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评论:希腊股票正是逆势买进时

评论:希腊股票正是逆势买进时

  • 作者:子衿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1-01
  • 浏览数:574

    MarketWatch专栏作家莱恩(MATTHEW LYNN)撰文指出,伴随政治动荡进一步打压希腊资产价格,买进希腊股票的机会正在逐渐成熟,因为实际上,无论激进左翼联盟还是目前的执政党在大选中获胜,对于希腊股市其实都是利好消息。

    以下即莱恩的评论文章全文:

    要说投资者在圣诞节假期最不愿意听到什么消息,那肯定就是希腊将提前举行大选了。

    由于议会未能选出新总统,希腊将于1月底举行全国大选。激进左翼联盟目前明显领先,预计将会上台掌权,推动重组希腊债务和推翻紧缩政策。

    很自然地,希腊的股票和债券价格都因为这消息而暴跌,早前消息爆出时下跌了11%。希腊债券收益率猛涨。新年到来时,希腊和其他高风险市场如西班牙必然都会迎来更为狂野的波动。

    可是,在现实世界当中,选举或许正是为神经坚强的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买进机会。之所以这样说,主要理由有两个。当局面走向极端化,其他欧元区国家可能会和希腊人达成妥协,免除他们很大一部分债务。还有,说来也奇怪,那些所谓极左翼政策,在当前情况下,反而是颇为恰当的。当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加诸希腊的破坏性紧缩计划得到放松,这个国家完全可能再度走上增长之路,而他们已经被打压得惨不忍睹的股票也将因此重现价值。

    投资者有充分的理由对希腊1月底举行的选举感到担心。这个国家正在经历一场灾难性的经济崩溃,产出较之峰值缩水了25%之多——要知道,当初的大萧条,美国经济缩水幅度也不过是33%。失业率猛增到25%,年轻人的失业率更超过50%。工资大幅退步,政府支出急剧减少。尽管经济已经开始呈现出一些微弱的增长苗头,但是这很大程度上都应该归因于低工资对旅游业的帮助,而大量拿着低工资为外国游客提供服务的就业机会显然不足以成为经济的真正可靠基础。

    由此,希腊人很自然地就对那些主流党派失去了信心,因为在他们看来,自己当前的混乱与痛苦正是拜这些人所赐。激进左翼联盟由魅力非凡的齐普拉斯领导,很自然地在民调当中脱颖而出,目前的支持率明显领先于执政的新民主党。他们在选举当中成为第一大党的前景已经非常现实了。该党承诺将终结作为欧盟-国际货币基金救援计划一部分强加给希腊的紧缩政策。如果他们真的兑现了诺言,而欧盟又拒绝提供更多资金,希腊就将遇到巨大危机,或许将被迫放弃单一货币。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投资者蜂拥抛售希腊股票和债券的情形是完全可以想见的。

    更糟糕的是,当希腊人真正起而反抗紧缩政策,这样的做法很可能会扩散到其他外围国家。西班牙同样将在2015年举行选举,当地也有一个类似于激进左翼联盟的政党Podemos,正在民调当中大踏步前行。很快,欧元区就将陷入一场全面性的危机。不难想象,未来一个月当中,我们将面对市场的重大波动,每一次民调显示齐普拉斯领先的消息传出后,市场都将有一次重跌。

    可是,市场的这种反应,最终很可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未来要发生的事情,那其实只能是希腊股票的利好消息,而且,这些股票现在已经堪称全球最廉价者之一了。

     具体说来,假如齐普拉斯在2月成为希腊总理,而且按照承诺,就希腊债务问题重启谈判。那时会发生什么呢?我们肯定会听到许多来自柏林和法兰克福的恫吓与咆哮,宣称不可能对单一货币体系内的不负责任的国家给予救援。与此同时,关于希腊的浪费与贪腐等种种旧事也都会被一一翻出。

    可是,当局面发展到最紧急的时刻,其他的国家就会妥协了。希腊的总债务规模大约是3000亿欧元左右。整个欧元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大约是10万亿欧元,和这比起来,希腊那点债务几乎是微不足道,哪怕全部减记掉,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比如免除三分之一,即1000亿欧元的债务,再允许希腊未来五年内可以推迟其他部分的利息偿付,这样的安排,齐普拉斯肯定会高高兴兴接受的。这样一点代价就已经足够,为了这个去冒希腊全面违约或者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实在不能说是明智。妥协显然才是更聪明的选择。

    激进左翼联盟或许是由狂暴的激进主义者组成,但事实的有趣之处正在于,他们的经济纲领要比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的陈词滥调更加切题。希腊的债务目前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74%,这是一笔他们根本不可能还得起的钱,在这个基本事实面前装傻充愣是没有意义的。企业在这样的时候总是会重组自己的债务,国家也是一样。拒绝直面现实,而采用导致国内生产总值减少25%,年轻人失业率超过50%的政策,怎么都不可能描述为成功。当债务负担减轻,政府支出也可以得到适度增加,希腊就可以重新踏上增长的道路。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中右翼也可能使尽浑身解数,组成一个大联合,同时恫吓选民,让足够多数量的人接受现实,最终在选举中以微弱优势获胜。在这种情况下,股市和债市当即就可以长出一口大气。

    无论哪种结果,市场都将是上涨的。希腊资产价格现在已经很低廉了。雅典综合指数2007年是5300点,现在已经不足850点了,跌幅超过80%。相比之下,哪怕俄罗斯股市的表现都显得体面起来了。政治动荡的威胁已经在让外国投资者裹足不前。伴随选举日的临近,这些资产的价格还可能会变得更低廉——对于勇敢的投资者而言,这正是难得的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