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透过电影大门的中国和希腊

透过电影大门的中国和希腊

  • 作者:张洁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4-09-13
  • 浏览数:884

    【编者按】 对于繁难高深、难以理解的事物,人们会说两句话:“这对我是希腊语!”“这对我是中文!”,中文和希腊语,是两种延续数千年的古老文字,中国和希腊,是两个相距遥远的神秘古老文明。“中国电影周”在希腊雅典的举行,通过电影这扇大门,把古老而神秘的东西方两个文明古国联系在了一起。在电影节开幕前夕,《中希时报》/【希中网】记者采访了电影节的主策划人玛丽娅-高弥诺教授。
                                                                         
透过电影大门的中国和希腊

——访“中国电影周” 主策划人玛丽娅-高弥诺(Μαρία Κομνηνού)教授
                                                                   
张洁


雅典大学教授,希腊电影资料馆总秘书长玛丽娅-高弥诺(Μαρία Κομνηνού)

    记者:在希腊首都举办“中国电影周”的想法产生于何时?

    玛丽娅:希腊电影资料馆于2009年移址到新的地点凯拉米高地区,这是雅典一个富有活力的文化新区,新的电影资料馆有两个放映剧场,一个露天电影放映场,并设有图书馆、多媒体中心等提供电影研究展映的现代空间。从新馆落成伊始,我们就设想着要在这样一个地方举行一些和这个地点、这个建筑空间、文化设施相称的电影文化交流活动。我们首先就想到了中国电影,首先尝试着举办了“香港电影节”这一与中国电影文化相关的活动,这一活动打开了希腊电影资料馆和中国电影界的关系。双边电影界的人士展开了互访交流活动,我们那时候就共同协商,要把进一步举办一个“中国电影节”的理念付诸实践。

    记者:你们为什么会有举办“中国电影周”的如此动议?    

    玛丽娅:中国电影是一个举世瞩目的现象,随着中国电影在各个国际电影节上的屡屡获奖,欧洲电影界开始关注中国这个古老土地上发出的“电影语言”,中国电影语言有着自己特殊的“语言语法”,它有着迥然不同于任何一个国家和文化的特点,这一点在电影史上有着特殊的语法意义。与此同时,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电影文化市场,更使世界无法忽视,我们希望和中国展开电影界的学术交流、作品展映等一系列进一步深入合作,希望通过电影拉近希腊和中国这两个文明古国的心理距离。

    记者:您看过中国的电影么?您对中国的哪些电影人有了解?

    玛丽娅:我看过许多中国电影,中国有许多优秀导演,有许多可以成为“作者电影”的优秀青年导演。我熟悉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的电影,对《英雄》、《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花样年华》等电影都十分熟悉,中国电影演员巩俐的风采令世界对东方女性有一个新的了解。最近我看到的电影是年轻导演贾樟柯的《天注定》,其中各个循环前进而又周而复始的叙事结构,我认为和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们两个作为东西方古老文化孕育的导演,对“时间”这一哲学概念的理解有着相似、相通而又各有其妙的地方,我想这是古老的东西方文化在他们背后支撑滋养着他们的影像,古老的民族有着自己关于“时间”的特殊观念,电影是时间的艺术。
         
    特别需要说的是,我十分喜欢王家卫的电影,他的《花样年华》、《2046》都在以特殊的视角讲述中国的某种古老的传统,古老的氛围,古老的味道,而这种古老的传统又通过影像、音乐、蒙太奇等电影语言讲述出来,这是中国电影语言的独特之处,也是中国电影的文化优势,是别的国家无可比拟的优长。“通过电影的新语言语法,返观古老文明传统”,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电影更令人激动呢?此次电影节有他的《一代宗师》放映,他在用现代电影科技讲述古老的东方武术哲学,这是电影的责任,也是复活传统、参与我们今天时间的一种方式。

    记者:您对中国文化背景下的中国电影有什么样的总体印象?

