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背靠欧盟好乘凉 希腊改革路漫漫

背靠欧盟好乘凉 希腊改革路漫漫

  •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 发布日期:2014-05-07
  • 浏览数:426

    5月4日,葡萄牙总理科埃略宣布,该国将完全退出“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计划,并且不会寻求任何预防措施。

    这意味着,目前希腊成为了最后一个仍然在接受援助的欧元区国家。在葡萄牙宣布退出救助计划之前,爱尔兰于2013年12月首先宣布摆脱援助计划,西班牙也在今年一月份退出了银行业援助。

    在欧元区经济全面回暖的大背景之下,以“欧猪五国”为首的欧元区“重症病人”也逐渐康复,经济复苏回归正轨,不过,显然欧元区各国复苏步伐并不一致,相比其他“小伙伴”,欧债危机的“导火索”——希腊,仍相对落后。

    挣扎六年 终见曙光

    实际上,近期希腊经济表现也可圈可点,在衰退中挣扎了六年时间的希腊,终于在今年迎来曙光。

    4月29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希腊评级从负面上调至稳定,穆迪称其评级上调主要是反映该国经济重回增长的预期。穆迪预计,由于受到旅游和出口的支撑,希腊经济将会逐步复苏。2014年,预计希腊经济将会增长0.3%,2015年经济增速为1.2%。

    今年2月份,希腊财政部宣布,根据希腊的国际贷款方测算,2013年,希腊政府实现基本财政预算盈余15亿欧元,该消息在今年4月份得到欧盟统计局确认。这是希腊十年以来的首次预算盈余。根据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2年与希腊签署的救助协议,希腊实现基本财政盈余,是该国与救助方谈判进一步减轻主权债务负担的主要先决条件之一。

    今年1月份,占希腊经济总量约10%的制造业自2009年8月以来首次实现扩张,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由2013年12月份的49.6升至51.2;2月份,希腊制造业活动继续扩张,制造业PMI进一步上升至51.3,虽然该指数在3月份下滑至49.7,不过,4月份制造业活动再次挽回颓势。

    数据编制机构Markit5月2日公布的调查显示,由于新订单和产出加速增长,以及就业六年来第一次增加,4月份希腊制造业活动再次扩张。数据显示,希腊4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自3月份的49.7升至51.1,高于荣枯分水岭50。

    Markit经济学家Phil Smith称:“新订单和产出加速增长助推PMI回到50分水岭上方,但是就业重回增长才是4月份调查的真正亮点。这代表了制造商对于制造业复苏更加深入的信心。”

    在长达六年的衰退期中,希腊GDP已经萎缩约四分之一,失业率一直徘徊于纪录高位。

    好消息不断,4月10日,希腊政府以不到5%的利率发行30亿欧元(约合41.5亿美元)五年期国债。这是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四年后,希腊首次通过发行长期国债筹集资金,被认为是迈出重返国际资本市场的重要一步。

    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当天在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时表示,这次债券发行是摆脱债务危机的一个决定性步骤,市场作为“最客观的法官”,表明了对希腊经济和希腊未来的信心。他表示,今后希腊将能够以更低利率从国际市场借到更多资金,希腊摆脱危机的时间将早于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希腊项目负责人波尔·汤姆森也对希腊政府自筹资金的努力表示欢迎。他表示,该组织希腊项目的基本目标就是使希腊重回资本市场,此次国债发行在这方面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背靠欧盟好乘凉

    希腊得以重返国际资本市场自然值得庆贺,不过,欢喜的背后还是存在隐忧。希腊成功发行长期国债是否意味着希腊已经重建了其国际信用呢?

    有分析指出,希腊这次国债发行取得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收益率仍然大大高于欧洲其他国家,而且欧洲央行的多次信心喊话给投资者吃了定心丸。实际上,与其说投资者看好希腊经济,倒不如说他们信任希腊背后的“大树”欧盟,同时还有高投资回报率的诱惑,投资者又何乐而不为呢?

    尽管曾经一度面临被迫退出欧元区的危险境地,在欧元区乃至欧盟内部一衣带水的关系之下,考虑到欧洲一体化进程,欧盟领导人自然不能对希腊坐视不管。希腊留在欧元区内,背靠欧盟好乘凉,虽然一连串改革紧缩措施令希腊人痛苦不堪,但今天希腊经济的改善与欧盟的“庇佑”密不可分。

    虽然有欧盟撑腰,希腊经济已在今年出现曙光,不过,仅有外部的支持显然不足以令希腊完全“康复”,“三驾马车”敦促希腊进行的一系列结构改革才是根本。目前看来,希腊结构改革在其国内仍面临强大阻力。

    希腊日前爆发了今春以来最大规模的罢工,主题是反对以裁员、增税和私有化应对债务危机,主要参加者是被打烂铁饭碗的希腊公务员。

    上世纪初,为避免“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情况影响政局稳定,希腊将公务员终身制写进宪法,铁饭碗制度由此形成。“二战”后,一些执政者为争取选票,不断扩大公务员队伍。到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前,希腊公务员队伍已超过80万人,约占就业人口的20%,其中一些公务员的工资高得离谱。

    公务员队伍庞大、薪水过高,不仅给国家造成沉重的财政负担,更导致机构膨胀、人浮于事、效率低下。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希腊不得不靠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千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度日。但是,救助方为确保债务危机噩梦不再重演,向希腊政府开出了一系列条件,要求其实行裁员、增税和私有化改革等一系列紧缩措施,其中就包括大规模裁减公务员队伍。

    希腊政府采取自然减员和强行裁退等办法,使公务员队伍从危机之初的80多万人减少到了去年年底的64万人左右,其他紧缩措施也在施行。这不可避免地在希腊国内遭到了强烈的反抗。今年1月份,希腊最高行政法院就曾推翻了政府2012年对警察及军队实施的减薪措施。

    接下来,希腊政府能否将结构改革进行到底,这正是关系到希腊未来命运的最关键因素。要与既得利益者进行斗争,这一过程必然不会一帆风顺。(赵志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