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是一个“无赖国家”吗?

希腊是一个“无赖国家”吗?

  • 来源:腾讯评论
  • 发布日期:2015-02-21
  • 浏览数:960

    就在十几个小时以前,希腊与欧元区达成了一项命运攸关的协议:延长希腊援助计划四个月,这也仅仅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但假如谈判破裂,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将急剧增加。这场长期霸占国际要闻的希腊债务危机持续了这么多年,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希腊“耍无赖”,还是德国人“太霸道”?这场债务危机与中国人虽然关系较小,但其中反映出来的财富观却很值得思考。

    希腊给人的印象就是在“耍无赖”

    “好吃懒做”、“消费无度”、“靠借钱过日子”已经成为许多人对希腊的刻板印象。不妨先来回顾下这场持续多年的希腊债务危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001年加入欧元区之后,当时希腊政府为了讨好选民,利用欧元区内宽松的信贷环境,向民众提供了远超其经济发展水平的社会福利,导致了希腊政府债台高筑。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新上台的希腊政府承认 ,希腊的债务以及预算赤字,已经被“美化”多年。当年的预算赤字立刻从7%上修到 12%GDP,然而这个数字还是过份乐观,实际的赤字是15.6%,公共债务则为GDP的110%,远超欧元区60%的警戒上线。

    为了解决困境, 2010年5月,希腊跟欧元区以及国际货币基金会(IMF)商借了1100亿欧元的纾困贷款,两年后,希腊又借了一次钱,使其纾困款总额达到2400亿欧元。如今,这些贷款即将到期了,而希腊表示无力偿还,希望债务能够减免或重组,而债权人不答应。这就是最新版本的希腊债务危机。

   毫无疑问,希腊人如今的状况很大程度上是自找的,要不是“好吃懒做”、“消费无度”,又何须举债度日?当然,这与南欧人的性格特点有些关系,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或多或少的都有“希腊病”。但既然事情这么发生了,就是你自己的责任。希腊人还不起钱,就该破产,卖掉所有家当还钱,自认倒霉。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更何况,新上台的希腊左翼联盟居然把几十年前的二战赔款旧账拿出来说事,要求德国赔偿1600亿欧元——这种做法无疑容易引发反感(但这个做法并不一定毫无依据)。

    对公平无比在意的中国人,也很难认同因为同情就减免希腊人的债务,正如债权国之一的斯洛伐克总理所说,不可能接受希腊一方面要求削减债务或者延长贷款,一方面让希腊国民免费享受住房和能源,不可能向“贫穷”的斯洛伐克民众解释,应该用他们的薪金和养老金去补偿希腊。

    相比之下,德国式的财富观令人推崇

    主持对希腊进行援助的是被称为“三巨头”的三个组织:欧盟委员会、欧州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两者起的作用更为主要,这两个组织的主导者都是德国人。作为欧元区的核心力量,德国经济表现稳健,财政和债务方面都保持着健康。这背后的关键原因在于,德国人有着与南欧人完全不同的财富观——不追求个人福利最大化,更重要是保持经济竞争力,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实行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包容性的社会政策,同时保证工业产出的可持续增长。

    事实上,德国人也经历过艰难的时刻。两德统一后,社会福利负担大增,2000年前后,经济也乏力。当时,德国总理施罗德推行了艰难的社会改革——“哈尔茨改革”(Hartz reforms)。其目标是鼓励就业,降低失业救济水平;降低雇主的社会保障负担;并向劳动者提供激励,促使其学习新的技能等。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德国为了提升竞争力,努力控制实际工资水平——目前的实际工资水平只略高于1999年。通过艰苦的国内改革和辛勤工作,德国成为欧洲最出色的经济体,同时也是全球第二大出口国。

    不用多说,这种德国式的财富观才是令人推崇的——实干创造财富,享受的前提是好好工作,而不是依靠举债,当经济形势不好时,就该节衣缩食。在德国人自己看来,这种做法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德国民众对给希腊减免债务也有很大抵触,如果强行减免,那么无疑会出现“道德风险”——自己人还节衣缩食,怎么可以对他国胡乱慷慨。

    然而,希腊按照德国人要求去“紧缩”,结果却比几年前更萧条

    在2010年的时候,德国人把自己的这套财富观推销给希腊人,作为援助的条件。当时定下的条件主要是这样的: 必须减薪17%、削减政府支出、加税、国营事业民营化(约500亿欧元),另外还有劳工市场改革,最低薪资也必须减少22%。

    在德国人主导的“三巨头”看来,“紧缩”是挽救希腊的不二法门——既然希腊问题的根源就在“大手大脚”,那么解决办法自然就是“砍手砍脚”。“三巨头”相信,尽管短期内紧缩会对经济造成打击,但由于进行了结构性调整,私营部门高涨的乐观情绪,可以大大弥补削减开支造成的摧毁就业的直接效果。他们的预期是,希腊经济下行很快就会结束,在2011年只会发生有限的经济收缩,到2012年希腊经济就会复苏。这种经济预期还认为,失业率会大幅上升,从2009年的9.4%,提高到2012年的近15%,但很快就会下降。

