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观雅典国家博物馆:再塑白石之美

观雅典国家博物馆:再塑白石之美

  • 来源:美术报
  • 发布日期:2014-05-23
  • 浏览数:526
 


浮雕《戴头盔的奔跑者》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有自己心目中神明的形象,但这些神明究竟是什么模样?这就各有各的想法了。有的民族的神明怪诞狰狞,牛头马面。有的则是神秘庄重,踞傲难近,甚至有的民族认为神的力量无边,他的形象是变化莫测的。但是,希腊人却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即使是他们心目中的诸神,也应该是人形,不过却是最为完美的人。这就是古希腊提出的“神人同形论”。

    根据这一原则,希腊的任何神都是相貌俊美、体格健壮的人。最漂亮的女人是阿芙罗蒂德和雅典娜,最强健的男人是阿波罗和赫克勒斯。诸神赐给希腊人的土地以优质的大理石,让技艺高超的工匠把自己的像雕刻得精美绝伦。

    只有进入雅典国立博物馆的展厅,才能体会到希腊人创造的这一原则的英明。展厅里有无数的大理石雕像,无一不是俊男靓女,漂亮而健壮。有一只雕塑的底座,上面刻着十几位古代的运动员,一个个全身赤裸,筋肉暴突,身材均称,肌肉结构都雕得十分准确清晰。古希腊人尚武,讲求健美,所以练就了一副好身板。希腊天气炎热,人们的衣着极少,甚至有裸体的习惯。开运动会时,都要停战,以示和平。大家放下武器,裸体参加比赛,就是为了显示公平,也是为了显示自己强健的肌肉,所以运动会都是强者的集会。

    雅典国立博物馆展厅里最大面积的展品就是雕塑,这是希腊人最热衷的艺术,也是最值得骄傲的艺术。希腊的雕刻大都是为宗教服务的,他们雕刻神像,是为了放置在神殿里祭祀、或用来装饰庙宇,或作为献祭的纪念碑。在他们的心目中,祭祀是最重要的事。他们还给各种重大的事件做雕塑,包括战争胜利的纪念、英雄和死者,以及夺冠的运动员,他们有这个传统。此外,他们还会在私人的墓地上为死者立碑,为某个名人雕像。在这种风气的影响下,希腊的雕塑就蔚为大观了。

    希腊的雕塑风格不可能是凭空飞来,埃及和两河文明都不可避免地给它以影响。事实上,希腊人从公元前650年起,就成为第一批定居在埃及操异国语言的人,这正是希腊最强盛的阶段。古风时期的希腊雕塑还带有埃及的痕迹,比如站立着的男子雕像,肩后披着的整齐头发,脸上带着僵板的微笑,胳膊紧贴两侧,肘部微弯,一手紧握,两腿一前一后,左腿前伸站立的姿势,就都和埃及法老的雕像如出一辙。这一时期女性的服饰,都还是平平整整地紧贴着躯体,如同最初的女像柱。无论男女的坐像,都是取正面,僵硬的坐姿,两脚紧靠在一起,双腿直角弯曲,双臂放在大腿上,衣角整齐,没有褶皱。还有那些带翼的怪兽、人首兽身、鸟首带翼的狮身等雕像,都明显有异国的色彩,埃及、赫梯、亚述,巴比伦,甚至波斯的艺术都曾给它以孳乳。但是,这些痕迹到了后来就渐渐消失了,最终形成了希腊自己特色的雕塑。那就是以写实为主,和谐、典雅、协调的风格。

