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为了忘却的纪念——忆希腊第一狗

为了忘却的纪念——忆希腊第一狗

  • 作者:刘咏秋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4-10-11
  • 浏览数:613


 
    著名的卢卡去世了,就在2014年10月9日。

    卢卡是一条狗,希腊语名叫Λουκάνικος(Loukanicos),香肠的意思,据说因他特别爱吃香肠而得名;因此他也有了“香肠”这个英文名:Sausage,但不及希腊名那样响亮并广为传扬。Loukanicos,汉语直译便是卢卡尼科斯,依照口语里的人名习惯,希腊人亲昵地称之为“卢卡”。

    卢卡是一条毛色沙黄的流浪狗。他之所以能从所有流浪狗中脱颖而出,火遍全球,乃拜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所赐。大概从2008年底开始,好事者们发现每次希腊民众的示威游行活动里,都少不了卢卡独一无二的身影:他出现在照片上、视频中,而且往往处于暴风眼的位置,像一只黄色飞镖掠过人群,煞是抢镜。
 

    更有意思的是,他总是选择成为警察的对立面,自觉站在示威民众一边。在希腊经济危机最为严重的关头,卢卡跟抗议的民众一起,经历了所有骚乱与冲突:他蹲伏在示威人群前面,耳朵警惕竖起,满面怒容;他只身对抗全副武装、站成人墙的警察,朝他们狂吠,毫不畏惧;他穿行在燃烧弹腾起的火焰中;他奔跑在警察的高压水柱前;他匍匐在一个催泪瓦斯弹旁,试图将之衔起来扔回去……最火爆的一张照片上,一个防暴警察飞起右脚踢向卢卡,而他身段柔韧地跃起,堪堪躲过袭击——警察施暴的铁证,卢卡威武的定格。

    卢卡不凡的举止,已然成为债务危机期间希腊抗议者的象征。他迅速吸引了媒体眼球,接下来两、三年的时间里,他分别登上澳大利亚《新闻》、英国广播公司(BBC)、英国《太阳报》、美国《邮报》等英语主流媒体版面,以及瑞典、德国、意大利等其他非英语国家的主流媒体,飞速蹿红。到了2011年底,更是以“抗议者”的姿态,跻身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榜,令人咂舌。
 

    同时,卢卡也成为各社交媒体的大明星。他拥有自己的推特、脸书主页,不时对时政发表真知灼见;“抗暴犬”这一特殊名词因他而生,并在维基百科上有关于他的词条,此外还伴生了“反政府犬”、“无政府犬”的名词;Youtub上更有无数关于他的视频……他显然拥有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名气与粉丝,而他对此浑然不知。

    卢卡还混进了文化圈。他的形象出现在海报、标语牌上,有时候还戴着防毒面具,伴随着“准备战斗”、“我呼吸催泪瓦斯”、“与体制作战”等简短口号;在雅典的公共建筑墙上,有他的红色喷墨画,摄影师别出心裁,将之与戴头盔的警察拍摄在一起;他成为卡通、漫画主角,往警察脚下尿尿、朝警察怒吠……某个人不失时机,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开了一家以卢卡尼科斯命名的酒吧,他的头像赫然成为店徽,引人注目。有希腊人对此顿足,在网上发问:希腊怎么没人早想到这一招,以致痛失第一?
 

    美国摇滚歌星戴维·罗维克斯(David Rovice)干脆为卢卡写了一首名为《抗暴犬》的歌。歌词大意是:

    众多伙计正在造反

    他们对污浊现实极为不满

    富人越来越富

    他们说“理应如此”

    但有了卢卡,情况即变,这很清楚

    当他穿破迷雾

    让我们倾听来自卢卡尼科斯的声音

    这条抗暴犬

    这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混战

    但他没有袖手旁观

    他确切地知道

    自己该站在哪一边

    在资本机器上

    他没有被关进栅栏

    让我们倾听来自卢卡尼科斯的声音

    这条抗暴犬

    他朝警察吠叫

    没有畏惧腼腆

    他坚守自己的阵地

    岂管警棍飞舞在身边

    他在“脸书”上有华丽丽的主页

    但他不写博客,他没时间

    他是卢卡尼科斯,他是发声者,正义者

    这条抗暴犬

    当一颗催泪弹朝他飞来

    他将它踢回那帮鹰犬

    是的,他的举动

    跟通常的狗狗相比,相当逆天

    他没时间晒太阳

    也不在泥浆里休闲

    让我们倾听来自卢卡尼科斯的声音

    这条抗暴犬
 

    由前述可见,由于谱写了前无古狗的历史篇章,卢卡恐怕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犬类了。但这条传奇狗狗的身世却始终是谜。有人说最早出现在新闻中的“抗暴犬”是另一条名叫卡耐洛斯(希腊语Κανέλλος)的杂种流浪狗,卡耐洛斯意为“肉桂”,因其一身金毛而得名。卡耐洛斯的“处女秀”是在被占领的雅典国家技术大学的学生集会上,自那以后,卡耐洛斯跟学生结下不解缘,主要生活在校园里,甚至在讲台前倾听教授讲课或听其他人演讲。

