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陈盆滨夺希腊极限马拉松赛季军 曾跑到出现幻觉

陈盆滨夺希腊极限马拉松赛季军 曾跑到出现幻觉

  • 来源:现代金报
  • 发布日期:2014-05-06
  • 浏览数:429

      雅典时间5月4日上午10点,腰间贴着“1号”号码布的35岁浙江渔村小伙陈盆滨,到达“第三届希腊德尔斐—奥林匹亚极限马拉松赛”终点——古奥林匹亚遗址。他全程用时41小时12分6秒,以第三名的成绩跑完了255公里。


  希腊是马拉松起源地,在这里完成如此壮举,意义非凡。在此之前,从未有中国人参加过此项赛事,陈盆滨也成为参加并完成这一赛事的第一位中国人。


  昨晚,还在希腊的陈盆滨接受了本报记者电话采访,“能完成比赛到达终点还是挺开心的,稍稍遗憾的是没拿冠军。”


  [谈过程]

  奔跑中三次出现幻觉 以为已到终点拿了个亚军


  希腊当地时间5月2日,陈盆滨迈步出发。“这个比赛起点比较高,需要有百公里跑的经历才能报名参加,和我同时出发就几十个人,我的号码布是1号。”拿到这个号码布的时候,陈盆滨非常开心,“有着比较好的寓意,自己状态也感觉不错,就希望愿望能成真。”


  但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如此长距离的比赛,陈盆滨要接受的挑战不少。这条充满古希腊沧桑感的赛道为挑战人类体能极限而设,赛事255公里,包括60%的土路、森林道路和步行小径,以及40%的沥青路面,沿途设置29个检录点,只有25%的选手完赛,48小时必须跑完。


  这一路陈盆滨是如何熬过来的?“不眠不休地奔跑,身体已到极限,以致最后出现幻觉,跑着跑着下意识就停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脑子里浮现自己 已经到终点,拿了第二名的画面,还接受了颁奖。以前参加比赛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陈盆滨说这样的情况至少出现过三次,“等反应过来,我只能再接着跑。”


  [谈感受]

  戴上橄榄枝头冠 五星红旗自豪感油然而生


  陈盆滨回忆,两天三夜的比赛中,最难熬的是5月3日至4日晚间的这一段。“除了出现幻觉,我还迷路了,浪费了非常多的时间。绕着一个村子跑了两圈,浪费了将近3个小时。原先处在第二的位置,也被身后对手超越。”


  不过随着天色变亮,陈盆滨也逐渐恢复了状态,找回比赛的线路,最终以41小时12分6秒的成绩完赛。而冠军与亚军的成绩比他少耗了2个多小时。 和古奥林匹克比赛一样,这项赛事不设任何奖金,但戴上象征完赛的橄榄枝头冠,看着胸口贴的五星红旗,古希腊英雄一般的豪情也在他心中升腾起来。


  让人敬佩的是,在比赛中,陈盆滨发现自己脚后跟浮肿很严重。“以往的比赛都少不了脚部浮肿,但这次超出我的预估。全程总共29个检录点,在第11个检录点的时候我的脚被磨出大量水泡,医生给我进行了简单处理。”然而这个台州汉子,硬是一瘸一拐坚持完全程。


  [谈未来]

  年底将挑战世界首位 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选手


  比赛过程中,陈盆滨一度冲到榜眼,但最终因为迷路浪费过多的时间收获第三名,对于这次比赛成绩,陈盆滨觉得有点遗憾,“参加比赛就是冲着冠军而 来,没拿到还是觉得遗憾。不过也有帮助吧,下一次再参加的时候,就知道怎么样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由于此项赛事极为艰苦,在2012年和2013年的前 两届赛事中,总共只有10名运动员跑完全程,陈盆滨也成为参加并完成这一赛事的第一位中国人。


  接记者电话的时候,正是希腊时间昨天下午,陈盆滨还在比赛终点附近的酒店,“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希腊,调整一下,晚上八点的飞机,7日到北京。”


  陈盆滨此前曾参加过希腊雅典斯巴达超长距离极限马拉松,本次重返希腊,实则是为年底终极一战热身。11月22日他将挑战南极极限马拉松,在让人望而生畏的南极冰原拔足狂奔。假如他能冲过终点,将成为全世界首位完成世界七大洲极限马拉松顶级赛事的跑手。


  用一颗理想的心闯荡世界 陈盆滨和宁波一直有着不解之缘。


  2008年,陈盆滨成为北京奥运宁波圣火传递第56棒;2009年,他和朋友组队参加了2009宁海全国山地户外运动锦标赛并夺得冠 军;2012年,以嘉宾身份来到“宁波·江北2012年全国山地竞速挑战赛”。那次本报记者第一次见到了陈盆滨,那会他还没有自己的经纪团队,只身一人全 世界参加比赛,他当时说的一句话令记者印象深刻,“跑这样比赛都是一人参加,没有任何后援,不会一句英语,只有一颗理想的心,闯荡世界。”


  陈盆滨还和记者分享过自己的成长故事。“生在打鱼为业的环境中,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全世界参加比赛。”


  陈盆滨生在浙江台州一个渔村,家人都是地道的渔民,直到2000年县里举行俯卧撑比赛,他一口气做了438个,拿到600元冠军奖金,由此走出了小渔村,走进了广阔的户外天地。


  凭借一月内完成三项赛事、共计六百多公里极限耐力跑的壮举,陈盆滨被冠以“中国耐力王”、“中国铁人”等称号,也成为登上美国《户外》杂志封面的第一个中国人。他改变了外国人对中国户外选手的看法,也影响着户外极限运动在国内发展的轨迹,他让中国的国旗多次出现在了顶级国际极限赛事上。


  陈盆滨给自己设定了退休时间:“希望能跑到40-50岁,这张黄色的面孔一直出现在国际赛场,让老外知道中国人也能参加这样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