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设计师的虐心者游戏

希腊设计师的虐心者游戏

  • 作者:陈琳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发布日期:2014-07-28
  • 浏览数:503



露趾高筒雨靴



手柄翻转了90度的钥匙



前半段被铁皮包裹住的勺子



侧面开口的高脚酒杯



“胳膊肘向里拐”的水壶



反重力的椅子



长满绒毛刺的酒杯
 
    设计师最重要的责任之一不就是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舒服吗?这可未必。在希腊首都雅典工作的女设计师卡特琳娜·卡姆帕尼(Katerina Kamprani),最近利用网络在设计界释放了一剂“反人类设计”的“毒药”。看看她的“不爽”系列,一种被设计恶意虐待、玩弄的寒意便会瞬间从心口涌起,顿时灌满全身。

    你见过开一扇门需要三把钥匙,并且还得时时提防在开门时被其他门板打到脸?而且,那把钥匙的圆形手柄被卡特琳娜翻起扭转了90度,就像一枚硬币以水平的角度被焊接到钥匙齿上,俨然成了一个“健身器”。要是没点儿手劲儿还真的轻易开不了门。不仅是居室设计大有问题,日用品的设计也足够闹心。比如在雨天,卡特琳娜动动指头就能让你寸步难行。混凝土做的雨伞,不但不能收缩自如,最关键的是谁有力气撑起来?高脚雨靴颜色足够时尚鲜艳,但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双露脚趾的雨靴,这是要在雨天冷水泡脚的节奏吗?那把号称是反重力的椅子,椅垫向上凸起,完全是逆人类身体特征设计的作品,坐还是不坐,真的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再看看厨房里的物件,吃货们也只能无奈地苦笑—好端端的勺子,前半段愣是被铁皮包裹住,不仅盛不了东西而且很不好洗,让人见了就头大。长满绒毛刺的酒杯,很可能是孙悟空想整治那个嗜酒的妖精却变身未遂的结果,极易促发密集恐惧症。另一个高脚酒杯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是在讽刺人类没能进化出鸟类的长喙。最可气的是那把“胳膊肘向里拐”的水壶,生生将壶口对准了壶身,显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抠门样子。

    卡特琳娜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好好做设计不行吗,到底是要闹哪样?“好吧,我承认设计这一系列作品的初衷,是表达对平庸设计的不满。很多设计师根本找不准要点,尽拿些不着边际的元素来忽悠消费者。”在回复《第一财经日报》采访邮件时,这位神秘的女设计师终于揭开了“谜底”。“我的设计思路很简单,哪些细节应该要做得更顺手、更舒适一点,需要设计师们好好斟酌,我就把它们以相反的思路做出来。我就是要让它们看上去令人"不爽"。”卡特琳娜坦言,之所以将整个花费了她数月业余时间的设计系列命名为“不爽”(The uncomfortable),是因为受够了市场上那些糟糕的设计。的确,她的每个设计都切准了这类物件设计的“命门”,只不过,这种单刀直入却大唱反调的方式过于直白犀利。“正确的示范未必能对平庸的设计起到提醒作用,反其道而行之一针见血。我并非真正的工业设计师,所以不怕得罪所谓的同行。”

    事实上,虽然卡特琳娜并没有明示,但能构思出那么拧巴纠结的作品,肯定也和她本人个性不无关系。的确,始终在设计界外围打滚的她,有着相当纠结的纠结。“一开始念建筑的时候,我曾梦想成为一个导演。当我真正接受工业设计专业教育的时候,却梦想成为一名动画师。我现在身兼建筑师、三维建模师和 3Ds Max 指导老师,同时也帮别人建立网站。但我发现自己内心真正的梦想还是成为设计师。”

    这真是虐心者虐人心。卡特琳娜的“不爽”在网络上获得了不俗的人气,却也引来了褒贬不一的评价。有网友戏谑道:“还是让她好好呆在建筑界,别蹿到工业设计界祸害众人了。还好这些都只是存在于三维软件的虚拟设计。”但有收藏爱好者也开始悄悄联系她,还提出为她提供资金,希望用最先进的3D打印机将这些设计变为现实。他们的要求是,这些设计不能被量产,否则收藏就变得毫无意义。看来,卡特琳娜的设计师之路还很漫长。

    不过,最终,设计界还是有大咖站出来为她说话了。澳大利亚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马克·纽森(Marc Newson)就认为,不管怎么样,“不爽”系列在虐心之余,总算是为人们带来了有趣的设计。“接下太多商业设计项目,会让我们的头脑犯迷糊,自我感觉太良好。有卡特琳娜这样的设计"边缘人"存在,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警醒。因为没有各方商业利益牵扯其中,她的设计要比普通的设计师来得坦诚鲜明。她用自己的方式提醒我们,什么才是设计师应该重点考虑的,什么是应该放弃的。”

    其实,在生活中,你时常会遇到乍看上去外表还不错的“反人类设计”,比如,一只极易打翻烫到手的锅子,一双让你吃尽苦头的鞋子,一张重心不稳、让你感到左右不适甚至出尽洋相的椅子。相比于卡特琳娜虐心的“不爽”,遇到这些平庸的设计,才是真正的“灾难”。因为,那些设计师根本不知道,人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