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远是投资者非入侵者

中远是投资者非入侵者

  • 作者:胡艺瀚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5-02-27
  • 浏览数:893


 
    2月18日10点,一辆载满货物的列车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下称“比港”)出发,目的地是捷克。这条铁路线已经连上了欧洲铁路网络,能够去往欧洲任何的火车站,通向广阔的欧洲市场。这幅图景曾经是2008年中国中远集团以43亿欧元竞标价获得比港二号和三号码头35年经营权时的愿景之一。

    每周从比港出发的中远码头专列已经达到了三至四列,它们将来自远东客户的货物直接运送到中东欧。海铁联运的路线可以为客户节省7到10天时间和可观的现金成本。这些优势对于那些通过海运大量出口的高附加值产品尤其重要。惠普、索尼、华为等厂商已成为这条中东欧铁路专列的稳定客户。考虑到比港优越的地理位置,惠普的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项目还在比港设立了物流分拨中心,华为、中远等公司随后也纷纷加入。

    在中远的蓝图里,比港将是世界级的集装箱运输中转中心和物流分拨中心。

    在希腊新政府年初上台后,其对于一些项目私有化的表态一度为比港经营权的前景带来不确定因素。此后,中希两国政府都释放了正向积极的信号。在这个背景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再度前往希腊探营比港,了解其运营情况、机遇和挑战。

    7名中国经理和千余希腊工人

    比港是希腊最大港口,也是地中海东部极为重要的航运枢纽,有“地中海第一港”之称。“一旦我们选择了这样一个战略重要的位置,就会把希腊港口真正打造为一个巨大的中转港。”中远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总经理傅承求说。

    在中远,大家都更习惯叫他傅船长。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自从2010年正式接管经营业务以来,中远在短短几年内将比港建设成全球吞吐量增长最快的港口,使其跻身为地中海地区业务最繁忙的集运港之一。

    中远到达比港后,将码头的装卸设备更新为现代化吊装设备,一年后开始新建三号码头,设备的更新和生产空间的扩大,使中远管理的码头桥吊速度从2010年每小时10~12个标准箱,增长到目前的28个,接近世界先进水平。

    截至2014年11月底,中远公司共有在册员工262名,为公司提供外包劳务的工人约947名。比港的吞吐量从刚刚接手的68万标准箱,到2014年增长到了近300万,翻了四倍多,而中远管理的二号、三号码头的业务量占整个比港业务的80%。

    中远只有7名中国经理,却管理着一千多名希腊工人。高效率的工作方式和低廉的价格成为比港相对欧洲其他港口的核心竞争力。在符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减少劳动力成本,避开与工会的交涉,使中远管理下的比港迅速成为一个充满效率的基地。中远管理层相信,工作效率是一个现代化企业永恒的发动机。“工作,工作,工作。这是别人跟我们做生意的唯一理由。”中远的商务经理塔索斯·瓦姆瓦卡迪斯说。

    多年来,傅承求的信念一直是以服务获得船公司的信任和支持,以装卸的速度减少船公司的船期耽误,让它们能够降低成本。“其他的,我们就严格按照法律来办。”他说。

    就连负责一号港口运营的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局长斯塔夫罗斯·黑特扎克斯也承认,中远到来以后,良性竞争给港口带来了非常好的经济效益和更强的全球竞争力:“竞争者就来到了我们旁边,我们必须向客户证明自己,我们也能保证效率。”

    2009年底希腊爆发债务危机后,中远迅速调整策略,多拿国际上的货源来港口中转,积极开拓第三方等其他周边港口。这使希腊经济在受到经济危机重创,当地货源减少的情况下,中远公司的集装箱和中转业务依然保持着令人瞩目的增长。傅承求相信,在2015年1月开始动工的三号码头扩建完成后,比雷埃夫斯码头公司的操作能力将从目前的每年370万标准箱增加到620万标准箱,靠泊万箱以上集装箱船的泊位将从3个增加到5个。

    中远是投资者,不是入侵者

    中远对比港的投资在希腊商业界被称作“中远奇迹”。塔索斯对此感到自豪。他还清楚记得,中远刚接管港口业务时,停工活动不断,有的希腊员工甚至喊出了“中远回家”口号。“他们不愿意失去部分既得利益和收入,当然反对,”塔索斯说,“但希腊社会很高兴中远能来比港投资,而不是之前那种状况。”

