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罗念生:“我就好像是一个中世纪的和尚”

罗念生:“我就好像是一个中世纪的和尚”

  • 来源:深圳商报
  • 发布日期:2014-05-22
  • 浏览数:508

    朋友问:“您有宗教信仰吗?”罗念生答:“没有。”然后笑说:“我信‘希腊教’。”

    1930年代初,罗念生留学美国,同时在哥伦比亚研究院和康奈尔大学深造。他不读学位,只选修希腊文和考古学。1933年,他直接从希腊文译出欧里庇得斯的剧本,作为第一个留学希腊的中国学生,入希腊雅典美国古典学院,结下和希腊文学的终身缘分。

    1934年夏秋之交,罗念生回国,被胡适留在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翻译西方名著。1936年,他翻译出版的书覆盖了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的《波斯人》、欧里庇得斯的《依斐格涅亚》和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此后,到1949年之前,他在大多数年份都有古希腊文学译作出版,自己也写有《希腊漫话》。偶有不见出书的年份,仍可见他在大学教授英文、英国文学选读、翻译、希腊悲剧、希腊神话等课程的身影。

    1949年后,罗念生在知识分子改造运动中有些惶惑,又被“三反”运动冲击,一度情绪低沉。但他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开始修改旧译,着手新译。其年表上1953年的记载是“在北大文研所埋头翻译研究古希腊戏剧名作”。凡对那段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这是难得的状态。

    从此直到改革开放,他的专业研究与著述基本上稳定地延续着。即便在1957年,罗念生仍然出版了《欧里庇得斯悲剧集》一、二两卷和《古希腊拉丁专名译名表》。即便在“文革”中,他也仍然为自己争取到了研究、译著的条件。他说:“‘反右’时,他们没有把我揪出来;‘文革’中,他们没有想起我。”

    说到原因,“他从事的工作是无人竞争的大冷门,本人生性平和,胸襟博大,不求名利,与世无争,只顾勤勤恳恳、默默无闻地为中希文化交流架桥铺路,引不起风云人物的兴趣。一旦被注意,则取‘叫参加就参加,停止笔耕。叫回家就回家,立即译著’之态度。”

    其专业,其性情,其定力,其顺逆,都使他像个隐士。一个学生辈的朋友写文章记述罗念生,题目是“孤舟随笠翁,独钓寒江雪”,确是传神。

    罗念生的日常生活简朴到极致。友人到访,他迎客进门,曾拍打着桌子说:“你看这是我的书桌,是我用几条床板拼成的。”用床板拼作书桌,在求其大,多摆放书。其夫人的描述是:“桌四周像砌起了城墙,堆的全是书和资料。他埋头书案就像入了城堡。”

    城堡里的罗念生,做的事情是“把好似中国甲骨文的古希腊文翻译成当代中文,还要保持其古风、西风”,在外人看,当然是不免孤寂、清冷的状态。在他自身,能终日遨游于古希腊名著天地,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慰。因翻译古希腊文学作品成就卓著,雅典科学院授予罗念生“最高文学艺术奖”。他在答词中说:“我热爱希腊与希腊人民,爱琴海上的明蓝风光和雅典城上的紫云冠时萦脑际……我一生钻研希腊经典著作。”

    为这“一生钻研”,他对朋友说:“我就好像是一个中世纪的和尚。”

    (罗念生全集:第十卷(书信、自撰档案摘录及附录),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