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消除人与自然的鸿沟--记罗德匹山地越野跑

消除人与自然的鸿沟--记罗德匹山地越野跑

  • 作者:陈占杰 刘咏秋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4-10-24
  • 浏览数:654



10月18日,参加第五届罗德匹100英里山地越野跑的选手在比赛途中。
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10月19日,当初升的太阳照耀着希腊北部罗德匹山南麓一处名叫“森林村庄”的营地时,运动员们从栖身的木屋、帐篷、汽车里陆续出来,参加第五届罗德匹100英里山地越野跑的颁奖典礼。尽管大多数人走路依旧关节僵直、一瘸一拐,任何一个小坡度就会让他们在抬脚时皱眉呲牙吸冷气,但仅仅一夜安眠就让他们将过去两天内所经历的痛苦与绝望抛诸脑后、满血复活,还是让人极为诧异——从10月18日凌晨6点一直到19日夜里10点,这些人一直在约161公里的山间道路上奔跑,爬坡值总计8000米。

    “你无法想象,在浓密的森林里奔跑有多么美妙。”这是参加本次赛事的超级耐力跑好手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对于他们,整个赛程优美的景色与独特的山地奔跑体验本身就是最大的奖赏。他们甘愿花钱,为此而跑。自这片山区被划为国家自然保护区后,居民们陆续迁出,整个森林变成了留给自然的无人区。但文明的痕迹还在,赛程的道路便是当年居民们踩出的羊肠小道。辨识隐藏在林间、草丛里的路途,给赛事增添了探险的难度与乐趣。

    19日凌晨6点半,47岁的马弗罗雅尼斯用24小时31分14秒跑完全程,第一个拉响终点处的铃铛,清脆的铃声响彻依旧在黑暗中沉睡的山谷,宣告这位在希腊北部城市萨洛尼卡开着一家餐馆的小老板获得冠军。筋疲力尽的马弗罗雅尼斯稍后即在营地办公室壁炉边的长椅上睡去,他的袜子跟部是在比赛中磨破的大洞,而这不过是他在比赛中磨穿的第三双袜子。“洞比剩下的袜子面积还大”,在第二天的采访过程中,颇具冷幽默的马弗罗雅尼斯拿自己的袜子开涮。
 

 
 10月19日,参加第五届罗德匹100英里山地越野跑的选手在比赛结束后剪掉袜子休息。
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今年是马弗罗雅尼斯第二次参加罗德匹100英里山地越野跑。两年前,“厌倦了走路”的马弗罗雅尼斯开始跑步。尽管热爱奔跑,但为罗德匹100英里山地越野跑这样艰苦的赛事做准备,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为了将对家庭生活和餐馆生意的影响降到最低限度,马弗罗雅尼斯总是早早起床跑步。

    由于状态颇佳,马弗罗雅尼斯赛前即知道自己能够完赛,但没想到能够夺冠。“我的目标是享受乐趣。”他说。但漫长的比赛过程十分艰苦。由于山间有不少溪流,且到了凌晨,草丛全是露珠,因此湿漉漉的袜子加剧了对脚底的摩擦。但那只是疼痛的一部分。除了双脚和腿,疼痛也可能来自身体其他部位。“我不断尝试着藐视疼痛,而且尝试着让不同部位去承担疼痛。”他描述,并进一步解释,疼痛与情绪本来就是这类“极限跑步”的组成部分。

    28分钟后,希腊陆军军官斯蒂洛普罗斯和银行职员拉里斯前后脚到达,间隔时间不到一分钟,以24小时59分22秒和25小时零15秒的成绩分列第二名和第三名。

    虽然39岁的斯蒂洛普罗斯脚踝受伤,但禁不住山地越野跑的魅力而第二次参赛。在去年的比赛中,他名列第四。“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赛事。”斯蒂洛普罗斯说,因为多数时间你都是独自奔跑,尤其在夜间。“你必须挑战自己。”

    如果不是沾满泥浆的山地跑鞋和袜子,34岁的拉里斯根本不像刚完赛的样子,他看上去生气蓬勃。戴上奖牌后,拉里斯转向等候他的妻子瑟欧瑞阿丽,两人紧紧拥抱。“我感觉很好,太棒了,这个赛事堪称完美。”拉里斯说。他是带着膝盖的伤痛跑完全程的。“你必须学会带着伤或疼痛跑步。”拉里斯显得满不在乎,阳光在他年轻的脸上闪烁。稍后他换上夹克,但只穿着短裤,在门外的草地上散步。他指着自己腿上被树枝划破的小伤口说,阳光是很好的治疗师。

    在去年的比赛中,拉里斯名列第七。瑟欧瑞阿丽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拉里斯的号码布上写着“7”——根据主办方别出心裁的规则,上一次比赛的名次,自然生成本次赛事的号码。

    瑟欧瑞阿丽介绍,她和拉里斯都喜欢跑步,但过去只是短距离的健身跑。三年前,他们在山里度假的时候,遇到一场长距离山地越野跑赛事。“天哪,这些人都是疯子,居然在这种地方跑步!”拉里斯当时评论。然而下山之后,他爱上了山地越野跑,并开始参赛。在跑完一次约30公里的比赛后,他们又遇上一群跑100公里的人。“这些疯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拉里斯再次评论。然而从那以后,拉里斯开始朝100公里以上的赛程进发。
 

