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电影:打捞历史深处的灿烂阳光

电影:打捞历史深处的灿烂阳光

  • 作者:玄武海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4-09-20
  • 浏览数:525

    【编者按】《世界电影之旅》是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在CCTV-6正式推出的以报道世界各国电影产业及文化的大型国际性电影专题栏目。它在中国首次建立了一个以中国视角介绍世界电影现状与趋势的电视平台。它为中国的电影工作者和所有关注世界电影文化、关心中国电影发展的人们开通了一条与国际影坛即时互动的通道;全面、准确地报道世界各国的电影历史、现状与发展趋势;多角度、多层面地向我国广大电视观众和电影爱好者介绍丰富多彩的多元国际电影文化。在希腊雅典中国电影周开幕之时,我们采访了《世界电影之旅》创始人、闪亮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沈健先生。                 

 
电影:打捞历史深处的灿烂阳光

——访《世界电影之旅》创始人沈健

玄武海




《世界电影之旅》创始人沈健和希腊著名导演《小英格兰》的导演潘多利斯-佛加瑞斯Pantelis Voulgaris
 
    记者:您对希腊有什么样的印象?

    沈健:希腊的一切都很纯净,特别是从京都之地来到这里,心情特别愉快。这里是一个让人驻足、思考的地方,对于人生、历史、文明等诸多永恒的问题,这里是一个特别好的思考背景。蓝天大海背景中的神庙、廊柱,历经千年风雨的大理石雕塑,许许多多的考古遗迹,人们流连其中、遐思无限。世界各地的人们来这里,在这些辉煌的廊柱、废墟间徘徊,一定有其特殊原因。希腊代表着西方文明的起始兆源,这让我自然想到中国文化、中国文明对于东方文化的特殊意义,这两个文明古国迫切需要展开广泛深入的文化交流,我想电影在这一交流过程中将扮演特殊而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本次“中国电影周”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的深远文化背景。

    记者:可否请您介绍一下您创办的《世界电影之旅》这个栏目? 

    沈健:这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品牌栏目,开播时间是2002年元月1日。我们当时的初衷是:“跟着电影去旅行”,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栏目,让人们通过多元的电影文化来了解世界的多元文化。人性是相通的,电影作为一种特殊的视听语言,能够打动全球的观众,让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产生共鸣。《世界电影之旅》栏目的足迹已经抵达了80多个国家,走过的道路告诉我们,真正好的电影打动所有的人,人们心性相通,灵魂相印。

    记者:您可否用一句话来解答“电影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您理想中的电影是什么样的?

    沈健:电影是多元文化的载体,它沟通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域的人们之间的情感,促进人们的相互理解和交流。电影对于多元文化的交流、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是非常重要的一种载体形式。在人类艺术门类的大家庭中,电影语言更加直观,通过视觉、听觉直接和人类的心灵对话,和其他艺术门类相比,电影更具感召力、影响力。我心目中理想的电影是:电影——讲述普通人的故事,普通人的故事尽管发生在不同的地方,但是却获得了遥远的其他地域人们的理解。

    记者:可否说出您最喜爱的三个中国电影导演?

    沈健:冯小刚、陈凯歌和姜文。冯小刚导演的作品特别接地气,他的电影表现的是当代中国人的生活,通过他的电影,不仅让世界了解当代中国人的生活,而且也让我们身处其中的自己,对我们自己的生活有一个特殊的了解视角。陈凯歌导演有着深厚的文化功底,他能够把中国特殊的文化底蕴传达给世界。特别是他的《霸王别姬》,我本人特别喜欢京剧,他的这部作品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我和陈凯歌导演走过不同的国家,有一次在美国丹佛,举行他的作品回顾影展,他的《霸王别姬》是一部有着数十年历史的经典电影了,但它对异域观众的震撼依然炽烈如新,对我自己依然激动我心,感觉依然新鲜如初。姜文导演的作品不是很多,但他才华独具,他是有独特艺术魅力的导演,他的每部作品都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所以我对他的新作《一步之遥》也十分期待。

    记者:《世界电影之旅》把许多优秀的外国导演介绍给了中国观众,您喜欢的境外导演及电影人有哪些?

