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文化之旅:漫话雅典地铁站

希腊文化之旅:漫话雅典地铁站

  • 作者:井玲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4-09-13
  • 浏览数:1247
 

       夏日一个炎热的上午,我乘坐雅典地铁绿色一号线,从北部市郊的富人区凯菲西斯站(Kifissia)出发,去另一端的起始站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雅典人管这条线叫“电动火车”,它的前身是于1869年通车的城铁蒸汽火车。因为仅比伦敦地铁晚六年,所以到处都称它为“世界上最悠久的地铁”之一。

       “电动火车”绝大部分在路面上行驶,成了“一线美景”。从富人区开始观景,那绿荫丛中的古典式别墅刚让我心潮澎湃,雅典奥运中心“诗意大波浪”式的体育建筑群就冲过来了,这用钢铁绘制的现代建筑艺术画作把那小滋小味的老宅比入俗类。

       随着轨道两侧涂鸦的增多,车厢内也渐渐拥挤了。穿戴整齐的希腊职员被棕色皮肤的亚裔难民包围起来,证明着“人人生活不可能平等”的事实。接近维多利亚(Victoria)站时,“电动火车”终于进入地下,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铁轨”。这站虽与伦敦地铁的“维多利亚”站名字相同,却绝没有“最繁忙的地铁站”之美誉,倒是前两年进驻雅典的“孔子学院”就在附近,想必在这儿最容易找到会说点儿汉语的希腊学生。

       下一站“协和广场” (Omonia)是首批华人落脚挂红灯笼的地方。二十年来,这里不知成就多少温州青田的百万富翁,也见证了上万华人的劳作和辛酸。上世纪三十年代,罗念生老先生经过此地,在他的《希腊漫话》中留下了“有九根女神柱,你可以看见成群的毛驴从这儿驮着鲜花招摇过市”的字迹。如今女神柱和毛驴都不复存在了,浪漫的“协和广场”成了外族人的“殖民乱地”。
 

       我先别替罗老遗憾,这位希腊学大学者对古希腊哲学名言“万物皆流” 一定有更深刻的诠释。列车经过拜占庭时期的“小修道院”(Monastiraki)站,驶入古雅典集市苏格拉底的地盘。从这儿到“忒修斯神殿”(Thisio)仅一站地,却是雅典最具魅力的一段历史景观。1985年扩建这段铁路时,曾拆除了一古建筑的一角。这遗憾盖过了那遗憾。

       比雷埃夫斯港自古就是地中海的大港,起始站建在这儿具有航运贸易重要意义。这个1934年只有罗老和焦大两位中国人身影的异国他港,2008年被COSCO(中远集团)拿到2号、3号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预计总收入将超过28亿欧元;2011年从这里上船去圣托里尼岛和其他岛屿游玩的中国游客有近十万。


       千禧年一月开通的雅典新地铁成了这座城市生活质量、国际地位全面提升的标志。新地铁从市中心向外延伸,2号红线通东南部海滨,3号蓝线通东北部的新机场。我还记得当年地铁建设的广告语:我们走远点儿,为的是把你们拉近点儿!

       所有坐过雅典新地铁的人都对地铁站里现代博物馆式的考古文物展有深刻印象。展品除了当地发掘的古代生活用品,如双耳瓶、陶瓶、黄金首饰;还有古建筑的大理石柱头及刻有古希腊语铭文的石碑;它们都是珍贵的文物原品。每件展品下方都有希腊文和英文的注释标签,注明年代、名称;有些展品还附有更详尽的说明,介绍古代希腊的经济、政治、宗教及日常生活。
 
 
       在大名鼎鼎的“卫城” 站,有一处大型的雕塑群,那是雅典娜贞女神殿的东三角顶上大型古代人物艺术雕塑的复制品,描写的是雅典娜“横空出世”的场面。在最下层,还有这座伟大神殿一侧中楣浮雕的复制品,描写的是古代雅典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大型泛雅典娜节上,人马列队游行的盛大场面。

       “卫城”站里还有一个用考古发掘出的机杼陶制线坠儿制作的古代织布机模型。介绍说:古雅典妇女的生活局限在家中,纺布她们的主要工作,她们不仅纺布制作家庭成员的衣服,也制作麻纱床单。另一展柜里的几个大型双耳细颈尖底陶瓶是古希腊主要的运输用器皿,古雅典人就是用它承载葡萄酒、橄榄油、牛奶和蜂蜜从海上对外进行经济贸易活动的,这种奇特的形状有利于装船时有效地利用空间。

       旅行社的导游们常说:如果你对博物馆和美术馆感兴趣,那你肯定会爱上雅典地铁。可也有人是因为参观了雅典地铁,才对考古学和现代艺术产生了兴趣,比如我。以市中心“宪法广场”(Syntagma)站为例,悬挂在大厅中央的艺术作品“大时钟”被塑造成“历史的车轮”,它背后便是七米高四十米长的考古学示意墙——生命之层。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雅典新地铁工程的市中心段是希腊有史以来最大的考古发掘工程,世界闻名。该工程覆盖面积达七万九千多平方米,发掘出五万多件古文物,时代跨越五千年,紧张的发掘工作历时十年。它不仅把历史文献中记载的雅典古城墙、古河道、古马路,古墓地、古民宅、古用具、古作坊全部变成了实物,还发掘出了过去无人所知的古粮仓、古地界、古排水管、甚至古垃圾。千年尘埃下的古代社会随着挖掘机的轰鸣与考古学家不期而遇,那惊喜与自豪促使雅典地铁站的六个站台成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博物馆文物展厅。

       除了那六个“博物馆式”的站台,其他站台大多成了希腊现代最著名艺术家的献技舞台。这些现代艺术佳作代表了希腊艺术家对人生和社会的新看法与新哲学。女艺术家萨兰多普罗的雕塑“四色大手纹”告诫人们,“城市容纳不同的种族”。只有时间知道,它什么时候也会成为“历史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