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布鲁塞尔智库:政治危机不会导致希腊退欧

布鲁塞尔智库:政治危机不会导致希腊退欧

  • 作者:鞠辉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发布日期:2015-01-10
  • 浏览数:555

    鉴于激进左翼联盟很有可能在将于1月25日举行的希腊大选中获胜,希腊“退出欧元区”并重现债务危机等话题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布鲁塞尔智库欧洲政策中心主任祖里格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希腊政治乱局虽不足以引发新的欧债危机,但对本已增长乏力的欧元区经济将造成更多负面影响,对其他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的示范效应也不容小觑。

    2014年年底,希腊政府推举的唯一总统候选人季马斯在议会三轮投票中未能获得足够支持,总理萨马拉斯被迫提请现任总统帕普利亚斯解散议会,并于2015年1月25日提前举行大选。民调显示,由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以28%的支持率力压执政党新民主党暂列首位,极有可能在大选中获得领先优势。但分析普遍认为,左翼激进联盟党将无法独自赢得议会绝对多数席位,不得不联合其他小党组阁。如果组阁难产,不排除再次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从而进一步增大政局变数。

    这一局面一旦出现,将与两年半以前的希腊政治危机如出一辙。2012年5月6日,希腊举行了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的首次大选,结果没有一个政党获得绝对多数票。得票率位居前三位的新民主党、激进左翼联盟和泛希社运党分别尝试联合组阁,但均告失败。6月17日,希腊再次举行大选,新民主党以29.66%的选票微弱胜出,与得票率分列第三、第六的泛希社运党和民主左翼党组成联合政府。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由于希腊政府难产,使欧盟救助计划迟迟无法落实,从而延长了希腊经济复苏的周期。

    祖里格表示,这一次希腊政治危机早有先兆。自从帕潘德里欧政府为获得救助而采取紧缩政策以来,希腊社会动荡不断,街头抗议活动风起云涌。在这一背景下,希腊政治加速两极分化,以“反对紧缩”为旗帜的激进左翼联盟异军突起,迅速成长为希腊议会中最大的反对党。激进左翼联盟主席齐普拉斯承诺,如果他当选,将“重组”国家债务,结束“不合理的、灾难性的”紧缩政策,并且要求削减部分外债,就像1953年德国所做的那样。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希腊大选距离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2400亿欧元救助计划到期日只早了几周时间。如果希腊不能在2月底之前组成新一届政府,新的救助计划将被迫搁浅,希腊过去4年为拯救经济所做的艰苦努力将面临前功尽弃的严峻挑战。

    欧盟发言人布雷塔特1月5日表示,根据欧盟条约的规定,希腊的欧元区成员国身份显然是“不可撤销的”。德国财政部发言人哥特当天也表示,德国政府认为,无论哪个政党获胜,希腊政府都将继续履行偿债义务,关于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讨论纯属理论假设。1月7日,正在英国进行工作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首次就希腊退出欧元区问题作出回应,她说,德国政府一贯坚持让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政策,但她同时强调,希腊必须继续兑现其承诺。

    祖里格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他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而是一个相互妥协的政治问题。即使激进左翼联盟成功上台执政,他们也不会像竞选时所说的那样真的停止还债,因为这无异于“自杀”。

    实际上,激进左翼联盟主席齐普拉斯日前已经软化态度,表明上台后不寻求退出欧元区。至于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会为避免希腊再度陷入危机并殃及欧元区经济而作出适当妥协。最后的结果,将是双方经过谈判达成新的救助计划。

    现实情况是,由于反对紧缩政策的激进左翼联盟在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对希腊“变天”和政策逆转的担忧已经引发了市场震荡,希腊股市在过去1个月内已经下挫25%。

    受希腊危机和油价下跌等多重因素影响,欧元区经济在2015年伊始就再度站在了风口浪尖。1月7日,随着欧洲统计局发布欧元区在2014年12月进入通货紧缩的报告,欧元兑美元汇率应声跌破1.20,创下2005年11月以来最低点。

    祖里格说,希腊出现的问题,表明欧洲远未摆脱危机困扰,仍需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应对增长乏力和通货紧缩问题。一方面,预计欧洲央行将在本月下旬召开的议息会上推出“国债版”量化宽松,通过扩大货币供应量刺激经济增长。希腊局势促使德国强化反对欧央行购买主权债券的立场,但从目前情况看,尚不足以逆转这一决定。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近期表态称,将会坚定推行量化宽松政策。另一方面,欧盟及其成员国亟须扩大投资,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科技创新来拉动需求,扩大就业。欧盟委员会推出了预计总额高达3150亿欧元的战略投资计划,下一步需要加快具体落实到位。

    祖里格表示,只有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相互配合、双管齐下,才有可能刺激欧洲经济企稳向好。但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尽管希腊政局动荡对欧洲经济的影响有限,但其政治影响不容忽视。分析称,一旦激进左翼联盟成功上台执政,不仅将引起希腊与欧盟及欧元集团的紧张对立,而且将对西班牙、意大利等其他欧洲国家持有反紧缩、反欧盟等激进主张的民粹主义政党产生一定的示范效应,加剧“疑欧”和分离主义倾向,从而影响欧洲国家政治生态。欧洲政策中心研究主任埃曼努利蒂斯表示,如果希腊激进左派联盟赢得大选并反对欧盟开出的“救助药方”,同样主张反紧缩的西班牙“为民党”等一批欧洲激进左翼政党,会将其视为“胜利”并加以效仿。所以说,相比于对经济方面的影响而言,希腊大选和政治危机带来的政治影响将令欧盟更加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