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德国古典哲学在审美中想象古希腊

德国古典哲学在审美中想象古希腊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 发布日期:2014-04-28
  • 浏览数:469

        随着荷尔德林对其诗性精神方式的迷恋,最终他自身的精神在古希腊世界之中崩溃,这种崩溃代表着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坍塌。
 

  以温克尔曼与莱辛为代表的思想开启了德国对 古希腊的审美想象。温克尔曼继承鲍姆嘉通在理性主义下彰显感性认识作用的思想,但与鲍姆嘉通将感性绝对地置于理性之下不同,温克尔曼更多强调两者的协调, 认为单纯和静穆的美不是抽象的静止,而是理性与感性、情感与理智综合之后的状态,是以包含人类普遍价值的理性激活链接古希腊艺术品所呈现的感性形象。他将 理性与感性在时空中隔离开来,以永恒的理性与遥远的感性在想象之中综合的方式代表了德国古典美学的特征。基于这种特征,他以艺术为中心,通过想象对古希腊 世界进行认知,为艺术对历史与古希腊精神认识的可能性奠定了基础。


  莱辛更加重视艺术中的个体情感因素,认为“古希腊英雄在情感上他们是 真正的人”。由此他将温克尔曼遥远的古希腊感性形象拉近到自身的情感基础上,将对古希腊的远方想象向审美主体自身靠拢。莱辛赋予想象以更深刻的情感性,想 象的功能被拉入到了个体自身存在价值考察的层面—宗教。莱辛反思了启蒙理性在信仰面前的缺陷,表明了德国古典思想时期中希伯来文明与古希腊文明间的张力


   康德在哲学层面上接引并建构了温克尔曼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观点。温克尔曼以科学的考古学方式认为,对古希腊的认识方式必须为自身划分边界。按照康德的方 式,还应将古希腊精神放入到物自体的世界来认识,而对物自体的认识则是依靠思维与自由意志而非纯粹理性的直观,这种认识方式为审美想象提供了哲学基础和合 法性地位,并且康德以判断力(审美)勾连纯粹理性与实践理性间的沟壑,为在道德和价值判断中认识古希腊精神奠定了哲学基础。在此基础上,人们开始反思对古 希腊的想象与古希腊自身真实的存在。


  在面对古希腊文化精神时,赫尔德的历史哲学为德国自身民族和文化发展找到了合法性依据。他将其放入具体的德国民族历史时空之中,由此古希腊精神不再被看做是普遍人性精神在德国民族中的继承,古希腊第一次被作为他者出现在德国民族精神中。


  席勒将美从理论理性即认识的领域转移到实践理性中,使以往纯粹主观认识的美具有客体化的基础,使美学转入人本主义的思潮。但是在席勒的思想中,他所重视的德国民 间文学素材与中世纪神话并不能与古希腊文明兼容,他越是试图在实践理性行动中弥补破碎的人性,越是发现现实与古希腊间的矛盾,进而永恒地停留在对古希腊精 神的想象之中。


  较之德国对古希腊审美想象开启阶段不同,人们对古希腊精神的探寻不再局限于艺术品及艺术理论中,而是在德国民族性及主体 性中思考古希腊精神。在德国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展开阶段中,如何解决普遍理性认知与个体感性认知之间、想象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又发展成为德国对古希腊审美 想象的新阶段,即审美想象的崩溃与终结阶段。


  荷尔德林早期虽然崇尚古希腊的美,但依然看到古希腊精神与处于现实价值判断中个体间的矛 盾。他试图以“诗”的“死亡”与“牺牲”精神来消融双方间的张力。死亡是最高的和谐,死亡与瓦解才能产生出新生。随着荷尔德林对其诗性精神方式的迷恋,最 终他自身的精神在古希腊世界之中崩溃,这种崩溃代表着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坍塌。荷尔德林在古希腊审美想象中的迷失代表着他对精神所“在”的追寻,他对古希 腊审美想象的崩溃只是一种在“何处”的崩溃,而在“何处”的崩溃新生出了他对“在”的思考。


  黑格尔在其精神哲学的框架中关注古希腊精 神,否定了一个独立的古希腊精神的存在,认为古希腊艺术所代表的精神是绝对精神的一个阶段。古希腊精神与绝对精神一样是绝对自由,但是如果有一个独立于自 身精神之外的古希腊精神,那么我们对其模仿和学习反而将是一种不自由,“自由的古希腊”将变为一种他律,正是对这种他律的摆脱的尝试使荷尔德林走向了崩 溃。黑格尔则认为艺术必将终结于哲学之中,对古希腊的美学观照也应让位于哲学的方式。因为古希腊艺术及其精神是完美无瑕的,与之相匹配的古典型艺术无法通 过一个外在于它的批判动力使其前进,所以黑格尔认为“古典型艺术在他自己领域里解体”。黑格尔要求以概念化、反思的哲学方式认识古希腊精神,要以哲学思维 使我们自身认识到感性与理性的分离之后,才能去把握统一和谐的古希腊精神,否则就会永远迷失其中,最终达到自我精神的崩溃。


  从温克尔曼 以审美想象的方式面对古希腊艺术品追寻古希腊精神,到荷尔德林以诗之精神消融作为他者的古希腊精神与自我间的矛盾,德国以美学的方式贯穿于古希腊艺术、精 神与自身民族精神之间,随着古希腊精神与德国民族时空中的个体间矛盾变大时,美学的方式无力解决其张力,它要么像席勒那样以审美乌托邦的方式遁入古希腊世 界中,要么如荷尔德林那样迷失在自己审美创造的对象中,最终黑格尔以哲学替代美学的方式在古希腊与德意志间找到了平衡点。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哲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