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市场步入欧版QE时代 你需要做好以下准备!

市场步入欧版QE时代 你需要做好以下准备!

  • 来源:汇通网
  • 发布日期:2015-01-23
  • 浏览数:707


 
    在万众期待之中,全球金融市场终于在周四(1月22日)正式步入了欧版QE时代。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周四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将从3月起每个月购买600亿欧元,持续到2016年9月,若欧元区通胀回升接近2%则会停止购债。如果持续到明年9月的话,总规模将达到1.14万亿欧元。

    对于金融市场而言,这份QE计划尽管早在投资者预料之中,但其规模还是多多少少超出了此前市场人士的预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22日欧元兑美元在欧银决议后,再度暴跌300余点,刷新11年低点1.1314,而国际金价则重新升穿1300美元/盎司关口。事件引发的行情依然不可谓不小。

    对于那些做空欧元的投资者而言,昨日可谓再度满载而归,收获颇丰。当然,就后市而言,投资者或许依然需要对隔夜欧版QE作出更多的深入了解,因为这一事件的影响力,料不仅仅局限于短线行情本身。欧版QE的全貌究竟如何?欧洲央行接下来的政策看点又怎样?该事件是否引发市场的更多链式反应?在结束欧版QE话题后,即将到来的希腊大选又可能引发怎样的波动?这一系列的问题,或许仍预示着投资者需要保持高度的警觉,迎接更多挑战的到来。

    了解欧版QE全貌,欧银接下来政策看点几何?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22日宣布扩大资产购买规模。购买时间将从2015年3月开始,每月购买600亿欧元,持续到2016年9月。若欧元区通胀回升到接近2%则将停止购债。欧洲央行同时强调,如果有需要将会持续购债,直到通胀改善。

    欧洲央行每月购债600亿欧元规模,高于21日媒体报道的500亿欧元。这意味着欧洲央行购债总规模有望达到1.14万亿欧元。

    在购债组成上,欧洲央行将会购买成员国、机构、欧洲机构在二级市场发行的投资级证券。欧洲央行的购债将基于各国央行在欧洲央行的出资比率。在风险承担上,欧洲央行风险共担的债券有20%。

    据悉,欧洲央行购买的债券必须由欧元区实体发行。包括在欧元区内注册的国际机构债券、以及欧元区内注册的超级跨国组织发行的债券。央行购买成员国国债的比例分配上限为25%。每只债券的购买不超过发行总规模的25%,购买同一发行者的总规模上限为33%。

    风险分担方面,欧洲央行管委会决定,欧洲机构债适用于风险分担(欧洲机构债占资产购买的12%,将由欧元区各国央行购买)。欧元区各国央行购买的其他资产不会参与风险分担。欧央行的资产购买份额为8%。这意味着,欧洲央行风险共担的债券共有20%。

    此外,欧洲央行还对TLTRO的定价做出调整,下调10个基点,这相当于额外刺激,进一步降低银行融资成本。

    上述举措对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具体影响尚不清楚,但欧洲央行阐述了明确的立场:将扩大资产负债表。

    在欧银QE决定作出后,机构ADM Investor Services International策略师Marc Ostwald点评称,“到目前为止,600亿欧元/月的规模让市场感到震撼,但是细节有点少,风险互担的部分也很少。而且,鉴于600亿欧元还包括购买ABS和担保债券,尚不知欧洲央行会买多少主权债券——也即,购债的机制是怎么样的,现在看起来欧洲央行好像把它搞的很复杂,以至于市场都无法做出回应,等细节公布以后,会有很多地方让市场感到失望的。总的来说,这像是一次令人费解而又复杂的妥协。”

    而凯投宏观首席欧洲经济学家Jonathan Loynes则表示:“每月600亿欧元购债额度计入了已有项目,约在100亿欧元,因此新增额度为每月500亿欧元,这符合近期媒体报道的数字。同时,购买的资产将包括投资级主权国债和‘机构和欧洲体系’的债务。大部分政府债务将不会置于‘亏损分担’机制下,换句话说,风险将仍由各国央行承担。”