    不仅是神,即使是人,希腊人也注重把他雕刻得尽善尽美。虽然说希腊境内全是俊男靓女,但要想把他们的躯体逼真地表现出来,并非易事。希腊人雕刻的主体是神,然而却是以最俊美的人为模特的,特别是以裸体的人为圭臬的,在这一方面开了后世雕塑艺术的先河。因为在此之前,无论是埃及还是亚述的雕刻,虽然也是以人为主体,但并不是以规范准确的人体为模特来创作的,他们做出的人体,有很大程度上还带有概念和程式化的痕迹。希腊人则不然,他们讲求严格的人体标准,对人体进行研究,甚至把人体进行美化,以一种高标准来创作,把最美的人做成了神,这一做法,已经垂范2000多年了。希腊人的雕塑,都是理想化的,人体上的很多结构和细节都丝丝入扣,分毫不差。在展厅里,看着这些用冷硬的石头打制的雕塑极品,似乎能够感受得到他们的呼吸,触摸得到他们的体温。一尊青铜的《海神波赛东像》,正在平伸着双手,作投叉状。健美的身材,匀称的体格,完美的肌肉,恰当的比例,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希腊中后期的雕塑脱离了外来影响,开始确立了自己的民族特色,以严格写实为主,并将视点转移到普通人身上。早期僵硬死板的姿势渐而消失,人体的动作和表情显得多样,开始注意人物的性格差异,衣服的折褶开始飘拂,不再概念化,生活化的倾向开始出现。有许多无名人物的雕刻,都显得生气勃勃。有一幅《戴头盔奔跑的人》的浮雕,两手对握在胸前,两腿弯曲,姿势动态非常大,富有动感,是生活化的一个典型例子,早已和僵直的神明姿态拜拜了,也和一般的神两样了。这可能是一座墓碑,却把生动的形象留存在了人间。动感的姿态在希腊的雕塑中出现很多,这不仅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喜欢运动的民族,而且还体现了雕塑家善于从生活中观察并提取形象、捕捉动态的能力非常强。无论是圆雕还是浮雕,动态的姿势都很多:《众神与巨人作战》的浮雕是动态;《球戏》和《摔跤》的运动员是动态;《赫拉克勒斯弯弓射箭》的雕像是动态;《掷铁饼者》也是动态,要把这些生机勃勃的动作表现出来,对于一位雕塑家来说是非常难的,但有了这些动作,艺术作品便显得活泼生动,也使冷硬的石头有了生命。

    在希腊最强盛的500年里,涌现出了许多雕塑大师,如菲迪亚斯、帕拉西特列斯、米隆、欧夫拉诺、卡拉美斯、西拉尼翁、莱西特拉托斯等人,他们的作品有的留存至今,有的被后来的罗马人所临摹,都成为世界级的瑰宝。甚至有无数无名的雕刻家,他们的作品也都非同凡响,展厅里的那些绝世精品,都是古代天才的惊世之作。

    展厅中还有无数断头断臂的雕塑,看来,每一尊“无头刑天”的后面都会隐藏着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然而,这些无头的精品却能给人以一种想象的空间,一种独特的美感。在希腊的雕塑中,人物的衣纹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希腊人宽衣博带,身穿长袍,衣纹可以随身体的动作千变万化。雕塑家们依靠衣纹来表现人体,而且善于处理衣褶的疏密宽窄,把人体的结构从衣袍下面暗示出来。这些做法虽然在埃及已经有了,但在希腊却是能够更加彰显。光是看着那些美丽复杂的衣纹就是一种享受。希腊这种处理衣纹的方法以后随着亚历山大的东征,传到了阿富汗和印度,影响到了贵霜王朝时的佛像造型,再经过东传到达中国。比较一下希腊雕像的衣纹和佛像的衣纹,可以从中画出一条轨迹曲线,也可以看得出其中的师承关系和传播路线。

    和埃及、印度的雕刻作品不同的是,希腊的雕刻更喜欢选用洁白的大理石,这是他们国家丰富的出产。埃及和印度的雕刻都会用坚硬而带有斑点的彩色花岗石来打制神像。但是,希腊人的手下没有那种彩色的神像,他们全用洁白的大理石来打制雕塑,这样排除了肌理和色彩影响的雕像看上去更加纯粹,更接近白晰的人体肤色。不能想象希腊会有一尊黑石或红石的雕像。相比起坚硬的花岗石来,大理石要软得多,更易于加工。不过,希腊人有时也会在这种白色的雕像上涂上颜色,使他成为彩色的神明,以示敬重。现在有很多的雕刻上还留有当年着色的痕迹。 希腊人为这个世界留下了无数的雕刻艺术品,大都是能让后世赞叹不已的精品,这座人神并存的博物馆,俨然就是众神之殿。(本文作者: 江苏镇江市文联副主席、画家 王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