    传说卡耐洛斯晚年罹患关节炎,学生们用募捐的钱买了一把专供狗狗乘坐的轮椅给他代步。接替卡耐洛斯“抗议事业”的是另一条名叫托多利斯(Thodoris)的流浪狗,也有人说托多利斯其实名花有主,只因热爱自由和冒险而四处参加抗议。因外形酷似卡耐洛斯,托多利斯被认为是卡耐洛斯的后代。

    托多利斯的结局不得而知;总之他迅速为卢卡尼科斯所取代。没有人追溯卢卡与卡耐洛斯是否有血缘关系,但他们的相似之处显而易见。媒体指出,人们常常将卢卡尼科斯与卡耐洛斯相混淆。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他们都是金黄毛、混血的狗狗,怎么可能将之区别开来?答案很简单,跟所有流浪狗一样,卢卡们带着项圈与名牌,表明市政相关部门给他们定期检查身体和注射疫苗,名牌上,记录着他们的基本信息。
 

    2012年9月19日,网上有人撰写博客说,卢卡被喜爱动物的家庭所收养,到雅典以东约60公里的小镇卡尔克达(Chalkida)去颐养天年,从此远离流浪、动乱和危险,也结束了他传奇的“抗议生涯”。

    作为希腊债务危机的亲历者,我有幸与卢卡尼科斯见过几面,并合过影,地点就在卢卡当时的领地宪法广场。显然,卢卡生活无虞,甚至堪称富足,因为就在我与卢卡不长的会见期间,不时会有路人过来,给卢卡骨头、香肠或别的食物。卢卡对人非常友好,但对闯进他领地的其他狗,尤其是有主人带着的宠物狗绝不客气,即使该狗的主人给卢卡带来食物“进贡”也不行,卢卡会接过食物,狼吞而下,并对主人摇尾致谢;紧接着就对人家的狗露出牙齿,咆哮威胁,表情转换流畅,生动至极。

    抗议之余,卢卡最喜欢的事情,是跳进宪法广场中心喷泉洗澡,喝水,并追赶敢于飞落喷泉的鸽子,为此他可以一身水珠地跳出跳进,乐此不疲。
 

    对于卢卡尼科斯引发的新闻现象,雅典副市长安格罗斯·安托诺普洛斯(AngelosAntonopoulos)接受记者采访时道破:“他是一个象征,自由的象征。”

    那天长时间看着卢卡在喷泉内外跟鸽子嬉戏,我眼前恍然出现两千多年前科林斯的市中心广场。在古代世界里纸醉金迷的科林斯,广场上也该按古希腊的市政规划,建有露天喷泉或公共饮水处。两千多年前的那天阳光也应该很好,整个科林斯处于激动与欢腾中,所有的达官贵人都聚集在广场上,迎接一个重要人物的到来:这个人,就是征服者亚历山大。

    所有人都在向亚历山大俯首,除了他,犬儒学派的鼻祖狄奥根尼。他躺在地上,仅仅用手肘撑起身子。整个世界沉静了。

    打量着狄奥根尼简朴近无的“狗窝”,以及狗窝旁衣衫褴褛、形容枯槁,被人们称为“狗”的这位哲人,气宇轩昂、丽服华裳的亚历山大皱了皱眉。“我能为你做点什么?”他问。

    “请别挡住我的阳光。”狄奥根尼回答。
 

    人群爆发出笑声。但亚历山大没有笑。他转身离去,对随从说:“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就做狄奥根尼。”后人解释,亚历山大深深理解狄奥根尼和他的哲学,因为他自视为狄奥根尼所称的“宇宙公民”。他明白,在当时,在世界上活着的人中,只有两个人是真正自由的,那便是亚历山大和狄奥根尼。

    那一天,恍然地,我看到卢卡与狄奥根尼的身形相叠加。从此我笃定地知道,在希腊,每一个卢卡都是狄奥根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