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古希腊荣光的一千年

古希腊荣光的一千年

  • 作者:郑渝川
  • 来源:经济参考网
  • 发布日期:2014-08-22
  • 浏览数:442
   
    古希腊文明在其衰落期(公元前323-前30年)结出了最为璀璨的文化艺术及科学成果。无论在数学、自然科学,还是哲学、诗歌和艺术等方面,古希腊遗产如此惊人,以至于取代了古希腊成为地中海地区霸主的古罗马在继承了这些成果后,才彻底提升为伟大文明。

    我们今天能够了解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来源于古希腊时期历史写作是一种重要的学术文化传统。通过历史写作表达道德观念,塑造政治和社会理念,是当时的古希腊历史学家影响达到的目的,正如波里比阿所说,“历史学家希望通过叙述真实发生、真实说过的事情,教育、劝诫严肃的以史为鉴者,而且,其叙述的效力将传之万世”。古希腊的诗歌传统,以及戏剧,甚至还有类型化的小说,在这个文明的晚近时期发展到顶峰,这些成为希腊人最成功的文化输出品。在物质文化领域,古希腊滑入衰落后,由于政局混乱,将军们都希望塑造“神”的形象,这推动了雕塑艺术的发展,带来了惊人的建筑艺术成果(神庙、祭坛、图书馆),绘画艺术也趋于成熟。

    今天人们提及古希腊文化,很多时候就是在说古希腊的哲学。从怀疑主义、犬儒主义,到伊壁鸠鲁主义,再到斯多噶主义,古希腊先哲的深刻思考影响至今。而在医学和科学领域不仅涌现出希波克拉底学派这样的通过实验来探索医学认知,提炼出归纳推理方法,为近现代医学奠定了方法论基础,更在数学领域大放异彩,以欧几里得、阿基米德两大巨匠最为有名。在天文学、地理学领域,古希腊遗产都提出了后来在文艺复兴时期触发大航海时代的璀璨成果。

    无论怎样赞美古希腊文明特别是其文化、科学成就,都不为过。我们今天的世界形态,享受的文明成果,很大程度上都来源于古希腊遗产——这种意识和态度并不意味着全盘崇洋、否认中华文明的发展成就。中华文明从来没有也不可能纳入一个封闭的架构形态,而是处于与外来文明的密切互动。亚历山大大帝的兵锋曾扫及今天的阿富汗和印度,将古希腊文明的丰富信息传播到中亚和南亚。而近些年的考古发现也证实,公元前的一千年内,东亚文明与地中海文明的交流联系已经存在。

    世界著名历史学家、美国斯坦福大学让与丽贝卡·维拉德古典学讲座教授、历史学教授伊恩·莫里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豪斯-巴斯科姆古典学讲座荣誉教授巴里·鲍威尔所著的《希腊人:历史、文化与社会》(第二版)一书最近引进到国内出版。这本书全面梳理了古希腊文明的兴衰史,将历史与文化融合在一起。书作者不仅打破了希腊史研究只关注爱琴海地区而忽略西西里、南部意大利的希腊人的常例,将之纳入到古希腊文明覆盖的更大范围的地中海世界之中;也没有将希腊史止于公元前404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之死,而是密切的讨论了古希腊文明在最后几个世纪的衰落和瓦解过成功。

    古希腊文明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如此重要,近代之后的英国和现代美国都将自己作为古希腊及古罗马传统的继承者,这两大古代文明也都出现过相当长时间的民主体制时期,因此受到了神化甚至圣化。这本书明确指出,古希腊最大的文明遗产确实在于创造了公开讨论和运用理性,由自由公民组成的社会来应对挑战这样一种制度安排;也因此涌现出不朽的文学、艺术作品以及理性思想,但“它也发动了可怕的战争,犯下了无数残暴的罪行”,最终自己破坏了文明。

    (古)希腊人究竟是些什么人?全书开篇就指出,古希腊人在种族谈不上纯粹,是通过雅典和斯巴达为双核心的诸个城邦长期存在,并相互由共同利益锻造出来的身份。书中的前几章向读者介绍了古希腊时期的希腊平原的气候、地理条件,政治组织体制,经济与社会组织方式,家庭关系,以及公元前12000-前1200年的史前希腊人阶段。

    公元前1200-前800年,古希腊进入了一个黑暗时代,这一时代葬送了之前米诺斯和迈锡尼时期的许多文明成果。也正是因为缅怀过去的荣光,古希腊人开始创作史诗。最著名的就是荷马史诗,将迈锡尼时期的希腊英雄对战特洛伊的战争史,增添了神话背景。《希腊人:历史、文化与社会》(第二版)书中就指出,荷马史诗中的神话,其实是希腊古代宗教、文化艺术与科学尚未实现分隔而得出的重要想象。

    古希腊的历史接下来才进入人们通常有所了解的几个时代:古风时代(公元前800-前500年)、古典时代(公元前500-前350年)、马其顿征服时期(公元前350-前323年)、希腊化时代(公元前323-前30年)。在古风时代,地中海地区迎来了古希腊文明的全面扩张,多个城邦都开始致力于在北非、意大利、西西里等地区移民或殖民,并形成新的城邦,这些城邦的纷乱竞争是古希腊文化艺术与科学获得发育发展的重要基础。而在这一时期,以雅典为代表的古希腊民主体制渐趋成熟,但这种民主与近代历史上的民主一样,都属于男性贵族专享的民主,女人、外邦人、奴隶都不享受公民权。

    在古典时代,雅典和叙拉古迎来了空前繁荣,前者成功的克制了希腊诸城邦的主要竞争对手斯巴达,以及周边的几个强权帝国。松散联邦式的雅典帝国呈现雏形,但在抗击外来侵略的持续过程中坍塌。而后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解构了希腊文明的人神理念,他对城邦体制特别是民主体制的破坏,影响深远,当然不可否认其远征在空前辽阔的范围内播种了希腊文明的种子,2100年后的拿破仑横扫欧洲过程中也重复了这样的进程。古希腊最终被古罗马所取代,前者更为先进,后者在当时干脆就是野蛮性的,幸而古希腊遗产被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希腊人:历史、文化与社会》(第二版)书中的主要篇幅,即是对上述四个时代开展评述,在再现古希腊文明的辉煌与曲折的同时,也试图回答古希腊人、古希腊社会留给后人们的重要思考:在一个危险、复杂的世界,美和真理究竟能否帮助人们找寻解决真正问题的真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