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总理称去年提前实现财政盈余 政府被指说谎

希总理称去年提前实现财政盈余 政府被指说谎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4-03-31
  • 浏览数:440
 

  雅典声称他们在2013年提前一年实现了盈余。“目前已经超过了15亿欧元,是最初估算的三倍,”总理萨马拉斯在2月中旬谈论2013预算的最终结果时对外宣布。可是希腊政府似乎说谎了


  本刊特约撰稿/尼科里娅·艾普斯托卢(Nikolia Apostolou 发自希腊)


  六个月以来,希腊总理安东尼斯·萨马拉斯一直在许诺形势马上会有好转,而且很快会有国家经济方面的好消息。去年夏天,他曾预测希腊将有5亿欧元 的盈余。那以后,他不断在增加这个数字。“初级预算盈余比我们最初估计的要高得多……目前已经超过了15亿欧元,是最初估算的三倍。”2月中旬在谈论 2013预算的最终结果时,萨马拉斯向希腊《杜威玛报》表示。“这意味着我们今年将向社会返还大量资金,比如惠及那些领取养老金的低收入人员以及执法人 员。”


  希腊危机是早在2009年爆发的欧元区危机的一部分,那时欧洲中东部有10家银行申请了紧急救助。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塞浦路斯、奥地利、斯洛文尼亚,以及爱尔兰都曾陷入困境并且申请了欧盟援助。受到2008年波及全世界的美国债务危机影响,欧元区也发生了危机。


  和其他很多国家一样,希腊未曾想自己会毁于2009年爆发的危机。相反,那时的希腊正呆在一旁,开心地看着一些世界强国因过度贪婪而受到惩罚。2009年是希腊全国大选的一年,那时的希腊政府并未采取危机预防措施,而是靠分发资金来吸引大家投票。


  政府曾做出保证,称希腊没有债务抵押债券,也不存在任何有毒债券,但是他们并未提及希腊的借贷速度已经将他们在2004年到2009年间的债务增加了几乎两倍。自那以后,希腊接受了在经济史上一个国家接受的最大规模紧急救助;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洲中央银行(ECB)与欧盟委员会给予了希腊2400亿欧元的援助。获得基本盈余是债权人继续给予额外债务减免的关键前提之一,而希腊距离上一次实现基本盈余已经有十年了。


   盈余背后“忽略”的支出


  雅典宣布他们在2013年提前一年实现了盈余。去年10月,政府雅典政府预测2013全年盈余为3.44亿欧元。“尽管近期欧元区GDP增速的 增长比例很低,但这已足够让欧洲的决策者宣布欧元区强制实行的紧缩计划取得了胜利”,伦敦经济学院欧洲政治经济学教授保罗·德·格劳威与比利时鲁汶大学 LICOS制度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月梅,在去年10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决策者们显然找到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了,他们把增长率上的一点好转当成 了紧缩政策积极作用的结果,并认为这增加了大家对未来的信心”。


  但是,欧洲官员们正在质疑希腊政府对2013年基本盈余水平的乐观态度,认为预测为之过早。负责欧盟的统计事务的欧盟统计局局长沃尔特·拉德马赫说道,“我们没有计算具体数字,这也是(希腊)总理所希望的。”欧盟统计局预计在3月公布最终数据。


  希腊政府心中的盈余仅是中央政府的数据,并未包括一般政府支出,这部分支出涵盖地方政府预算、部分军事支出以及福利支出。“(在计算盈余时)政 府(也)忽略了三个‘细节’” ,希腊危机发生以后,希腊经济学家尼奥尼达斯· 瓦提裘提斯的网站备受关注,他在网站上写道:首先,如今政府有61.7亿欧元价值的未了债务。“其中亏欠了社会保障机构36亿欧元,欠医院11.5亿欧 元,欠地方政府7.6亿欧元,欠各大政府部门3.62亿欧元。其次,仍有3170亿欧元的债务需要偿还,可能需要88年的时间。第三点是在过去四年获取公 共收入的过程中给希腊社会造成的损失。”成百上千的学校以及希腊公共广播公司被关闭,千千万万的公职人员被辞退,同时新增了24种税,其中有房地产税、增 值税、燃油及香烟税。最后,政府仍欠企业100亿欧元,拖欠的是对民营企业的增值税与返税,这笔资金一旦返还,将会促进市场上的资金流动。


  “我们的债权人承诺,如果我们兑现了协议条款,他们会给我们额外的债务减免,”萨马拉斯说,“我们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协议条款中对我们的要求。现在轮到他们兑现协议了,给我们额外援助让债务良性发展。”


  除了额外债务减免和欧洲人的支持,萨马拉斯正在准备竞选。随着地方选举临近,左翼党、激进左翼联盟党赢得了选举优势。很多政治分析家认为萨马拉 斯故意宣布大规模盈余,并承诺用于社会支出,是为了吸引选民的支持。如果左翼联盟党赢了5月的选举,萨马拉斯也许需要让出总理职位,并且准备全国大选。


   亏空与新的盈余数据


  根据IMF与希腊银行的报告,希腊远远没有实现盈余。希腊的财务中存在两年的亏空,需要再次贷款来填补。但是这两家机构仍然未就亏空规模达成一 致。希腊银行总监将在下周会见三驾马车(IMF、ECB与欧盟委员会)领导人,希望能就希腊需要多少额外资金达成共识。但是欧洲中央银行(ECB)行长马 里奥·德拉基上周曾表示,ECB不会提供任何紧急救助:“很显然我们不会提供货币融资。”德拉基表示该行的创建条约不允许直接筹资。


