革进展的最新消息,然而会议开始了却表示拒绝提供,那一天也正是齐普拉斯宣布提前访俄的17日。

    其实,俄罗斯财政部长谢鲁阿诺夫曾在1月末就表示,俄罗斯将考虑对债务负担沉重的希腊提供财政援助。他当时指出,希腊还没有要求俄罗斯提供援助,不过只要希腊提出要求,不排除两国之间达成一个协议的可能性。

    多名希腊官员公开谈及如果该国与欧盟针对贷款的会谈失败,雅典方面就有可能向俄罗斯或者中国寻求财政援助。据报道,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希腊可能会成为俄罗斯的盟国,很多欧盟国家对此保持警惕。

    会否还有新招?

    欧盟将于今明两日(19日至20日)举行峰会,届时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将与德国总理默多克、法国总统奥朗德、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等人会面。希腊政府发言人表示,齐普拉斯将在峰会上提出资金要求。

    但是,希腊问题并未排入此次峰会的正式议程,只能在峰会周边会议上讨论,讨论内容也只涉及宽泛的政治条款。有欧盟官员指出,欧盟领导人给予的援助不会比欧元集团提供的更多,因为任何对希腊进一步的金融援助都取决于其本身对改革的实施,即便希腊方面极不情愿。

    综合各方观点,目前尚未看到希腊最后走出债务问题的清晰道路,摆脱金融风险问题仍需5年甚至10年时间。在拥有统一货币政策却无统一财政政策的欧元区下,希腊政府既要反抗紧缩,又要偿还债务,究竟还有多少“招”可以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