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走出衰退 希腊为何乐不起来

走出衰退 希腊为何乐不起来

  • 作者:韩哲 赵毅波
  • 来源:北京商报
  • 发布日期:2014-11-17
  • 浏览数:524

    经济增长能带来支持率这一规律常常行不通,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中期选举中遭遇到了这一困境,希腊总理萨马拉斯也步了奥巴马的后尘。上周四,希腊政府宣布在连续衰退六年后经济恢复增长。不过,这一好消息的公布并未打断大学生们走上雅典街头抗议教育经费被削减的计划,后者反而敲碎了萨马拉斯的希望:通过结构改革以实现经济增长从而赢得支持率。现在,以改革家自居的萨马拉斯面临新的抉择。

    希腊走出衰退

    希腊国家统计局14日公布的数据令萨马拉斯大喜过望,该国经济今年三季度同比增长1.7%,环比增长0.7%,不仅实现经济连续衰退六年后的首次增长,也在欧元区内位居第一,债务危机的发源地如今成了欧元区的增长明星。

    发布于希腊政府统计局官网上的有限数据显示,二季度希腊的消费、投资和出口都出现显著增长。消费支出增长了0.3%,创2012年以来新高;固定资本投资增长0.9%,扭转了一季度萎缩7.3%的局面;出口增长3.1%,延续了一季度7.4%的强劲表现。

    “希腊经济的复苏与欧元区整体的复苏和美国经济的好转密不可分,它得以位居欧元区增长之冠也与其起点较低有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王天龙说。

    欧盟统计局同时发布的数据显示欧洲经济略有好转,三季度欧元区和欧盟GDP同比分别增长0.8%和1.3%,希腊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在三季度同比增长1.2%。

    此外,希腊的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业也在恢复。希腊央行数据显示,今年1-8月到访游客猛增22.1%,达到1534万人次;总收入上涨11.1%,为97.3亿欧元。

    看上去很美

    自从2012年6月就任希腊总理以来,萨马拉斯已经用行动向世人展示出他改革的决心。他的名字每次在新闻标题中出现,几乎都伴随着结构改革、削减支出、增税、财政紧缩这些字眼。

    美国财经网站MarketWatch评论称,希腊在三季度经济扩张了0.7%的消息在心理上极其重要,乐观主义者会将此视为希腊经济的转折点,黑暗终于走到了头。希腊当局将此视为改革已经奏效的证据,并加快退出“三驾马车”的援助。

    的确,当初萨马拉斯申请援助时信心满满,视此为“走向复苏的必须”,两轮援助共高达2400亿欧元。按照计划,欧盟和欧洲央行对希腊的援助将于今年底到期,IMF的援助将于2016年结束。

    现在这位改革家在要求退出援助的问题上也毫不含糊,他已多次公开、明确表达了这一期望。提早退出能够让希腊政府便于通过债券市场进行融资,避免受制于这些救助机构所要求的严苛的附加条件,比如财政紧缩,这被视为导致希腊多年经济萎缩的帮凶。

    今年4月初,希腊自2010年以来首次发行国债,从而成功重返全球资本市场,这鼓励了萨马拉斯寻求加快退出援助。但到了10月中旬,一则希腊将很快退出援助的消息引发希腊金融市场 出现大幅震荡,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飙升至接近9%,让萨马拉斯多年降低融资成本的努力功亏一篑。

    的确,如果考虑到希腊在危机以前积重难返的经济痼疾和危机之后步履维艰的改革、高居不下的失业率以及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市场对希腊当局的言辞保持额外一分的谨慎是没有错的。同样,市场大幅波动也折射出希腊复苏的实际进展可能只是看上去很美。

    “危机之后希腊政府出台了不少改革措施,比如出售国有资产、大力吸引外资,这起到一定作用。债务危机虽然残酷,但也让希腊人得以正视其内部的经济问题”,王天龙说。

    结构改革的代价是失业率持续飙升。一年时间以来,希腊失业率已经持续下降,但目前仍维持在26%的高位上。

    萨马拉斯的游戏

    和市场一样,萨马拉斯也在做着危险的平衡游戏。加快退出援助能让自己在展开改革时的政策灵活度和自由度更大,必要时还可能和心怀不满的游行人群达成妥协;但10月中旬的教训已经很明白,过早退出只会让市场更不安,并提高政府的融资成本。

    于是,在不得不维持“三驾马车”监督的前提下,萨马拉斯必须向示威者表明,改革不仅是必须的,也是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

    萨马拉斯因此有足够理由为14日的经济数据而欢欣鼓舞。他当日不无激动地说,希腊正在恢复增长,已经走出衰退的隧道,复苏步伐将进一步加快,而且“所有希腊人都会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萨马拉斯的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但问题是,希腊人会买他的账吗?

    据英国《卫报》报道,就在希腊官方宣布经济走出衰退的消息当天,大学生在雅典街头再度展开示威,抗议政府削减教育经费的决定。

    那么问题来了,萨马拉斯以往不能以改革赢得支持,现在如果也不能通过经济增长换取同情,他会怎么办?是坚持改革的既定路线,将希望付诸于未来,还是向示威者倒戈,换取政治支持,这位改革者现在面临一个新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