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摄影师眼中别样的希腊

中国摄影师眼中别样的希腊

  • 作者:卜松竹
  • 来源:广州日报
  • 发布日期:2014-10-18
  • 浏览数:699

    可能每个摄影师心目中都有自己关于“希腊”的印象,正是这些不同的印象,让他们即使面对同一风景,呈现出来的东西也完全不同。用刘定锐同行者的话说,在这个发祥了奥林匹克盛会的国度里,人们热爱运动就像热爱空气一样,弥漫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

    用希腊驻广州总领事康斯坦丁·卡其武斯的话来说,希腊是“最大的小国家”。他认为希腊就是一幅拼图,每张拼图碎片都满载着数千年的历史。这个拥有300多个岛屿以及秀丽风光、古老神话、悠久历史和善良人民的国家,向来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11月,在广州将举行一个“文明无国界——希腊摄影展”。与通常人们印象中的希腊不同,这些作品呈现出希腊更加丰富的侧面。在其中,可以看到百年的古村、百年的学校、百年的节庆、百年的修道院……为此记者专访了照片作者、著名摄影家刘定锐,请他解读他眼中别样的希腊。

    “他们热爱运动就像热爱空气一样”

    刘定锐是在去年9、10月间在希腊完成这些作品的。当时他与一位广州画家,在希腊当地一位艺术家的陪同下,行走在希腊的克里特、伯罗奔尼撒和麦泰奥拉等地。这些正是希腊数千年不间断的历史与其美丽的自然风光和现代生活富有特色地结合在一起的地区。

    可能每个摄影师心目中都有自己关于“希腊”的印象,正是这些不同的印象,让他们即使面对同一风景,呈现出来的东西也完全不同。
 


板栗节上载歌载舞的神父
 图:刘定锐

    在伯罗奔尼撒的百年村庄,刘定锐一行巧遇了一年一度的“板栗节”。他们是这个小村庄迎来的第一批中国客人。“板栗节”是个小节庆,活动不出几个村庄的范围,但承载的却是村民们对丰收的期盼和喜悦。对中国客人的到来,村民们特别热情,载歌载舞,美酒佳肴。

    用刘定锐同行者的话说,在这个发祥了奥林匹克盛会的国度里,人们热爱运动就像热爱空气一样,弥漫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运动成为国民的集体参与,国会议员里有退役的运动员和奥运冠军,而对运动员的尊重和信任也体现在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方方面面。

    “橄榄树精神”:希腊文明的秘密

    在希腊第一大岛——克里特岛,刘定锐一行被壮观的橄榄林震撼。在他看来,这些长在贫瘠的岩缝中间,在崎岖起伏的山坡上顽强生长的橄榄树,象征着一种从古希腊传承下来的坚韧精神。正是这种精神,让希腊在并不肥沃的土地上,孕育出了伟大灿烂的文化。希腊人几千年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长在贫瘠岩缝间的橄榄树 
图:刘定锐
 
    克里特岛的橄榄树大多生长在石漠化的山地。而希腊人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孩子出生时,家长会为其种上一棵橄榄树。等到孩子6岁入学时,正是橄榄树结果之时,遍布山峦的橄榄林,汇聚成每个家庭的希望,并升华为一个民族的精神,难怪最优质的橄榄油产自希腊。刘定锐把这概括为“橄榄树品格”。

    但即使走在看似贫瘠的山间,刘定锐镜头中的人物也总是沉静、平和、无拘无束的。在一个当地政府计划开发旅游的古老小村,一位80多岁的二战老兵盛情邀请他们到家里去喝咖啡。他的太太30多年前就去世了,孩子们都在城里,他不肯离开自己出生的小村,陪伴他的是挂满墙、摆满桌的老照片。此情此景让人唏嘘。在伯罗奔尼撒山区的一个小山村,他们遇见了一位也已年过八旬的老太太,正在和一些朋友悠闲地喝着咖啡聊着天。她本是在美国创业的企业家,在丈夫去世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刘定锐说,这个老人的生活态度让他想起古希腊的哲学家伊壁鸠鲁。

    为什么希腊人可以生活得如此惬意?刘定锐认为很大程度上与他们完善的社会保障有关。就以山区为例,无论多么偏远,只要有合法的定居点,政府必然会保证道路、电力和水的通畅。在一些地方,为了引水上山,甚至要埋下2000多米长的管道。这种重视民生的做法,让普通人能生活得安心惬意。

    峭壁上的修道院

    刘定锐说,他到希腊,是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方式,“找寻文明之源”。为此他曾经专门考察了不少一般旅行者少去的地方。
 


峭壁上的修道院
 图:刘定锐
 
    梅特欧拉是一片高耸林立的巨石群。在14世纪的时候,一位名叫Athanasios的修道士在这里刀削一般的峭壁巉岩之上修筑了第一座修道院。在“大梅特欧拉修道院”率先屹立于此之后,又有大小24座修道院如“天空之城”一般陆续安排在这些看似无法建筑的岩石之上。一波一波的修道者在这样一个没有干扰的去处,安置另一个自己的所在。刘定锐说,看着这些修道院,很容易让人想起中国道教中那些清修的道士。虽然文明远隔万里,但他们对于宁静的追求,却是同一的。

    可惜的是,大多数修道院毁于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战火,仅存六间幸免于难。

    在爱琴海中与圣特里尼相连的卡梅尼岛,如今仍然保留着3600年前火山湮没的古希腊城邦遗迹。刘定锐说,他攀到山顶,发现火山现在还在冒烟,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火山口附近寸草不生。但是如果当你面对在近年才被发掘出来的岛上的古文明遗迹,就会惊叹希腊人在大约4000年前就曾经达到的惊人高度。下水道、浴室……这些代表了城市生活的复杂网络,安排得齐备而科学。

    在一天傍晚,当地时间7时左右,刘定锐登上了卡梅尼岛海峡对面陡峭崎岖的海岸。他冒着雨在这里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忽然间,在密布的乌云间,一道阳光倾泻而下,正照在卡梅尼岛上。他拍下了这个镜头。他说,那一瞬间,仿佛让人看到西方文明的启蒙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