  在实施紧缩政策期间,希腊仅在四年内就失去了GDP的25%,使得很多人开始怀疑这一措施的正确性。“如果没有债务重组,希腊将不会有减少紧缩 的空间,” 欧洲议会立法人士来访代表团成员黄玉廉(Hoang Ngoc Liem)说,他们的职责是调查欧元区紧急救助国家中的角色。他也说希腊的公共债务在2013年的预算为GDP的176%,这不利于发展并且需要重组。 “如果不放开紧缩,我们将不会见到希腊的强劲增长。”


  支持债务重组的呼声越来越多。“如果官方能撤销债务,只要希腊达到IMF、ECB与欧盟委员会的条件,私人资本将会返回,而且希腊也能迅速恢 复,”美国商业大亨与投资家乔治·索罗斯说,我可以用自身经验证明,一旦希腊债务积压消失以后,投资者会一窝蜂地奔向希腊。官方不能减低账面债务是因为这 会触及很多禁忌,尤其是ECB的禁忌。但是,这些问题会在德国的领导下解决……德国应该记住它曾三次受惠于账面债务减免,即道威斯计划、杨格计划以及马歇 尔相关计划。


  关于为何一个小经济体会造成欧元区如此大的问题,人们对此有不同的解释。“危机反映出了欧元区制度安排上的缺陷以及对危机源头诊断中的问题。”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对希腊媒体说,“鉴于此,他们的回应如此糟糕,部分甚至恶化,其实并不意外。”由于GDP下降, 债务对GDP的比例增加,2014年,没人期待欧元区经济增长。“如今的结构是不可持续的:欧洲需要进一步融合,”斯蒂格利茨说。“欧洲进一步融合需要将 部分债务互有化,在欧元区范围设立统一的银行系统、共同的监管与决议、共同的存款保险以及增长策略,替换掉在过去二十多年实施的反增长紧缩策略。我们已经 从过去重组中认识到,没有深层次的重组,增长便不会积累,而国家也会在几年后面临再次重组——以及随之而来的不良后果”。


  很多专家认为紧缩政策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欧元区紧缩计划给边缘国家强加了非常不利的交易:为提高政府预算余额1%,需要牺牲2.8%的 GDP,”格劳威与季月梅表示,“这个问题并非在于边缘国家是否必须加入紧缩计划。他们没得选择(尽管他们应该被给予更多的时间)。问题在于欧元区是否作 为一个整体做出了系统调整,这点关乎边缘国家预算余额与经济增长之间的不利交易状况的改善。我们认为一个更为系统的财政调整——债权国以此同意刺激经济 ——将会降低边缘国家的损失(从产出损失看),以此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政府预算结余”。


  德国与世界银行


  希腊面临的将不再仅是受到国内政客的控制。涉及希腊债务重组与贷款的国际政治只会让局势更为复杂,因为有很多国家正试图从别国的不幸中获利。


  2010年5月,德国、法国与荷兰银行掌握了希腊债务的绝大部分。当IMF决定参与紧急救助时,这三个国家曾保证不会放弃希腊债务。2010年 三国持有的希腊债券为1226亿美元,而在2012年,三国的银行仅持有659亿,后来经过减免之后降低到了340亿欧元。“(欧洲)委员会成了债权国家 而非整个欧元区的权益代理,”格劳威与季月梅指出。“现在是委员会担起自己的责任,以积极的态度来维护债务国利益的时候了。同时应该让委员会坚持给予债务 国支持,确保他们在调整过程中能实践自己的义务。”


  如今,有人甚至提出了新贷款的建议。根据德国《明镜》周刊揭露的文件,新的紧急救助价值将会在100亿到200亿欧元间。德国财政部长、“救 助”希腊的关键人物之一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已经开始与其他欧盟领导人协商如何处理希腊资金缺口。希腊未参加商谈。“可以确定的是,任何进一步援助都会比 现有援助便宜。” 朔伊布勒对德国《经济周刊》表示。但是德国人否认希腊的债务会有任何重组。新的协议将在选举之前公开,即使萨马拉斯输掉选举,他的政府垮台,新一届政府也 有义务遵守现有协议。


   如何解决?
 

   经历了IMF与欧盟指定的四年严厉紧缩期之后,希腊的公共债务提高了。2009年,其公共债务达到国家GDP的129%。但是根据预算草案,2014 年,在成百上千的新法律解放市场后,国家的GDP将提高50个百分点,而债务将跃至GDP的177.5%。希腊政府与其欧洲对手实施着同样的政策,即使这 正带着他们走向更严重的债务之路。


  仅在过去20年内,希腊人们已经偿还了地方与外国债权人6405亿欧元,从2000年加入欧盟起,他们偿还的债务已经达到这个国家GDP的三倍。但是这些贷款仅仅能填补部分亏空。


  第二轮紧急救助中,300亿欧元支付给了希腊私有债券人,350亿欧元由仍持有债券的欧洲中央银行给了欧元区债券,而57亿欧元用于支付前期贷 款利息。这一切对于三分之一处于贫困线以下的希腊人来说无济于事。过去的贷款曾用于2004年雅典奥运会,花费200亿欧元,这对曾经举办奥运会的最小国 家来说是很大的负担。


  过去几十年间的贷款也被用于购买武器,希腊是欧盟最大的武器购买国,也是世界上继中国和印度之后第三大武器进口国,危机发生之后,至今这笔花销 仍未得到处理。一个果断的政府会撤销其债务,因为这笔债它已经偿还了两次甚至三次了。如果不这样,下一代希腊人也将走上还债之路。 ★


  (译/王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