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完赛者都是英雄--记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

完赛者都是英雄--记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

  • 作者:刘咏秋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4-09-29
  • 浏览数:636


 
    27日晚7点多,音乐声、欢呼声伴随着日本选手谷原黑部一瘸一拐地跑向斯巴达市中心。当这位45岁的选手精疲力尽地把手放在英雄国王列奥尼达塑像的脚上时,为时一天半、全程246公里的第32届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宣告结束。尽管比规定36小时的关门时间多跑出13分32秒,谷原黑部还是幸运地成为207个完赛选手之一。

   在领取了传统奖品——一个橄榄枝花冠和一罐取自斯巴达埃夫罗塔斯河的清水后,一名当地幼童在大人带领下向谷原黑部呈上一幅由斯巴达孩子绘制的图画,这是本届赛事给完赛者的特别奖品。

    虽然位列第207,但谷原黑部所获得的奖品、赞誉和欢呼跟第一名一样多:在这样几乎是6倍于马拉松的超长距离耐力跑中,每个完赛者都是英雄。谷原黑部很快就被人们簇拥着,艰难地挪向一旁的简易医护所。待他关节僵直地半瘫在椅子上后,一个志愿者为他量血压、测心率的同时,另一个动作极为轻柔地给他脱下鞋和袜子,但谷原黑部还是疼得龇牙咧嘴,无数磨出的水泡又被磨破,虽然贴了膏药,袜子还是粘到了脚上;与皮肉脱离的指甲在渗血。谷原周围全是这样眼窝深陷、形容枯槁的完赛者。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外伤。

    即使是没有完赛的152名选手也同样令人钦佩。他们弃赛时的距离也都是以数十公里、百公里计算的。在漫长的比赛过程中,选手们要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极限挑战,因此放弃也是一种智慧。

    26日、27日天气多变,白天最高温度达摄氏25度,晚上则降到13、4度左右,时阴时晴且伴有阵雨,增加了比赛的难度。但来自41个国家和地区的359名参赛选手中,有近三分之二跑到终点,为完赛人数最多的比赛。参赛者中有45名女选手,共有27名完赛,同样创下历史新高。

    作为最后一名选手,谷原黑部比第一位到达终点的意大利选手库丁晚了近14个小时。39岁的库丁以22小时29分29秒的成绩夺冠冠。库丁第六次参加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这是他第三次夺冠,前两次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

    30岁的德国选手鲁伊斯以23小时57分14秒的成绩获得亚军。在2013年的比赛中,鲁伊斯同样位列第二。第三和第四名分别是33岁的波兰选手拉蒂兹库斯基和37岁的意大利选手伯弗格里欧。

    匈牙利女选手鲁比克斯以26小时53分40秒的成绩,刷新英国人霍克在2012年创造的27小时2分17秒女子纪录,跟库丁一样第三次夺冠。她的前两次冠军分别在2011年和2013年获得。鲁比克斯在总排名中位列第九。

    获得女子第二名的是35岁的美国选手纳吉,完赛时间是28小时55分零3秒,在总排名中位列第16;54岁的西班牙人艾斯诺拉获得第三名,在总排名中位列第35。

    值得一提的是,39岁的中国香港女选手梁允怡以33小时5分58秒的成绩完赛,总排名第74,她是香港第一个完赛的女选手。

    最值得敬佩的是去年夺得男子冠军的葡萄牙人约奥。约奥在大约半程的时候,遇到西班牙女选手艾斯诺拉。艾斯诺拉虽然一直处于女子第三的领先位置,但她此时已经受伤,背部僵直,几乎无法继续比赛。约奥毫不犹豫地决定陪伴并帮助她。艾斯诺拉最后在约奥的搀扶下,梗着脖子与后背跑向终点,约奥以自我牺牲成就了艾斯诺拉,他以同样的时间位列第34。

    在比赛期间只按“菲迪皮特斯食谱”进食的美国选手卡纳泽斯以34小时45分27秒完赛,位列第131。52岁的卡纳泽斯长期从事食品研究,他根据史料,用只有古地中海地区才有的食材,推断并配制出“菲迪皮特斯食谱”,其中包括水、蜂蜜、芝麻、橄榄、无花果等。这位超马名将父母都是希腊人,祖籍本是伯罗奔尼撒半岛,至今仍保留着希腊国籍。

    与卡纳泽斯一样毫不逊色的是40岁的丹麦选手拉斯穆森,他脚穿“菲迪皮特斯凉鞋”——希腊传统凉鞋,在荷马时代就基本固定的式样——以35小时41分32秒的成绩完赛,位列第183。

    来自中华台北的六名选手中只有黄凯恕完赛。这位44岁的摄像师以31小时45分13秒的成绩,位列第48。

    中国大陆没有选手参加本届赛事。依据记录,大陆迄今完赛的选手只有陈盆滨。这位如今有“耐力王”之称的“中国阿甘”,2012年悄无声息地到希腊填补了空白。在当年的比赛中,他以34小时49分72秒的成绩,在72位完赛选手中排名第51。

    一年一度的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也被称为“斯巴达松”。赛事依照历史,定于九月最后一个星期五早晨7点在雅典卫城脚下起跑,经历史文化名城莱夫西纳、迈加拉,跨越科林斯地峡进入伯罗奔尼撒半岛,之后,经过另两座历史文化名城尼米安和忒格亚,最终到达充满传奇的斯巴达。

    雅典至斯巴达超级马拉松路途漫长,海拔起伏高达1100米,不少路段地形崎岖,天气炎热且昼夜温差大,不仅要求选手们在36个小时之内完赛,全程74个补给站也都有严格的关门时间,从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艰难的超马赛事之一。但由于其独一无二的历史地位、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沿途优美的自然风光,又被超马选手们奉为“超马赛事之王”,每年吸引着众多长距离耐力跑好手,带着“朝圣”的心情云集希腊,体验极限运动带来的壮美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