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独家专栏:透过电影看希腊(三)

独家专栏:透过电影看希腊(三)

  • 作者:张洁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4-05-31
  • 浏览数:476

希腊:神话、历史与现实

——安哲罗普洛斯电影《流浪艺人》(Ο Θίασος)



《尤利西斯的凝视》(Το Βλέμμα του Οδυσσέα )中,
安哲罗普洛斯在电影中几乎以宿命的方式预言了自己的生命方式。
死于摄影机前的导演:Αν κάνω ένα βήμα, είμαι αλλού, ή πεθαίνω
(当我举步前行,我将在别处,或者死亡)  
 
    希腊神话是古希腊文化璀璨的瑰宝。它以自己独特的书写方式,记录着人类自身的发展。神话帮助我们解读事物的发生,神话帮助我们发现隐藏在事物内部的真相。它像一个来自远古时期的预言,在一代又一代的人类生活中重复实现。神话似乎离我们如此遥远,因为自从人类诞生伊始,千百万年神话就与我们相伴。神话又似乎离我们如此之近,因为神话就在我们的每日惯常生活里,在生活的不经意间,神话与我们每日相生。

    相信每个人都喜欢神话,仔细想想,每个人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个甚至是几个神话的发生。希腊是个充满神的国度,希腊人有着喜欢神话的传统,几乎每个希腊人自出生的那一刻,就和神话有了不解之缘。生命的到来,是神赐的礼物,对于这份珍贵的礼物,人们首先就会以神话中神的名字来命名。在希腊,经常会听到有人叫宙斯、赫拉、雅典娜、波塞冬……当你叫出其中的一个名字时,你周围会有好几个同名的人同时回头看你。人们的每个名字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日。这一天,过名字日的人,会得到人们的祝福。人们祝福的不仅是此刻过名字日的人,某种意义上,人们祝福的也是与此名字相连的神。

    希腊神话与希腊人关系紧密,当你与希腊人聊天时,他们会骄傲地告诉你,“我们的啤酒叫Mythos(意思是,神话)。”来到大街上,处处可见神话的影子。邮局的标识是“赫尔墨斯”,葡萄酒商的标识是“狄奥尼索斯”,音乐厅里的标识是“阿波罗”,等等,甚至许多地区和大街的名字都来自神话。几乎每个希腊人都可以讲出许多希腊神话故事,并在他们的日常戏剧演出、节日庆典中,充满着神话的主题。希腊神话同希腊人共同生活着,一起呼吸着。
 
 
传说中的阿伽门农王(Αγαμέμνονας)的面具下面,仍然浮动着今人的温热气息
 
    希腊神话阿伽门农王的故事讲的是,阿伽门农被妻子与情人合谋杀死。他的儿子奥瑞斯托斯最终在姐姐伊莱克特拉的帮助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和篡夺王位的母亲的情人,为父亲报了仇。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流浪艺人》,讲述的就是这个神话故事,甚至影片人物名字和神话人物名字都是一样的。剧团经理阿伽门农带领他的妻子克里提姆尼斯特拉,儿子奥瑞斯特斯,两个女儿伊莱克特拉和赫里萨斯密斯以及剧团其他成员埃奎斯托斯等人,到各地巡回演出。他们每到一地,只上演唯一一出,希腊传统民间剧《牧羊女》的故事。
 

 
电影《重建》(Αναπαράσταση)以现代的方式讲述了阿伽门农王的故事,
阿歌莱娅-弥忒洛布鲁(Αγλαΐα Μητροπούλου)在她的《希腊电影》ΕΛΛΗΝΙΚΟΣ ΚΙΝΗΜΑΤΟΓΡΑΦΟΣ 一书中
称呼安哲罗普洛斯为寓言者(Ο μυθοποιός)

    导演在影片里,特意将希腊神话阿伽门农王的故事与现实流浪艺人们的故事重合,这是导演对“神话、现实、历史”所作的探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当神话被翻译成现实,就成为历史。”神话记录现实,神话就是现实本身,并在将来,成为历史。影片中流浪艺人们的故事与希腊神话阿伽门农的故事,虽是导演有意安排,但是类似这样的故事,相信在我们的昨天、今天,甚至将来的生活里,仍在重复发生着。
 

 
《流浪艺人》(Ο Θίασος)是当代的流浪戏剧班子,也是古希腊时代的酒神的歌唱队伍

    古老的神话在一代又一代的人们生活中流传着,重复演绎着,像是人类命运中的魔咒。安哲在他的影片里替我们现代人发出质疑,如何才能祛除这个魔咒?如何才能停止重复的演绎?也许神话早已给了我们答案。希腊神话阿伽门农杀死自己女儿献祭,犯下罪恶。他的妻子与情人,一个为了报复,一个为了篡位,杀死阿伽门农王,犯下又一罪恶。奥瑞斯特斯为父报仇,杀死自己生母和母亲的情人而犯下罪过。最终,奥瑞斯特斯以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结束了一切的罪恶,并救赎了自己。这个纯洁的生命,以自己的鲜血破除了整个家族杀人的魔咒。影片《流浪艺人》的结尾,伊莱克特拉为弟弟奥瑞斯特斯下葬时,情不自禁带头鼓掌,她为这个年轻、坚定、纯洁的生命鼓掌,为他勇敢地用自己的鲜血洗清家族罪恶鼓掌,并为他自己赢得生命的永恒鼓掌。

    也许导演在这里想要告诉我们,神话故事就像是一个预言,一个笼罩家族的咒语。人类在没有清醒地认识自己,没有清醒地认识到神话的存在意义时,这个魔咒就永不会解除,神话中的预言就会不断地被现实所重复。当人类只有彻底地认识自己以及自己所处的现实,彻底地认真反思、悔改,纯净我们的心灵,人类才会得到真正的救赎。那时,人类就会看到天空的蓝,大海的阔,云朵的白,山林的绿,大自然呈现的真实,在讲述着它们自己的神话故事,那是一个美好的神话。

    希腊的土地上有神话,希腊人相信神话,不仅因为他们拥有蓝天、大海、白云、山林,这些纯粹的自然,还因为,大部分希腊人依旧坚守着自己传统的生活和观念。希腊人的生活与家乡紧密相连,与村庄的泥土,与大海的气息紧密相连。他们的心始终没有离开过家,他们的心中始终有根。这使得希腊人有足够大的智慧认识神话,有足够大的力量让心灵得到纯净与安宁。

    安哲的电影《流浪艺人》结束了,传统音乐风琴奏响了,忧伤、缓慢、悠长的旋律溢出了电影屏幕,在逐渐明亮的电影院里缓缓弥散。

    雅典城,教堂的大钟此刻一次又一次敲响,古老的神话伴随着东正教的钟声缓慢散开,在街巷间回荡,击中着每一个听到钟声的心灵,唤醒着那些长久沉睡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