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浅谈从雅典马拉松到中国古代竞跑

浅谈从雅典马拉松到中国古代竞跑

  • 作者:张树槐
  • 来源:南方网
  • 发布日期:2014-11-04
  • 浏览数:682


 
    不少人以为长跑运动是西方人的传统玩意,翻查史料,发现跑步在中国历史中早有不少有趣的记载。

    中国最早的跑步记载

    一件出土的西周时期青铜器“令鼎”上的铭文,就记录了一个跑步的故事:周王参加射箭活动之后乘坐马车返回王宫,一名随从待卫跑步超越了马车,周王于是跟那名随从说,如果他能够跑得比马车快到达王宫,就会将奴隶赏赐给他。结果那名随从真的做到了,而周王也履行承诺。这可能是中国最早关于跑步的记述。

    利用长跑作军队训练

    到了春秋战国时代,国与国之间战争频仍,由于两军交锋以步兵为主力,更需要长途跋涉,士兵的体能和耐力,往往就成为军队实力强弱和胜负的分野,而长跑也成为了军事训练上的重要手段。

    战国时期的著名思想家和政治家墨子在他的名篇《非攻》中提到:“古者吴阖闾教七年,奉甲执兵,奔三百里而舍焉。”大意就是说吴王阖闾训练士兵七年,士兵都可以披上铠甲,手持兵器,全副武装地奔走三百里才停歇。中国古代的度量衡标准会因改朝换代而变更,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推算,战国时期的一里,约相等于现代的410米,而三百里即125公里,为现代马拉松赛事42.195公里的三倍。即使文中描写的“三百里”可能含有“水分”,但这个距离无论是快步或慢跑,对体能的要求都极高,加上当时并无运动科学的支持,相对于现代马拉松选手,训练的艰苦程度应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王阖闾执政大约是公元前514 至496年之间,而西方马拉松的起源则相传是纪念在公元前490年,信差菲力彼得斯(Philippides)以长跑传递战争捷报的英雄事迹。巧合地,两者同样与战争有关,而发生的年代也相当接近。

    另一位战国思想家荀子在其著作《议兵》篇中写到:“魏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服矢五十个,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宅。”说的就是战国时期魏国大将吴起挑选步兵的考核标准和录取条件。包括要求士兵穿上重甲,背上强弓硬弩和装有五十支箭的箭袋,再戴上头盔,手持长戈和佩带宝剑,携同三天的粮食,并要在半天内奔走一百里的距离(推算大约相等于现代的41公里,与马拉松赛事的42.195公里接近)。通过这种长跑考验而合格的,除了可以免除徭役之外,更会获得田宅的赏赐。

    史载吴起在阴晋之战中以少胜多击败秦国50万大军,除了因为斗志高昂、将士用命之外,相信与他对士兵的严格选拔和跑步训练大有关系。

    “贵由赤”- 中国最早的马拉松

    以上例子都反映了跑步在古代军事训练方面的重要性,与运动似乎并无直接关系。但在元末明初史学家陶宗仪所著的《南村辍耕录》中,就详细记载了元朝宫廷每年都举行一种名为“贵由赤”的长跑比赛:“贵由赤者,快行是也。每岁一试之,名曰放走,以脚力便捷者膺上赏。故监临之官,齐其名数而约之以绳,使无先后参差之争,然后去绳放行。在大都,则自河西务起程;若上都,则自泥河儿起程。越三时,走一百八十里,直抵御前,俯伏呼万岁。先至者赐银一饼,余者赐段匹有差”。据记载,从元世祖忽必烈(距今约700多年)开始,为训练宫廷禁卫军“贵赤卫”的长跑技能,每年都举办名为“贵由赤”的赛跑,而“贵由赤”就是蒙古语“快跑”的意思。至于比赛路线,一般有两个起点选择,分别在大都(即今日的北京市)或上都(今日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赛程为元制的180里(推算约等于现代的100公里),需要在三个时辰(即6个小时)内完成。