    然而实际发生的情形,却是一场经济和人道噩梦。希腊的衰退远未在2011年结束,反而还大幅加深。希腊的境遇到2014年才触及谷底,当时该国已经体验到了全面的萧条,整体失业率提高到了28%,青年失业率提高到了将近60%。希腊130多万的失业者中,已经有90万失业超过两年。

    就在前两天,希腊公布了2014年的经济数据,实际增长0.9%。金融危机后首次实现年度正增长。一些人认为这是”紧缩“的功劳——但在很多人看来,这主要是希腊GDP跌了太久的缘故。不少人认为,这种复苏则徒有其名,几乎观察不到什么迹象,它也无法让希腊人在可预见的未来,看到生活水准回到危机之前的前景。

    “节衣缩食财富观”为何没能救希腊?


    为什么德国人推崇的财富观没办法挽救希腊?很多人想必认为原因在于希腊政府的执行力太差。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例如在实行紧缩的政策的时候,希腊政府未能做到一视同仁,一些富人巧妙的逃过了紧缩政策,因此贫富差距没有缩小。但在削减赤字方面,希腊是实打实的满足了“三巨头”的要求——希腊大幅削减公共服务、政府雇员工资和社会福利。由于一波接一波的紧缩举措,公共开支的削减幅度超出了最初计划的预期,当前水平比2010年降低了20%。这个幅度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欧洲国家。

    那政策为什么没有效果?

    按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弗里登的说法,债务国要想偿债,国内经济调整的过程通常是降低实际工资水平、减少消费并提高产出;为了刺激出口、减少进口,还要使本币贬值;政府为了偿还债务,还需要增税并且减少非偿债支出。

    然而,这些措施将不同程度地影响经济活动参与者的利益,如货币贬值会降低本国居民的实际购买力但有利于出口产业。可是希腊是没有办法进行货币贬值的,因为身处欧元区。那么在缺乏汇率手段的情况下,通过紧缩手段以压低工资水平和价格水平,这意味着经济调整的成本主要由劳动者承担。换句话说,债务国不得不通过大量裁员和降低工资水平提升竞争力。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民众的购买力降低,需求愈发不足。而出口实质上也没什么增长。就算吸引了很多外国人前来旅游,但服务水平的下降也很难保证降低价格后收入会提升。

    在这种情况下,增税意义就很小了,因为整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大大缩小了。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如今希腊政府征收的税款占GDP的比例,与过去相比明显提高了,然而由于GDP下降如此之快,税收收入总额却下降了。这当然就没有办法偿还债务。

    所以,结论就是,希腊人并不想当无赖,他们已经在节衣缩食,已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由于采用了错误的经济政策,他们没有办法偿还债务。正是由于民众看不到通过紧缩政策改善现状的可能,左翼政党才因此上台,试图摆脱紧缩政策,要求减免债务。同样的趋势在意大利、西班牙也已经颇为明显。


    希腊债务危机的教训:合适的时机采取合适的财政政策

    “节衣缩食财富观”之所以在德国成功,而在希腊失败,关键的区别在于两国面临的时机不一样。德国改革时并没有迫在眉睫的危机,因此调整虽然艰难,但依然可以从容行动。而2009年的希腊好比一个百病缠身的重症患者,要求他节衣缩食虽然是根治的手段,但撑不住反而要一命呜呼。按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的说法,这时候的理想手段应该还是加大特定领域的公共支出,控制失业率,以维持基本的社会运转,待合适时机再进行控制支出的改革。

    对于中国人来说,希腊债务危机的起源和发展过程的教训,都很值得吸取。许多国人都听过中美老太太买房的故事:美国老太太年轻时贷款买房,等到死去的时候房贷还完了,住了半辈子的房;中国老太太拼命赚钱,终于买上房的时候,也差不多老死了。这个故事虽然很刺激国人,但真正以此为然的并不多——事实上,很多人的辩驳很有力度,万一来个天灾大病怎么办?这就好比推崇德国人的财富观,而拒绝希腊为代表的南欧享乐主义。这种保守的思想对于抵御风险当然是有好处的。

    但一旦陷入希腊式的债务危机,是不是还该采取德国式的节衣缩食财富观呢?从希腊这几年摆脱危机未果的教训来看,恐怕不一定好。目前,中国的出口增长已经遇到了天花板,国内债务风险也在不断提高。一旦经济风险变为现实,靠什么摆脱困境?这是需要及早未雨绸缪的。


    结语:希腊不是一个“无赖国家”,但希腊为何沦落成这样,其教训、经验很值得吸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