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记世界上最早的“人”像希腊钱币

记世界上最早的“人”像希腊钱币

  • 来源: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4-03-17
  • 浏览数:777
 



 
    古希腊钱币面纹本是神祇、神兽的“舞台”,多镌以本邦(国)所尊崇的动物图腾、神祇雕像或纹章,凡夫本不得染指其中。然而,在公元前4世纪初期,小亚细亚的希腊人首先打破这一潜规则,将当时仍然在世的高官尊奉在钱币之阳。而世界上首位登上钱币的凡人却不是希腊人,是时任赫勒斯滂及弗拉基亚世袭总督的波斯人法尔纳巴祖斯(Pharnabazos)。

    这批钱币存世稀少,目前仅见13枚。它们为古希腊凯奥斯-罗德岛币制的四德拉克马银币,其正面图案为某长者之像,他梳着整齐、柔顺的长须,头戴飘逸的波斯头巾,此像极具波斯风格,胜似一骁勇的沙漠武士。而在头像四周环列着铭文“ΦAPNAΒA”,由此可知,钱币正面的长须长者既是波斯总督法尔纳巴祖斯。钱币的背面为圆型戳记,在戳记内雕刻着战船的船头,在船头上爬俯着神话中的万兽之王——鹰首狮身的神兽格里芬,两只海豚兴奋地在战船两端跳跃,而在船下悄然游弋着一条肥美的金枪鱼,它是这批钱币铸造地——凯吉库斯的城邦纹章。在凯吉库斯发行的钱币上,都会雕刻着金枪鱼,以表示其铸地。

    那么,为什么小亚细亚凯吉库斯城的希腊人会打破古希腊铸币传统,破例将异族总督尊为“泉上君子”的呢?它应是受公元前4世纪初小亚细亚地区的历史背景的影响所致。根据这批钱币的背面图案,可知它们的发行原因应与海军或海战有关。而这一时期最重要的海战,莫过于爆发于公元前394年的克尼多斯海战(Battle of Knidos)。

    公元前404年,极盛一时的雅典最终被伯罗奔尼撒同盟军击溃。然而,在雅典倒台后,斯巴达转而以希腊宗主自居。他不仅向战败的提洛同盟诸邦征收贡金,随后也调转枪口,向伯罗奔尼撒同盟成员埃利斯开战。此举导致了同盟内部的分化,底比斯与科林斯拒绝出兵,激化了斯巴达与其他伯罗奔尼撒城邦的矛盾。斯巴达的举动令爱琴海两岸的希腊诸城邦甚为不满。公元前398年,斯巴达国王阿基西拉乌斯一世(Agesilaus I)率领8000军队远征小亚细亚,“解放”沿海的希腊城邦。斯巴达军团在吕底亚大败波斯总督提萨费尔尼斯的军队,前者乘胜追击,深入至小亚细亚腹地,兵临其首府萨迪斯城。提萨费尔尼斯终因战败而被波斯大王处决。随后,波斯吕底亚总督提特拉乌斯泰斯(Tithraustes)向斯巴达军队行贿30塔兰特,将其引至赫勒斯滂与弗拉吉亚总督法尔纳巴祖斯的辖区内。波斯一方派遣罗德岛的提莫克拉特斯(Timocrates of Rhodes)携带了价值相当50塔兰特白银的黄金前往希腊大陆,游说希腊诸邦向斯巴达作战。最终,提莫克拉特斯成功地利用了希腊诸邦对斯巴达的不满,促使阿尔戈斯、底比斯与雅典组建反斯巴达同盟。底比斯人更唆使洛克里人入侵弗西斯,为时8年的科林斯战争(Corinth War)就此爆发。

    闻听希腊本土的战事后,远在爱奥尼亚的斯巴达军团火速回撤。斯巴达海军盘踞在小亚细亚的海港城市克尼多斯,其统帅派山德(Peisander)也准备启航返国。此时,已经加入反斯巴达同盟的雅典派出海军,在将领克农(Conon)的率领下,与波斯总督法尔纳巴祖斯所率领的腓尼基海军一道在克尼多斯截击斯巴达海军。雅典-波斯联军数倍于斯巴达,列阵于左翼的斯巴达盟军见状纷纷溜之而大吉。斯巴达海军寡不敌众,最终被击溃,统帅派山德战殁。50艘拉西地梦人的战船被俘,由此斯巴达海上力量丧失殆尽,是为克尼多斯之战。此战预示着小亚细亚城邦摆脱了斯巴达的淫威,重新获得了“独立”。

    克尼多斯之战后,法尔纳巴祖斯与克农联军,沿小亚细亚西海岸北上,逐一驱逐斯巴达所委任的镇守官。波斯-雅典联军宣称,曾被斯巴达统治的城邦可获独立。对于饱受战争疾苦的小亚细亚城邦来说,这无疑是喜从天降。而凯吉库斯很可能在此背景下,为波斯总督法尔纳巴祖斯发行了这批钱币。它们的功用应是作为海军的军饷,而钱币的图案则是纪念克尼多斯海战之捷。据学者罗宾逊考证,这批钱币的发行时间应在公元前396年左右。由此可见,爱琴海东岸的希腊人不惜打破常规,对于给予他们自由的波斯总督以神一般的高规格待遇。他们对于自由的渴望与向往,昭然若揭。

    然而,这段自由时光极为短暂。在科林斯战争末期,波斯大王权衡利弊,为了遏制此时国力日渐恢复的雅典,故而再次支持斯巴达一方,并以敕令的方式向全希腊世界下达了停战令,是为《安塔尔奇达斯合约》。敕令规定,所有的亚洲城邦(市)划归波斯所有,希腊各邦停止交战。自此,一度重获自由的小亚细亚城邦再次成为波斯的领地,斯巴达则日益依附于波斯,并狐假虎威,成为波斯在希腊世界的代言人。而这批“人像”钱币也成为爱琴海东岸曾获短暂自由的见证之物。(曾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