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握手”希腊:合作还是扶贫

中国“握手”希腊:合作还是扶贫

  • 来源:国际金融报
  • 发布日期:2014-06-30
  • 浏览数:634



希腊港口(东方IC图)
 
    蓝色增长为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希望,海洋及沿岸地区资源开发正在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希腊和中国在蓝色增长方面具有合作潜力,两国未来应在海洋研究、海运、技术和创新等领域强化伙伴关系。

    希腊文学巨匠卡赞扎基斯曾说过:“孔子和苏格拉底是两张面具,下面是同一副人类逻辑的面孔。”这两位几乎生活在同一时代的思想家,不约而同地将毕生精力投入到对伦理至善和社会公义的思考,又都同样“述而不著”。

    中国是东方文明的故里,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摇篮,两大文明古国相距虽远,但一直有着令人惊讶的共性。在结束了英国的行程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夜兼程地赶往欧洲之行的第二站——希腊。

    在雅典同希腊总理萨马拉斯举行会谈后,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了有关双边文化、经贸、投资、海洋、防灾、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据不完全统计,李克强在希腊进行正式访问的3天时间里,两国签署了多项协议,价值约46亿美元。

    利得中国财富管理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员、欧盟访问者计划(EUVP)成员谈佳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李克强此次访问希腊有三大亮点,从政治外交角度来看,在中希海洋合作论坛上进一步阐述了中国‘海洋观’,强化与欧洲政治外交关系,巩固与希腊的传统友谊;从经贸角度来看,通过访问希腊拓展中欧之间新的合作关系;从文化交流角度来看,作为世界文明发源地,中希之间交流空间很大。”

    聚焦海洋

    中国有300万平方公里的“蓝色国土”,海洋将是中国未来发展以及为世界作贡献的一个重要领域,也成为了李克强此次访问希腊的热点和亮点。

    2500多年前,当中国春秋时期的齐景公在渤海和黄海海域留下航行记录时,古希腊城邦雅典的商船穿梭于地中海沿岸;600多年前,中国航海家郑和率领庞大的船队,把中华文化带到了东南亚、西亚、非洲东海岸。

    在李克强看来:“海洋与人类发展息息相关,不断发展的海洋交通,为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提供了有力支撑。”演讲中,他引用了许多中国古代和古希腊的先贤大师及古希腊的民间谚语,通过两国文化、经济的相通之处表达了“向海而兴、背海而衰”的思想。

    当前,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海洋争端仍在发酵。越南、日本、菲律宾等国在海洋问题上不断对中国施压。一些西方媒体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李克强的演讲内容阐明了中国政府的“海洋观”,也能听出意指周边争端的“弦外之音”。

    “希腊是传统的海洋大国,他们对海洋的认识、开发、经营和保护,以及他们在航运业中积攒的广泛关系,都非常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同时,希腊扼守地中海海运要道,其港口、机场与铁路纵贯欧洲。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希腊成为中国与欧洲经贸交往的天然门户,也可为中国与欧洲的贸易往来提供多样化的物流选择。”

    事实上,在中欧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中,希腊作为中欧贸易物流的枢纽,将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在华民看来:“李克强出访欧洲并没有选择欧元区核心国家,比如,德国、法国、意大利,而是选择了英国和希腊,这是基于找市场的考量。欧元区核心国家经济内部化程度较高,加上绿色壁垒,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相比之下,英国和希腊处于欧元区的边缘,前者是全球最大的外汇市场和金融中心,是货币市场;后者正逐渐摆脱债务危机、经济缓慢复苏,是投资市场。”

    “两国要拓展贸易投资合作领域。希腊的橄榄油、葡萄酒、大理石等农矿产品和加工制品在世界享有盛誉。”李克强强调称,“我们将优化贸易结构,增加从希进口,欢迎希腊企业到中国推销优质产品。”

    从希腊的特产来看,目前世界上约有7.5亿多棵橄榄树,其中95%生长在地中海地区,希腊约有6200多万棵橄榄树。近年来希腊橄榄油的年产量约30万吨-40万吨,产区主要集中在克里特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大约2/3的希腊橄榄油出自这两个地区。
   
    希腊也是欧洲葡萄酒发源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的葡萄酒都是从希腊传播过去的,因此希腊堪称欧洲葡萄酒的始祖。希腊葡萄酒主要分布在纳乌萨地区。纳乌萨位于希腊的北部。该地气候较凉,主要出产希腊最好的葡萄酒。

    “此外,希腊的船队很多,中国是造船大国,现在是数一数二的造船大国,希腊船东订了我们很多船,希腊在金融领域现在也遇到一些困难,所以我们在融资方面给他提供了不少支持。能够支持它的船队。”商务部欧洲司司长孙永福进一步透露,在航空领域的合作,希腊政府提出希望开通直航。

    当前,希腊正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欧盟和中国的日均贸易额超过10亿欧元, 希腊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韦尼泽洛斯坦言,希腊把自己看作是中国在欧盟内的“大使”,双方经济合作的空间非常广阔。