 
10月18日,荷兰选手潘胡森(前)和妻子马勒斯特在比赛途中。
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认为参赛者都是疯子的人不止拉里斯一位。来自荷兰的自由撰稿人潘胡森称:“这不是运动,是发疯。”48岁的潘胡森此次比赛的目的,主要是陪伴与他同龄的妻子马勒斯特“发疯”,因为这是马勒斯特的“第一个100英里”。潘胡森跑步的经历要比同为自由撰稿人的妻子资深,但他不久前刚参加了另外一场超过100公里的比赛,体力尚未完全恢复。他陪同马勒斯特跑了53公里后弃赛,回到营地睡觉、休整,待马勒斯特接近终点时,潘胡森再次出发迎接妻子,并陪伴她跑完最后的7公里。马勒斯特以37小时零3分44秒的成绩,名列女子第四,总排名59。

    乌克兰大学老师普洛科宾库用29小时41分21秒跑完全程,名列第九,成为第一个完赛的外国运动员。“比赛太难了。在某个时段,我责备自己干嘛要参加距离这么长的比赛,觉得根本不可能跑完。但当我到达终点,发现自己手、脚、身体都还好好的,这种感觉超级棒。现在我就忍不住发问:下次比赛会在何时、何地?”普洛科宾库说。

    在他之后不到一个半小时,俄罗斯软件工程师马斯洛娃以30小时59分17秒的成绩完赛,成为今年比赛的女子第一名,总成绩名列第15。“我迷路了,迷路好多次,尤其是夜里。找路耗费了我太多的时间。”马斯洛娃惋惜地说。她本来准备充分,计划打破29小时50分56秒的女子纪录——该记录是希腊运动员麦可在2012年创造的。马斯洛娃过去一直是自行车运动爱好者,四年前转向超长距离耐力跑。她说此次赛事最艰难的部分乃在最后赛段,几乎全是无止境的爬坡。

    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马斯洛娃认为与男性相比,女性在长跑中的优势是耐力更强。仿佛为了印证她的观点,参赛的4名女运动员全部到达终点,成为本次赛事的一大亮点——共有来自8个国家的115名运动员参加比赛,其中86名完赛。

    如此高难度的赛事,必须有高效、专业的志愿者作为强大的后盾。所有主办方成员,包括卡提萨诺斯本身都是志愿者。据他介绍,有超过180名志愿者为本次赛事服务。这些志愿者中,有25位来自非政府组织“希腊救援者”协会——一个主要从事救援救灾的公益组织。协会主席阿纳塔纳斯奥斯说,他们能够提供所有紧急医疗救助服务,确保参赛者的安全。就在采访过程中,来自希腊科斯岛的运动员,53岁的杂货店主兹卡斯满脸鲜血地跑进“救援者”的帐篷。兹卡斯下山时忘了使用登山杖,不小心摔了一跤,石块划破了左眉骨上方的皮肤。阿纳塔纳斯奥斯手脚麻利地给他清理、包扎好伤口。兹卡斯继续上路,最终以34小时29分14秒的成绩完赛,位列第39。

    卡提萨诺斯说,在此次赛事中,仅发生两起比较严重的事故,一起是一位参赛者摔断了手腕;另一起是一位参赛者力竭而不支。两位运动员都被及时送到最近的医院救治,恢复良好。

    志愿者斯里胡鲁和妻子埃勒夫特里雅是附近镇子超市里的员工。他们带着狗狗贝拉,一直驻守在出发时第一个、回程中最后一个检录点,守着一堆柴火,为赛事服务。“我们热爱山野,热爱自然。我们也是主办者的朋友。”斯里胡鲁说。赛事开办了五年,他们每一年都会来这里,根据需要尽一己之力。说话间天色断黑,绕在贝拉前腿和脖子上的布带在火光中发出荧光,让全身黑毛的贝拉很容易被辨认出来——检录点刚好设在拐上大路的转弯处,每当运动员从密林里跑出来,热情友好的贝拉总是先于斯里胡鲁夫妇迎上去。荧光项圈确保贝拉不会给跑得昏头昏脑的运动员添乱。

    志愿者们的工作,得到了参赛者们众口一词的高度评价。“来这里跑步的感觉,就像被一个大家庭所拥抱。”冠军马弗罗雅尼斯说。亚军斯蒂洛普罗斯则认为,这个赛事最吸引他的,是主办方、运动员和志愿者共同营造出来的家庭气氛。斯蒂洛普罗斯对热心而训练有素的志愿者们赞赏有加:“我刚说自己想喝点鸡汤,鸡汤马上递到了嘴边。”

    因此赛事开办以来,参赛者逐年增加。“我们的参赛者从去年的88人增加到今年的115人,20%来自国外。”卡提萨诺斯说,“我们添置了更多的设备,确保在森林里通信也能畅通无阻。”每次赛事完毕,他们都会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并在下一次赛事中加以改进。

    “这片地区恰好有不同种类的树木、花朵;不同的鸟类和野兽。这些与人类一起,组成了不同的诗情画意。我们通过奔跑的方式,消除人与自然之间的鸿沟;通过奔跑的方式变成更好的人,并挑战自我的极限。”卡提萨诺斯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