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分析:希腊会再度引爆欧债危机么?

分析:希腊会再度引爆欧债危机么?

  • 作者:张健
  • 来源:观察者网
  • 发布日期:2014-12-18
  • 浏览数:919

    近日,沉寂已久的希腊问题再度凸显。12月18日据路透社报道,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季马斯,在第一轮选举中未能获得多数支持。再次加剧了市场对欧洲,以及欧元下行的担忧。希腊大选共有三轮投票将于本月29日结束。

    上周萨马拉斯宣布将总统选举从预定的明年2月15日提前至12月17日举行后,曾引发投资者恐慌,希腊股市出现自1987年全球股市大崩溃以来最大单日跌幅,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9%。

    2009年,希腊爆发债务危机,并传染到其他重债国,引爆欧元区债务危机,差点导致欧元区分崩离析。此次希腊是否会再度恶化债务危机,进而引发欧元区危机成为市场及各方关注焦点。

    希腊政府是在赌博,而且赌注不小

    希腊总统由议会选出,只是象征性职位,并无实权,本不应成为市场关注焦点。问题在于,如果执政联盟提名的候选人无法获得议会通过,希腊就必须在下个月提前举行议会大选,而根据目前民调,强烈反对紧缩政策的激进左翼联盟很可能赢得大选胜利,正是这一前景才引发各方广泛关注。

    希腊执政联盟在希腊议会300个席位中只拥有155个席位的微弱多数。根据希腊总统选举法,12月17日的第一轮投票需要获得至少200名议员支持,否则5天后将进入第二轮,同样需要至少200名议员,如果第二轮仍无法当选,则在5天后进入第三轮,这次只需要180名议员支持。尽管如此,执政联盟仍需要反对派议员支持。

    换言之,如果没有其他反对派议员的支持,希腊就必然会走向提前大选的结局。也就是说,希腊政府是在赌博,而且赌注不小。

    那么,希腊政府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希腊自2010年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已接受了欧盟两轮救助,作为救助条件,希腊被迫接受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督,实施紧缩政策和结构性改革。这几年来,希腊经济连年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民众福利不断消减,生活水平下降,对政府紧缩政策及结构性改革的反弹加大。

    反对紧缩的激进左翼联盟支持率上升,而执政党支持率下降。总理萨马拉斯急于出政绩,而顺利退出救助机制,终止三驾马车对本国的严厉监督则成为提升本人及政府支持率的最有效办法。

    早在今年9月,萨马拉斯就曾放风称将在今年底第二轮救助计划结束后退出救助机制,不再接受欧盟救助。但欧盟审查认为,希腊政府减少财政支出的努力不够,最终与希腊政府达成协议,欧盟将救助计划延长至明年2月,而希腊政府应进一步削减财政支出。

    希腊政府将总统选举提前,实际上是以此获得议会对财政紧缩预算案的信任投票,如获得议会支持顺利选出总统,则意味着希腊政府可以放手推进财政紧缩计划,以满足欧盟要求,并按计划于明年2月顺利退出救助机制。

    与四年前情况不同

    目前看,希腊政治不确定性引发的市场动荡还仅局限于希腊自身,除希腊自身股市大跌及国债收益率上升外,其他重债国包括葡萄牙、西班牙等重债国基本上未受到影响,这与四年前希腊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时的情况已截然不同。

    主要原因是欧盟为应对债务危机已设立了系列应对机制,包括建立了贷款能力达5000亿欧元的常设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更为重要的是,欧洲央行于2012年9月出台了所谓的“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即欧洲央行事实上充当了终极防火墙的角色。

    理论上讲,由于拥有印钞权,欧洲央行有能力应对任何债务危机。另外,希腊政府目前所欠外债绝大部分由公共部门持有,私人持有很少,这也是市场不太担心希腊违约的一个原因。

    目前看,希腊总统选举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为此欧盟委员会一反不干预成员国选举的立场,开始实质介入希腊总统选举,并公开表达对希腊政府提名人的支持。对希腊政府和欧盟而言,最好的结果是希腊政府赢得赌博的胜利,避免不确定性极大的提前选举。

    希腊政府也在积极争取独立议员以及其他小的反对党的支持。鉴于这些议员也不愿看到提前选举的结果,他们存在转而支持政府候选人的可能,应该说,即使在第一轮和第二轮无法达到超过200名议员的支持,在第三轮得到180名议员的支持还是可能的,这是希腊政府和欧盟都希望看到的。

    当然,也不排除出现最坏结果的可能,即在第三轮也无法选出总统,从而提前大选。但即使如此,希腊也不大可能出现脱离欧元区、再度引发欧元区危机等极端情况。
一方面,激进左翼联盟的政策近来已开始调整,更为温和,因为其激进政策,包括停止还债等都是事实上不可行的,用欧盟经济委员的话来说就是“自杀”。因此,激进左翼联盟如果上台执政,可能会给欧元区带来一定困扰,但不大可能实施自杀式经济政策。

    另一方面,希腊民众投票时理性仍可能多过感情,事实上,由于担心未来可能再度面临“脱欧”困境,近期激进左翼联盟的支持率开始下降,相反,执政的新民主党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与激进左翼联盟的支持率已缩小到不到3%。因此,即使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激进左翼联盟也不一定能赢得执政权。因此,从这方面看,希腊当前的政治和市场动荡可能只是茶壶里的风暴。

    (作者:张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