    “我们愿意在欧盟层面继续加强与中国合作,减少双方合作的壁垒,从而发挥双方真正巨大的投资潜力。”韦尼泽洛斯说。

    谈佳隆认为:“美国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是军事外交战略方面。李克强访问欧洲,我们看到了中国政府希望从经贸领域进行欧洲经贸再平衡的苗头。具体来看,传统的中欧之间的经贸关系主要建立在中德、中法、中英等发达国家之上,南欧地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紧密贸易伙伴,加强与南欧地区的关系是中国欧洲经贸关系再平衡的新趋势,在这样的背景下,希腊成为了中国拓展欧洲经贸再平衡的一个突破口。”

    投资基建

    6月20日上午,雅典城外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在蓝天下显得秩序井然。中国和希腊两国的国旗,与欧盟旗帜和中远公司的旗帜一起,迎风飘扬。在由中远公司建设和运营的3号码头上,堆满了来自“中远”、“马士基”、“长荣”等全世界最知名航运公司的集装箱,足足有几十米高。

    李克强与萨马拉斯共同登上港口调度中心平台,详细了解比港发展现状和远景规划。两国总理还共同发出指令,一列满载华为公司设备的列车缓缓驶出,开往中东欧目的地。

    比雷埃夫斯港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是中国货物进入欧洲的“南大门”。“中国制造”从亚洲东部出发,如果取道苏伊士运河,从比雷埃夫斯港进入欧洲腹地,将可以大大缩短运输时间。

    记者了解到,比雷埃夫斯港完全是由中国企业根据市场规则参与投标、建设和运营的,是中希两国“以市场为基础、以企业为核心”建立起互利共赢合作的典范。截至2012年底,该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超过275万标箱,是2010年的近4倍。该公司还为当地创造了1000多个就业岗位。

    “这种合作对企业有利,对中希两国有利,对中欧合作也有利。大量的中欧贸易可以通过比雷埃夫斯港转口,可以大大节省成本。”在谈佳隆看来,借由比雷埃夫斯港,希腊可以发展领先全球的“运输经济”。这可以让地处南欧、一度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希腊,得到更好的发展,这也有利于整个欧盟的平衡发展和持久繁荣。

    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约80%以上的中国货物经海运抵达欧洲,通过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航线可以比传统航线缩短7至11天运输时间,是中国到欧洲最短的海运航线。中国企业愿与希腊企业共同发展修船、船舶配套等产业,积极参与比港向欧洲腹地的铁路改造,使货物运输时间更加缩短,降低运输成本,把比港打造成为欧洲乃至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港口之一。

    “除了航运基础设施建设,旅游业一直是希腊经济的重要支撑。”华民分析说,“随着希腊经济企稳向好,旅游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这就对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包括机场、铁路、公路、水电等领域。”

    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公民出境近1亿人次,如果有1%到希腊,就是100万人次,扩大中希两国旅游等人文合作潜力巨大。2013年,中国公民出境总人数为9819万人次,比2012年增长18%,预计2014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将增至1.1亿人次,增长达13%左右。这一亿人的出游使得中国境外旅游消费达1020亿美元,超过美国和德国,成为世界第一。

    此前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公民2013年上半年赴亚洲国家旅行的人数占出国总人数的71%,赴欧洲的人数占11%,赴美洲的占9%,非洲占5%,大洋洲占4%,欧洲成为中国游客除亚洲外首选境外旅游地。

    “鉴于希腊的橄榄油、葡萄酒、大理石等农矿产品和加工制品在世界享有盛誉,未来双方合作正在向以航运为龙头的全产业链扩展,覆盖工业和服务业诸多方面。”谈佳隆进一步指出,“在希腊面临主权债务危机的最困难时期,中国大量购买了希腊的橄榄油,并购买希腊债券及购进欧元作为外汇储备货币,以实际行动支持希腊和欧元区走出债务危机。”

    谈佳隆告诉记者,中欧、中美关系之间有很多共同点,也有不同点,欧洲和美国都是中国十分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伙伴,不同体现在可合作领域的不同,欧洲拥有众多历史文化资源值得开发和投资,而美国农业和高新科技比较发达。

    在欧债危机之后,中国愿意帮助像希腊这样的南部欧洲国家,与当年美国在二战后提出的“马歇尔计划”有异曲同工的效果。帮助欧洲国家走出债务阴霾,不仅能够帮助欧洲复兴,更能够让中国从中受益。

    事实上,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重点正是帮助南欧地区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说港口、机场、铁路、公路、水电等。基础设施升级之后有利于中国商品输入到欧洲内陆和中东目的地,也有利于欧洲商品藉此向中国出口。希腊方面也坦言通过升级其铁路系统让希腊港口和欧洲其他国家连接起来、希腊食品向中国出口以及建立共同投资基金等。

    对此,华民给出了相似的观点。他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将是中国投资的重点领域,这类投资是政府行为,风险较小,中国在这些领域具备较强的竞争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隆国强表示:“希腊是这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最严重的一个国家。我们到希腊去,就是中国政府进一步采取实际的行动,来深化和希腊的经济贸易合作,这也反映出中国对欧洲经济的信心,以及中国对整个欧洲的一种支持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