    中远接管前,希腊政府经营的比港并不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但是为了保证生产效率,大幅减少劳动力成本和简化员工保护的规定是大部分希腊员工不愿意接受的事实。自从中远接管二号、三号码头业务以来,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的希腊工会和官员不断地对中远的管理方式施加压力,指责中远使用承包商、在员工安全方面偷工减料来省钱。码头工人工会委员会秘书长乔尔吉斯·乔宙斯甚至认为,希腊前总理萨马拉斯政府与中远签订的比港私有化协议中,有数项“友好条款”的细节不公平地偏袒投资者,不符合国有企业和员工的利益。如今,码头四大工会还组织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的股东成立了“白色阵线”,反对进一步的私有化计划。

    目前,由希腊经营的一号码头仍然在比港局的管理下,总员工人数近1200人。原比港的大部分码头工人继续留在一号码头上班。在这里他们感到安全。不少工人仍然认为,对面的码头工人处在毫无安全保障的工作条件中。在他们看来,中远管理下的另一半码头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对此,塔索斯感到非常无奈。在中远看来,一号码头工会长期以来拒绝走进中远,拒绝了解二号、三号码头的实际情况。早在经营初期,中远就通过了安全、工薪等各方权力机构长达近一年的频繁检查。

    “只要你把脚踏进这边的码头,你就会发现这里作业是井然有序的。这里的工人们穿着安全靴、安全衣,戴着头盔。”塔索斯指着窗外说,“我们对于每项作业都有不同的规范准则。所以工人在这里工作会感到安全。”他回忆道,中远最初招进来的员工,包括码头工人,都憋着一股气来面对外界的质疑。他们想要证明自己一样可以做生意,甚至可以做得更好。五年来,在有目共睹的成绩中,希腊社会对中远的怀疑已经渐渐消除。“他们终于明白,中远是投资者,不是入侵者。”他说。

    比港私有化的明白账

    鉴于二三号码头的运营取得的成果,也迫于欧洲债权人的改革压力,上届萨马拉斯政府曾将一号码头经营权也列入私有化计划,计划将比雷埃夫斯港务局的多数股权(67%)私有化,有五家国际竞标者成为潜在买家,而资金方面极具吸引力的竞标条件使中远成为可能性最大的买家。

    2015年1月底,不堪忍受紧缩措施的希腊民众选出左翼激进联盟作为新的执政党,希望全面改变国家的困境。希腊左翼政府上台后,曾宣布中止出售比港多数股权。中国外交部对此回应称,中方注意到相关报道,正在向希腊方面核实有关情况。不久后,希腊海运部副部长表示,希腊新政府尊重与中远已达成的协议,并对执行合同义务持严肃态度。中国外交部随即表态,中远比港项目是中希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典范,对带动两国经贸合作全面深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荷兰的智库Clingendael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假如中远能够如外界预料的那样,获得比港67%的股权,它对比港的身份将从一个租赁者转换为所有者,这对希腊方面来说至少有三点好处:为希腊政府带来额外税收;作为成功投资案例帮助希腊吸引更多的直接外来投资;基于前面两点带来的经济复苏,将帮助雅典缓解与欧元区的紧张关系。

    希腊国家银行更认为,希腊比港私有化项目将使希腊GDP(国内生产总值)增加2.5%,并创造大约12.5万个就业机会。

    “停售风波”虽然告一段落,但希腊政府今后的态度会不会再次改变,收购的条件和成本会不会进一步抬高,这些不确定因素都将成为中远在希腊投资的政治风险。
据塔索斯透露,比港的私有化项目是中远管理层的梦想。中远有计划也有策略,已经为每一个商业项目制定了商业计划,以提高港口管理,让比港和中远更高效地运转。他相信,有着极高失业率的一号码头将在不久后意识到中远接管后的优势。

    “总的来说,希腊经济也很大程度得益于中国投资。不仅是中远,还有其他中国公司,比如华为。”希腊欧洲和国际关系基金会的拉布罗普洛斯教授说。他一直关注中国企业投资希腊的动向,认为中远投资以后,比港的业务已经得到极大的升级,并将在四五年内超过鹿特丹港口。他认为中远对比港的经营权收购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案例。“中国完全可以将在希腊的投资作为进一步投资欧洲的范本。”他说。

    在过去的2014年,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再创新高,达到180亿美元。希腊作为能够连接中国和欧洲投资和贸易流动的门户国家,战略重要性日趋明显。近期,希腊新任总理齐普拉斯也在比港访问中国军舰时重申,中国企业对希腊的投资至关重要。他相信希腊可以成为中国进入欧洲的商业大门。

    傅承求相信,不管哪个政党上台,中远在希腊都会有很好的发展。“保证效率,就是一切的答案。”傅承求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