    就欧洲央行未来的政策而言,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接下来的要点问题就是要看这笔资金如何最终抵达产业末端,受惠中小企业家。与此匹配,欧洲的结构改革依然刻不容缓,改革内容包括劳工市场,投资环境,提升产业竞争力等一系列问题。

    外媒22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45名受访经济学家中,24人担心欧洲央行(ECB)周四稍早所宣布的量化宽松(QE)计划并不会将欧元区通胀率提升至略低于2%的通胀目标。同样是在这45名受访经济学家中,高达36人预计欧洲央行还得在2016年9月份扩大QE。

    Open Europe经济学家Raoul Ruparel在报告中则提到,欧洲央行已经尝试过一系列向欧元区注入资金的方法,QE只不过是另一种规模更大的形式。欧洲央行主要通过向银行们提供流动性来帮助实体经济融资。欧元区非金融企业85%的融资来自于银行。但是银行们实际上无法将实体经济的需求传递出来,其他形式的借贷也发展不充分。

    总的来说,Ruparel认为欧央行的主权债券购买计划将对实体经济的帮助很小,可能会帮助欧元区赢得一些时间,但是这并不是眼下欧元区最基础层面的问题。欧洲央行如果能直面政府们的结构性缺陷,以一种更好的方式鼓励改革并以财政转移作为交换,将会更加有效。

    谨防欧银QE链式反应,货币战升级料令市场更动荡

    欧洲央行QE引发的市场震动固然不小,不过,更有远见的投资者或许已经将目光移至了该事件可能对全球市场引发的连锁反应之上。尽管德拉基一直否认欧元是央行目标,但不可否认,欧元贬值将是QE抵达实体经济的最有效渠道。而且,欧洲央行宣布QE后,立竿见影的效果就是,欧元兑美元22日迅速贬值了2%以上,创下11年来新低。

    欧元走弱将刺激出口,更关键的是,推升通胀。正如日本央行那样,欧洲央行正间接利用欧元这一重要的全球储备货币作为政策武器。然而,这样的贬值幅度,可能令全球其他央行纷纷效仿。

    仅在2015年刚刚过去的三周时间内,已经分别有丹麦、加拿大、瑞士、埃及、土耳其、秘鲁、和印度多家央行纷纷降息。全球央行的货币大战显然正式吹响了号角,而对于市场行情,在未来料将愈发动荡。

    在欧洲央行宣布QE后不久,22日丹麦央行也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2%降至-0.35%,贷款利率保持不变。这是丹麦央行3天内第二次宣布降息,周一丹麦将存款利率从-0.05%降至-0.2%,将贷款利率从0.2%降至0.05%。在接受彭博调查的6位经济学家当中,3位预计丹麦会在今天把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其余3位认为会维持不变。而实际结果是调降15个基点。

    此前市场推测,丹麦可能继瑞士之后被迫放弃汇率挂钩政策。过去三年中,瑞士一直通过购买欧元来苦苦支撑其汇率限值政策。丹麦维持汇率挂钩政策已有30年。上个月丹麦的外汇储备为4468万丹麦克朗,低于2012年底的5144亿丹麦克朗。

    丹麦央行行长Lars Rohde去年末曾表示,随着欧央行准备启动量化宽松,丹麦克朗的汇率处在压力之下,他的工作是将欧元兑丹麦克朗的汇率指向1欧元兑7.46038丹麦克朗的目标值。虽然丹麦央行为这一目标值设定的官方容忍波幅是2.25%,但实际操作中,该波幅始终保持在约1%之内。

    事实上,过去短短两周内,已经分别有丹麦、加拿大、瑞士、埃及、土耳其、秘鲁、和印度多家央行纷纷降息。而如果从2014年以外算起,全球主要国家中,已有12个国家的央行步入了降息周期;仅巴西、俄罗斯和新西兰由于通胀和本币贬值等因素的困扰,仍处在加息通道。

    而在德拉基QE计划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情况下,美联储(FED)还能否脸不红心不跳地维持在2015年加息的正轨呢?恐怕其前景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至少在部分市场观察人士看来是这样。