    这项每年一次的比赛,对起跑方式亦有明文规定,“约之以绳,使无先后参差之争,然后去绳放行。”以确保比赛的公平性。胜出者按名次先后,会获得皇帝赏赐白银或布匹。“贵由赤”可能是中国最早的北京马拉松比赛(我曾于2002年完成北京国际马拉松赛事),但如果以当时的赛程估计,应该是一项超级马拉松的比赛。

    古代的短跑飞人和速递员

    除了长跑之外,有一篇关于古代短跑的故事也很有趣味。根据《北史》记载:“尚书李冲典选征官,大眼往求焉,冲弗许。大眼曰:‘尚书不见知,听下官出一技’便出长绳三丈许,系髻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见者莫不惊叹。”当时北魏孝文帝准备南征,由尚书李冲负责选拔主帅,据说当时一名叫杨大眼的人毛遂自荐,但被拒诸门外。于是杨大眼便当众施展他的短跑绝活,方法是将一条三丈长的绳索系在头发上奔跑,跑时速度快得连绳子也被扯得毕直,甚至骑马也追不上,最后这位短跑健将亦夺得将领之位。放诸今日,这位短跑好手也许能与牙买加百米飞人保特(Usain Bolt)一较高下。

    除了军事需要之外,于中国古代商业社会,擅长跑步的人也有一定价值。随着贸易活动增加,对物资及讯息传递的需求日殷,邮驿制度因此不断发展。以宋朝为例,北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谈到:“驿传旧有三等,曰步递、马递、急脚递。”其中负责以跑步传送普通公文的是“步递”,据说需日行二百里(推算相当于110公里),这些古代“速递员”若非具备超级马拉松跑手的能耐,一定难以胜任。

    对中国长跑运动寄予厚望

    在国际体坛,跑步仍未是中国人的强项。中国女运动员王军霞于1993年在西班牙举行的第五届世界杯马拉松赛(这项比赛由1997年起与世界田径锦标赛合并举行)中夺得女子个人冠军,她在同年于德国举行的第四届世界田径锦标赛中,更创下女子10,000米长跑世界纪录。2009年中国女将白雪在柏林世界田径锦标赛中,以21岁之龄成为世锦赛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子马拉松冠军,也是首个在世锦赛中夺冠的中国马拉松选手。

    现时马拉松比赛经常由非洲选手垄断,目前获国际田径联会(IAAF)承认的马拉松世界纪录,男子组是肯尼亚男子选手Dennis Kimetto于2014年9月底缔造,时间为两小时二分五十七秒,女子方面是英国跑手Paula Radcliffe于2003年创下的两小时十五分二十五秒。根据IAAF的纪录,马拉松男女子组跑得最快的十位选手,非洲的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囊括了男子组的十个席位,女子组亦占了其中五席,其余五席分别为英国、俄罗斯、日本、德国及美国的选手,中国的孙英杰在女子选手中排名十一位。

    根据中国田径协会的纪录,男女子马拉松的全国纪录,分别为两小时八分十六秒及两小时十九分三十九秒,与世界纪录还有一段距离。近年,中国的马拉松比赛发展迅速, 2014年全国将会举行超过30场全马或半马赛事。中国运动员早已在很多主流体育项目中取得骄人成绩,而且中国人口众多,随着综合国力不断提升,以及投入体育运动的资源越来越多,相信假以时日,中国运动员定能在竞跑运动领域中有长足的进步。

    (作者:张树槐 香港恒生银行传讯及可持续发展总监 曾经在全球六大洲包括两岸四地完成了46项马拉松或远征挑战,其中包括马拉松发源地希腊雅典,以及在北京、天津黄崖关长城、上海、厦门、广州及深圳举行的共九个马拉松赛事,也是第一个香港人完成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玛峰马拉松(出发点位于海拔5,364米),并于本年初远征阿根廷的美洲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山(Aconcagua),最高攀登至海拔6,3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