    玛丽娅:中国电影无疑是当今世界上影响力巨大的传媒力量,中国电影也是各种题材兼备,有强烈个人特色的作家电影、作者电影,也有商业的大制作。无论关注商业市场,还是探索人们心灵,中国电影都在自己的文化背景下做着独特的尝试。中国电影人知道自己的传统,所有成功的电影,无不有自己的传统根脉,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现代的科技,甚至是高科技特技大制作,但深处的根,仍然是古老的传统,是古典的缓慢的事物。在《英雄》、《十面埋伏》等电影里,我们看到中国电影的特技制作水平,在技术层面,中国在某些方面已经是世界前茅的位置,中国有自己的传统,这是现代科技无法迷失在技术中的保障。

    记者:电影作为一门艺术,刚刚度过其百年历史,您认为这样的一门艺术在人类的文明交流中有什么样作用?

    玛丽娅:电影作为新技术的综合,把一个国家的历史、今天和未来直接带到另一个国家的人们面前,这是其他艺术无法比拟的长处,比如这次电影节,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的传统武术、中国功夫、警察故事、生活百态、日常喜剧等等,这些不同题材的电影作品可以让希腊观众直接感受一个古老而鲜活的中国,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永远有超出电影制作者预先盛放的内容会传达给观众。电影,是一扇高高的大门,通过这扇大门,中国和希腊,两个遥远而又相通的古老文明直接对话,这是我们此次电影节的一个最为令人欣喜的目标。通过电影,希腊观众直接在电影里看到中国,看一看今天的中国在发生什么,中国人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传统过去,这里面自然蕴含着中国人对于自己未来的期望。电影,奇妙地以自己的语言语法,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联系在一起,这就是电影的力量。

    记者:您在组织联系这次电影节的过程中,有什么感受可以分享?

    玛丽娅:在联系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中国电影人的热情友善,能感到他们的赤诚襄助之心,这和我预想的中国、中国人是一致的。我们希腊方面和中国电影人都十分高兴《北京爱情故事》在希腊美丽的圣托里尼取景拍摄,很高兴影片的导演陈思诚先生和主演佟丽娅女士能够出席这次电影节的开幕式,这次电影节参加的高层次的电影人代表团,是这次电影节成功的一个重要保证。希腊的电影《小英格兰》在新近的中国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爵奖”,是希腊和中国之间的又一重文化联系,我们期待着中国和希腊之间电影人的深入交流,期待着双方电影市场的相互繁荣。

    记者:中国电影观众十分喜爱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他在中国有着无数的影迷,他的作品影响着中国的电影人,希腊方面是否有计划在中国的北京、上海等城市举办一个“希腊电影节”呢?

    玛丽娅:我们期待着中国观众能够直接集中地看到希腊的电影,我知道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在中国的影响,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希腊电影节”能够在中国举办。电影是一扇雄伟的大门,它将在两个国家之间打开一条宽阔的道路。希腊作家尼克斯-卡赞扎基斯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他说:“如果你仔细琢磨一个希腊人,会发现一个中国人,如果你仔细琢磨一个中国人,会发现一个希腊人;苏格拉底和孔夫子只是两个面具,在两个面具下面,是人类同一张逻辑的面孔”,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电影节,让古老的希腊和中国,苏格拉底“德性”精神影响下的希腊和孔夫子“仁爱”精神滋养下的中国,通过宽阔的电影大门相识,在电影院的神秘美好光线之下,看一看苏格拉底和孔夫子面具下我们人类的同一张精神面孔。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希腊电影资料馆(Ταινιοθήκη της Ελλάδος)好么?

    玛丽娅:希腊电影资料馆肇源于1950年前后希腊电影协会的一系列活动,在当时希腊电影人和作家等文化界人士的共同支持下,希腊电影资料馆逐渐建立,今天电影资料馆藏有上万部的希腊电影资料,有可供交流、展映、研究的室内和露天放映场所、图书馆和多媒体中心等,我们希望能和中国的电影资料馆及相关科研院校建立深入广泛的联系,把电影百年历史在希腊这片古老土地上的道路展示给同样有着古老文明的中国。

    记者:请您可否对中国电影人和电影观众说几句话?

    玛丽娅:希望中国电影人和电影观众能从希腊电影中看到希腊,看到古老的希腊和今天的希腊,中国和希腊是两个可以互为镜子的古老文明,我们都可以从对方的镜子中看到自己。(张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