    外媒评论员Rex Nutting指出,投资者开始押注美联储会在加息前景上变得胆怯起来、进而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已经给出暗示的基础上推迟加息(美联储此前暗示,FOMC将会在2015年夏季开始加息)。这一观点的依据就是,全球经济并不能处理好资本流动问题——资本从高利率地区外泄、且美国出口活动会被强势美元所秒杀。

    许多美联储官员们预计将在今年年中左右开始上调接近于零的基准短期利率。然而,随着美国通胀持续疲软,市场投资者越来越相信,近期经济和市场形势可能会导致美联储推迟加息。尤其令美联储官员们担心的一件事就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2%。

    迎战希腊大选,投资者仍需保持高度警惕

    几乎所有这个市场的投资者都已经意识到,在本周欧洲央行利率决议公布后,市场下一热点便将马不停蹄地移师到即将于周末举行的希腊大选之上。对于欧元而言,隔夜因欧版QE而出现的大跌绝不是故事的结束,也许仅仅是故事的开始。

    22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较执政新民主党的支持率领先优势已经由之前的4个百分点扩大至6个百分点。由GPO公司开展的调查显示,激进左翼联盟党料将赢得32.5%的选票,而总理萨马拉斯的新民主党将赢得26.5%的选票。

    希腊本周日将投票选举一个新政府。获胜的政党需要与其他政党一起组成联合政府,但如果组阁谈判失败,希腊可能需要再次选举。民意一直调查显示,激进左翼联盟党将赢得大选,但该党称,将取消紧缩计划和重新谈判希腊债务。果真如此,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在债务上的较量可能使欧元区陷入另一场与四年前类似的危机当中。

    Close Brothers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Nancy Curtin,“投资者必须明白欧版QE是“大爆炸”,不是“小打小闹”。欧元区需要欧洲央行突然袭击式的策略,来对抗持续通缩的局面。德拉吉最终兑现了“采取一切能采取措施”的诺言。不过,欧元区问题的还没有完。经济结构问题依然存在,希腊大选还是未知数,我有预计希腊最终可能违约,脱离货币联盟。这将会冲击整个欧元区。”

    随着1月25日大选临近,希腊居民加速将储蓄撤出本国银行,虽然最近几周的流出速度仍大大低于2012年高潮时期的水平。根据NewMoney.gr和希腊报纸Protothema.gr的数据,单是21日一天的存款流失就达到18亿欧元。上周,两家希腊银行Eurobank Ergasias和Alpha Bank向希腊央行申请紧急贷款,因为截止到上周五(16日)存款流失已经超过40亿欧元。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联合NewMoney.gr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希腊银行客户表示过去3个月自己家庭的财政状况在恶化,三分之一客户认为还将继续恶化。

    大摩在报告中提醒投资者,激进左翼联盟党主张中的“三元悖论”(impossible trinity)可能造成市场波动:“Syriza有三大诉求,一是希腊留在欧元区,二是上台执政,三是推翻救助项目,也就是对欧盟援助贷款重新谈判。这三者是存在冲突的,必须放弃其中一项。最后激进左翼联盟党可能不会推翻救助项目,而是同意希腊留在欧元区、同意偿还IMF的贷款。由于存在资金缺口,希腊需要在2015年获得预先信用额度,以便能够进入市场融资。对欧盟贷款进一步展期和削减利率可能有助于达成折中意见。问题会出在哪里呢?希腊有基本预算盈余,但需要从官方借款者那里贷款,为总赤字提供融资(因为无法从市场获得借款)。然而希腊之所以存在财政赤字,正是因为要支付债务利息(大部分都是官方借款)。”

    大摩指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造成非常危险的传染效应:“从假设角度来讲,在希腊退出欧元区之后,其他国家的储蓄者可能认为他们银行账户里的欧元有一天也许会变成另一种大幅贬值的货币。如果这种恐慌出现,部分欧元区可能会发生银行挤兑。在我们看来,即便建立欧洲存款保险制度也无法预防由于担心退出欧元区而发生的银行挤兑,只能预防因为害怕金融动荡而出现的挤兑。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可能需要实施资本管制,就像塞浦路斯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