    沈健:斯皮尔伯格导演在不同的创作时期把不同的题材发挥到了极致,他的作品震撼人心、打动世界。我相信绝不仅是好莱坞的电影运营行销体制使得他的作品风靡全球,他本人深厚的人文功底积累使得他的作品不仅有好莱坞的天下风行,也有欧洲电影在艺术上的古典持重,斯皮尔伯格在商业上的成功,丝毫没有影响他在纯粹艺术探索上的敏感和先锋。华裔导演李安的作品我也很喜欢,他在美国接受西方教育,却又有深厚的东方文明根底。李安导演脚踩东西方大地,雍容余裕,在他处理电影语言的整个过程中,我感到到他的是一种安定的从容和雍容。现在中国导演中懂外语的也越来越多,我们期待更多的中国导演能够走出国门,影响世界。另一个电影人是一个电影制片人,麦克-麦德沃,我最近还翻译了他的传记《飞跃好莱坞》,他1941年出生在上海一个犹太裔的家庭,他的母亲也出生在中国,他现在已经是一个320多部电影的制片人,他给了我很多启发和支持。他已年过七旬,仍然在世界电影界十分活跃。他对电影的执著、对文化的思考、对市场的驾驭能力都给中国电影人许多鉴益。

    记者:电影不仅传达着不同地域的风物人情,而且也在自觉不自觉地传达着人们的历史观,您的历史观是什么?

    沈健:刚才谈到姜文导演的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希腊也是一个充满灿烂的爱琴海阳光的地方,我们的历史观里应该有阳光,有绚烂。生活也许有灰色、有黑暗,但我们应该能够在历史中打捞和发现阳光。《阳光灿烂的日子》尽管表现的是一段灰色痛苦的岁月,但姜文表达历史的方式是一个阳光的方式,尽管历史潜隐于黑暗,但依然能从中看到灿烂阳光,这需要更大的精神能量,更强的心里力量。我们要有在任何一段历史中发现阳光的能力,任何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乃至个人,总是要向前看、向前走,我始终对未来抱有乐观的态度,我对历史葆有乐观。

    记者:您对希腊人有什么印象?

    沈健:此次到希腊,我们通过和希腊政府、特别是希腊文化部及电影界的交流,感受到两个文明古国人们之间的心灵相通之处,希腊人古老的文明积淀以及积极渴望和中国及世界交流的热忱令人感动。这也是我们十分期待的,我们特别希望这两个能够代表东西方古老传统和历史的文明古国之间,进行古典而又现代的交流对话,电影——将在这一交流中发挥其独特作用。

    记者:电影对你有什么样的特殊记忆?

    沈健:前不久我们中国电影人在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和那里的电影人有一个交流,《多瑙河之波》、《沸腾的生活》等一系列电影给了我们童年无与伦比的快乐,黑暗温暖的电影院,是那个特殊年代的精神安抚之地,电影给了我们关于世界和远方的想象,在我们那个年代,好莱坞的影响哪里能和这些电影相比?那个时候的罗马尼亚就是“我们的好莱坞”。电影是民族的记忆,也是单个人的记忆,那里面有一个时代的梦,这也是我们《世界电影之旅》持续坚持的工作,我们在给世界保留一份来自中国的记忆。

    记者:明年是世界电影120周年,您对电影有什么预期?

    沈健:我们《世界电影之旅》一直在向中国介绍世界电影,电影是新与旧,现代与传统, 古典与先锋的矛盾结合统一体,电影作为新的技术,以无限开阔的心胸容纳着最新的科技成果和发明,同时电影所描写的人类,以及人类的心灵又是一个古典而缓慢的事物,这两者在电影中是不相矛盾的事物,是历史中同一件事物的两个面向,对于世界历史,对于人类心灵, 两者在电影中都同样珍贵,两者在电影中我们都需要。历史和人性中,我们始终能看到最光辉的一面,我们希望电影能够给人们打捞历史深处的灿烂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