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政策专家:什么让希腊如此特殊?

政策专家:什么让希腊如此特殊?

  • 来源:财经网
  • 发布日期:2014-03-12
  • 浏览数:887


 
    欧元危机似乎已经大致结束了。风险溢价在全面下降,两个国家--爱尔兰和葡萄牙--已经退出了调整计划。现在它们已经能够在市场上为自己融资,它们的经济似乎也已重新开始增长。

    但与此同时,希腊在实现调整计划目标方面仍然存在问题,并且似乎陷入了关于新一轮多边融资计划的没完没了的谈判。问题总结起来就是两个字:出口(或者说是出口增长乏力)。

    最近这些天来,来自希腊的最重要的消息是政府宣布实现了2013年初级预算盈余(财政余额减去债务利息)。这是几十年来希腊政府第一次能够依靠自己的收入支付自己的支出。

    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里程碑。但另一个重要得多的新闻却没有吸引多少注意。那就是2013年希腊的出口还不如2012年。

    在多年的市场份额下跌之后,这一萎靡的表现难以解释,因为欧元区外围国的所有其他国家都录得稳健的出口增长。比如,葡萄牙出口在过去几年中每年可以增长约5-6%,尽管它面临着不利的外部环境(西班牙是其最大的市场)和信用动荡,这意味着其出口商很难获得融资。

    因此,不管是外部需求萎靡还是缺少融资,都不能作为希腊出口表现拙劣的理由。竞争力低下也不是理由,因为近几年来希腊实际(经通胀调整的)工资成本的降幅比任何其他欧元区国家(爱尔兰除外)都要大。

    但从希腊的经验得出工资通缩对改善竞争力毫无效果也令人难以接受,因为人们广泛认为这正是德国大量获益的原因。因此,希腊出口表现拙劣的唯一解释就剩下希腊经济仍然极度扭曲,以至于没有对改变的价格信号做出反应。

    调整能力的缺失是关键性的。在爱尔兰、西班牙甚至葡萄牙,在国内经济崩溃、工资调整时,出口增长都十分强劲。但这些国家的灵活性均相当大,有的已经采取了强力改革。

    相反,在希腊,没有证据表明“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所要求的许多结构性改革带来了任何扎实的改善。相反,许多关于政府和劳动力市场效率的指标实际上还有所恶化。

    希腊没什么东西可供出口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问题不在于希腊出口水平低,而在于它没有增长,而增长是完全可能的,特别是在基数较低的时候。几年前,希腊商品和服务出口与葡萄牙相当。如今,葡萄牙已经领先希腊近200亿欧元。这意味着希腊产出蒙受了10%以上的潜在损失。

    因此,出口没有增长导致希腊衰退比增长情况长得多、深得多。如果希腊的出口增长与葡萄牙(或西班牙)保持相同速度,那么衰退现在应该已经结束了。

    此外,出口增长不力导致财政调整难度大大增加。更高的出口不但可以直接带来更高的收入,还能对国内经济产生乘数效应,从而增加消费税收入。

    如今,希腊经常项目处于平衡状态--与几年前两位数的赤字(占GDP比重)相比,着实是一个成就。但与欧元区外围的其他经济体相反,这一改善完全是通过压缩进口实现的。

    这意味着除非出口开始增长,否则就不可能看到持续复苏。人们常说,如果紧缩松一点,内需就会强一点。这也许是正确的,但更强的内需会导致更高的进口,而这需要用更高的出口收入来支付,因为希腊无法承受外债的继续累积。没有出口,就没有增长:希腊的债务可持续性最终取决于这一关键参数。

    希腊的问题不在于财政调整。相反,紧缩也许是太成功(也太痛苦)了。但这是错误的目标。

    对任何以两位数的经常项目赤字为起点的国家来说,调整计划开始时的真正重要的目标必须是出口增长。错失这一目标正是希腊走上歧路的原因。

    不幸的是,外部世界对于确保希腊提高出口几乎无能为力。政府必须强迫它通过裁决,议会可以施压使之接受所有人们已知的改革立法,但说到底,改革如何落实、经济如何反应才是最重要的。调整计划成功与否体现在采取调整的国家,而不是体现在布鲁塞尔或华盛顿。(丹尼尔·格罗斯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