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布莱尔:欧洲必须就希腊债务达成大妥协

布莱尔:欧洲必须就希腊债务达成大妥协

  • 作者:托尼•布莱尔
  •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5-02-13
  • 浏览数:843


 
    日前,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就希腊债务问题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全文如下:

    现在,作为统一体和典范的欧洲比任何时候都为欧洲各国所需要。欧洲的单个国家需要欧洲的集体力量来维护它们的利益、影响力和价值观。然而,正如希腊僵局所证实的那样,欧洲大陆正陷入危机当中。

    许多人认为,即将出现某种形式的妥协。可以以某种方式将债务踢到一边去。新上台的希腊政府将会屈服,欧盟(EU)、欧洲央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三大债权人将会屈服,双方将会在某处达成共识。我不这么看。希腊是更宏大问题的一部分。希腊政府说当前局面不可持续,这是对的,但它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错误的。其他欧洲国家向希腊施加了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承受多久的压力。我不知道如果英国经济收缩25%将会发生什么情况,但我猜那将是颠覆性的。

    希腊的困境反映出欧洲的困境。希腊知道,脱离欧元区(至少短期来说)将是灾难性的;但遵守种种限制条件的痛苦是难以忍受的。然而,其他欧洲国家希望希腊进行的结构性改革确实是必要的。因此希腊政府的问题不仅关乎偿债,更在于它反对改革。

    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很明显的是,除非欧元区经济能够强劲增长,就业大幅改善,否则政治紧张局势将会加剧。一些经济体的确显示出复苏的真正迹象。但遗憾的是,对政界人士来说,复苏得还不够多,或者不够迅速。一些政界人士将会走向左翼,一些人将会走向右翼,而且正如在这种局势下通常会发生的,极左和极右会一拍即合。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欧洲的政治核心夺回主动权。这需要欧洲各国做出重大妥协,一方面欧洲层面从财政和货币方面刺激经济,另一方面,每个欧洲国家都应出台一个明确、可验证和可实施的结构性改革方案。

    但不能一步步斡旋、逐个国家地达成妥协。要想达成妥协,所有人都得看到他们将从中受益。必须改革的国家需要欧洲层面的协议来让他们安心。德国需要能够有底气地说,其他国家同意了其改革立场——即应进行实现长期竞争力改善所必需的改革——从而能够说服民众任何宽容都是合理的。欧洲需要的不只是技术上的项目。妥协的影响必须大到足以代表一条新的前进之路,大到足以主导欧洲政治辩论,而且必须超过围绕希腊签署的单个协议的影响。

    否则欧洲就会在希腊问题上陷入困境:要么欧洲签订一个被视为对希腊政府作出重大妥协的协议,从而为其他国家竖起一个瞄准的榜样,但这样就会伤害那些努力遵守欧洲的条件的国家;要么希腊最终屈服,要么希腊脱离欧元区。

    紧缩加改革从来不是提供给欧洲的好选择。我们必须提供增长加改革的选择。宏观经济政策必须竭尽所能来实现这一点。这在本质上一直是意大利和法国领导层主张的观点。其他许多领导人现在对此也表示赞同。

    民族主义者和反对改革的左右翼政党提出的政治纲领一如既往地提供着同一样东西:愤怒,而不是解决方案。他们对移民极尽抹黑排斥之能事。他们佯称,复杂问题可以轻松而毫无痛苦地得到解决;令人担忧的威权主义若隐若现,这从他们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风格的仰慕上可见一斑。但如果欧洲政治核心不发挥领导作用,那人们就会跟随极端主义。希腊危机是一个机遇,必须抓住这个机遇。

    (本文作者托尼•布莱尔1997年至2007年曾担任英国首相 译者/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