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海风挽救了希腊文明

海风挽救了希腊文明

  • 来源:中国气象报
  • 发布日期:2014-10-24
  • 浏览数:660

    希腊文明乃至整个西方文明的存亡悬于希波战争的结局。波斯帝国在其最为强盛的时期觊觎征服整个希腊半岛。而当时的希腊海军元帅忒米斯托克利斯成功地运用对风的了解,在公元前480年的萨拉米斯战役中逆转了战争形势。

    萨拉米斯战役的起源要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那时波斯国王统治着东到印度河、西到爱琴海的广袤疆域,并最终征服了安纳托利亚沿岸的希腊城邦。到公元前500年,这些城邦的希腊人开始造反。希腊大陆也派出增援部队,但是叛乱没有成功。波斯国王大流士以此为借口出兵侵犯希腊。然而天公不作美,一场暴风雨摧毁了大流士国王的大半个舰队,他只好打道回府。

    公元前490年,波斯人再次入侵。这次由2.5万人组成的波斯军队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登上了马拉松平原。力量悬殊的雅典人向神祈祷,许诺每杀一个波斯人将向阿耳特弥斯贡上一头羊。希腊人的祷告似乎真的被神听到了,他们再次克服种种困难,赢得了一场决定性的胜利。

    公元前480年,大流士的继位者薛西斯再次试图将雅典收归波斯。当年9月,波斯人焚毁了空城雅典,并准备击败希腊的海军。如果由380艘船组成的希腊舰队在外海正面迎击强大的波斯舰队,他们绝对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

    此忒米斯托克利斯设计诱使入侵者恰好在有来自外海的海风吹入时进入萨拉米斯岛和比雷埃夫斯之间的海峡。

    首先,他派遣一个信使去“偶然”泄露希腊人正计划在夜幕掩护下撤离萨拉米斯的情报。薛西斯上钩了。他推想如果能在希腊人试图逃跑的途中布下埋伏,就可以一次性摧毁他们的整个海军舰队,而不必耗上几次战役。于是他命令舰队封锁萨拉米斯岛西部狭窄的迈加拉海峡,他认为这是忒米斯托克利斯逃跑的必经之地。

    天刚破晓,希腊人就开始航行了。他们并没有向南边撤退,而是绕过了萨拉米斯岛的北端。忒米斯托克利斯知道太阳升起后两小时,地中海的季风将使历经连续征战和长途航行的波斯舰队举步维艰。

    当波斯人追逐希腊三层桨座战船进入狭窄的海峡后,季风准时从海上咆哮而至。海面开始涌起巨浪,摇晃着头重脚轻的波斯舰船。而狭长、悬挂低的雅典战船此时就好受很多。他们扼守住海峡最为狭窄的地方。此地大约只有1371.6米宽。忒米斯托克利斯就想在这个地方进行战斗,他把薛西斯的人一直引到了这里。

    看着浩浩荡荡的波斯舰队逼近,他们守住阵地,毫不动摇。一千多艘船堵塞了水道。希腊人朝敌人冲过去,猛击对方的舰船。到了上午,南风沿着海峡直朝北吹,波斯人背后受风,很难驾驭船只。而希腊人处于赛罗苏拉岬角的避风处,他们迎风航行,因此更容易操控。到正午时分,波斯人的阵形已经完全溃散。数量浩大的舰船反而使他们在狭窄的海峡中难以进退。即便前方的舰船已遭破坏,后面的舰船也不知道前面的危险,仍然继续向前航行。于是波斯人遭到希腊人从正面和两侧的夹击,而后面则是自己冲撞自己。

    到了下午,破损的船体、桨橹以及水兵的尸体几乎填满了海峡。超过240艘船的残骸周围漂浮着5万人的尸体。“萨拉米斯岛的海滩,以及所有邻近的海岸到处是惨死的尸体。”希腊剧作家埃斯库罗斯如此写道。

    战争结束后,波斯损失了三分之一的舰队。尽管他们在数量上还是胜过希腊人,但这支队伍已经失去了纪律和约束,剩余的船只迅速返航。他们把雅典烧成了废墟,但还是没有打败雅典人。

    然而天气还给了撤退的波斯人又一记沉重的打击。风暴频繁的秋季很快就要来临,之后还有冬季。波斯人必须尽快逃到小亚细亚水域。到10月,波斯军队撤退到帖萨尼亚(希腊北部的一个地区,位于马其顿的南部,伊庇鲁斯的东部,邻近爱琴海)。从这里他们必须在45天内赶在冬季来临前抵达达达尼尔海峡(加利波利半岛),否则以后的航行将变得十分困难。由于他们行动得如此迅速,补给根本跟不上,士兵们饥饿不已,有人因饮用污染水而致病,备受折磨。终于到达达达尼尔了。这些快被饿死的士兵立即找来食物和水狼吞虎咽,但这对他们却并没有好处。饮食的剧变足以令人死亡。薛西斯无敌舰队中最强大的小分队在萨拉米斯战役后抛弃了他。他此后再也无法借助这支队伍入侵希腊了。

    如果薛西斯在萨拉米斯取得了胜利,他无疑会逐一入侵沿海的城邦。这些城邦就不可能形成统一的抵抗联盟。这样一来,古希腊乃至其经典神话、哲学、民主概念等都可能被扼杀。萨拉米斯战役是希腊海军保卫国家的一次重大胜利,它促使雅典成为海军强国。这次战役也使波斯海军十年不振,只能转为防御——首先要抵御雅典海军在地中海东部的行动,之后还要防备斯巴达人以及亚洲的马其顿人。大卫·萨克斯在《古希腊百科全书》中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公元前334~前323年)的结局起始于狭窄的萨拉米斯海峡。”

    (节选自《天气改变了历史》[美]劳拉·李编著 林文鹏 蔡和兵译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