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解读:李克强总理为何如此重视中欧陆海快线?

解读:李克强总理为何如此重视中欧陆海快线?

  • 作者:吴小忆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4-12-26
  • 浏览数:529

    12月17日,李克强在贝尔格莱德集体会见塞尔维亚总理、匈牙利总理和马其顿总理,四国总理一致同意共同打造中欧陆海快线。一年的光景,从匈塞铁路到中欧陆海快线,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和考量,让李克强如此重视?镜鉴独家披露这条快线的“前世今生”。

    将成为中欧与西巴尔干地区合作的一个重要环节

    2014年12月17日,这一天在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马其顿总理格鲁埃夫斯基看来,“是个好日子”。

    17日,李克强集体会见武契奇、欧尔班和格鲁埃夫斯基,四国总理一致同意共同打造中欧陆海快线。随后在共同会见记者时,中东欧三国的总理均表示,“今天是本地区国家、人民的一个好日子”。希腊总理因忙于国内事务而无法抽身到贝尔格莱德,但他已表示,希腊支持这一决定。

    相似的场景,大约在一年前曾经出现过。

    2013年11月,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李克强在与欧尔班、时任塞尔维亚总理达契奇会谈后,宣布合作建设匈塞铁路,并成立联合工作组落实推进工作。此后,围绕建设匈塞铁路,两国相关企业和部门举行了多次会议。

    一年的光景,从匈塞铁路,到中欧陆海快线,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和考量?

    17日,在四国总理共见记者时,李克强说了这样一句话,“建设匈塞铁路首先是匈塞两国的需要”。

    那么,这种需要有多迫切,用事实说话吧。匈牙利布达佩斯到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的铁路全长约350公里,建于1884年,由于多处限速,实际运营速度约为每小时40公里,坐火车却需要8个小时,目前每日对开两趟,还经常误点。早在上世纪90年代年已考虑更新轨道,但受当时该地区动荡影响,改造计划一直未能如愿。

    随着中国—中东欧合作的开展,匈塞两国希望能借助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技术和经验,实现这条铁路的现代化。

    问题来了,匈塞两国为何不与同一块欧洲大陆上的发达国家合作呢?镜鉴来分析,这几年欧洲大陆饱受债务危机困扰之苦,都有点自顾不暇了。

    2013年初,匈牙利国家铁路公司代表团来到中国,向中方有关企业介绍了匈塞铁路项目情况,并希望双方能合作。同年5月,中方企业工作组赴匈牙利,调研了当地铁路标准、规范及现场勘察,探讨合作推动匈塞铁路等项目。

    这次,当李克强抵达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总理武契奇亲自在机场迎接。镜鉴独家披露两人谈话的主要内容。武契奇主动而诚恳地向李克强表达了塞方对匈塞铁路项目的关切,一是希望能在两年内完成铁路建设;二是希望铁路运行速度能更快一些,最好以每小时200公里起步,这样从贝尔格莱德到布加勒斯特2.5个小时就能到;三是希望中方能在融资方面提供帮助。李克强对武契奇说,匈塞铁路建设项目非常重要,中方相关部门将加强与塞方对接,加快推进和落实。

    仔细想想武契奇的关切,不难看出,匈塞铁路项目其实主要涉及标准和融资两大问题。

    标准意味着规则。这条跨国铁路,涉及欧盟与非欧盟国家,采用何种标准?武契奇已表示,对引进中方技术标准方面,只要符合欧盟标准,塞方没有任何障碍。业内人士告诉镜鉴,欧盟铁路标准与中国铁路标准在最终产品上没有区别,有的只是在工艺过程和产品参数上的不同,用这些标准都能设计和建造出合格的普通铁路与高铁包括装备。

    中国企业在海外成功实施的第一个高铁项目是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高速铁路二期项目,全长158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就采用了欧洲标准。目前已通车,展示了中国高铁企业的设备、技术、设计和施工能力。

    融资,说白了就是缺钱怎么借,借来怎么用,用了怎么还。武契奇表示,塞、匈、马三国将于明年1月尽快敲定融资方案。中国将积极提供融资支持,其比例和优惠将同采用中国技术、装备和工程建设的程度相结合。

    历史悠久的匈塞铁路项目既有铁路升级改造,也有新建复线,建成后有助于形成南北铁路的运输网络,改善两国连接西欧和东欧以及俄罗斯远东等地的货物运输,为物流和贸易等发展提供良好条件,将成为中欧与西巴尔干地区合作的一个重要环节。

    中国装备、中国技术“深耕”欧洲市场

    说完匈塞铁路,再看看中欧陆海快线。

    李克强对媒体表示,中欧陆海快线是匈塞铁路的延长线和升级版,南起比雷埃夫斯港,北至匈牙利布达佩斯,中途经过马其顿斯科普里和贝尔格莱德,直接辐射人口3200多万。

    中欧陆海快线建成后,有啥好处?答案是,将有力提升沿线各国交流物流水平,加速实现人员、商品、企业、资金、技术交流,拉动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并且有助于深化中国通沿线国家的互利互惠合作。

    今年6月访问希腊时,李克强专门与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共同考察了比雷埃夫斯港。比港是希腊最大港口,被称为“欧洲的南大门”。欧盟作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约80%以上的中国货物经海运抵达欧洲,通过比港的航线可以比传统航线缩短7至11天运输时间,是中国到欧洲最短的海运航线。而从比港出发至中东欧的货运列车,又将比港与欧洲腹地连接,大幅缩短了运输时间。

    这时,镜鉴要“脑洞大开”一下,大致盘点至今为止中国货物进入欧洲市场的路径。依托新欧亚大陆桥,中国方面运营物流通道主要包括重庆至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国际货运班列;武汉至捷克布拉格的“汉新欧”货运专列;成都至波兰罗兹“蓉欧快铁”;郑州至德国汉堡的“郑新欧”货运班列等。中欧陆海快线一旦建成,将为中国对欧洲出口和欧洲商品输华又开辟一条新的便捷航线,中国装备、中国技术也能利用这个机会“深耕”欧洲市场。

    中国效率在中欧陆海快线上再次体现。17日,在四国总理的见证下,中国、匈牙利、塞尔维亚和马其顿海关代表签署了海关通关便利化合作的框架协议,将有助于实现各沿线国家海关手续的简化与协调,提高通关速度和效率,为各国方便货物和贸易往来打开了第一道门。

    最后,镜鉴再独家披露这条快线名字的由来。最初,关于这条陆海快线,曾考虑过采用类似“东南欧陆海快线”的名称。但实际上,该快线不仅仅让东南欧国家受益,对于欧洲整体的平衡发展、加快欧洲一体化进程也是重大利好消息。正如李克强所说,中欧陆海快线能将地中海与多瑙河更加紧密、快捷地连结在一起,将中国与中东欧和欧洲更好地连结在一起,使中欧双方都能从中更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