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人物志:从内江走出的希腊文化使者

人物志:从内江走出的希腊文化使者

  • 来源:华西都市报
  • 发布日期:2014-02-28
  • 浏览数:635



抗战时期罗念生与夫人马宛颐在峨眉山



1988年罗念生父子与希腊前国王老师佛提亚斯教授合影

    在2014年2月18日之前,很多内江人对罗念生这个名字还很陌生。但当天的大千讲坛结束后,到场听讲座的人全都记住了罗念生—这个将古希腊戏剧翻译到中国的内江人。

    这位从威远走出去的学者,不光是第一个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还是我国外国文学界的拓荒者之一,为我国翻译和研究古希腊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国内和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成都

    省城求学 专攻自然科学


    罗念生,原名懋德。1904年7月12日生于四川省威远县连界场庙坝。

    他的家乡地处威远、仁寿、资中三县交界处,为煤矿山区。其父罗九成以教书为业,曾开馆办私塾。当时的连界场没有小学,幼年罗念生只能随父读私塾。他熟读古书,才思敏捷,记忆超群,所作文言文深得乡贤称赞。课余常与小友们去池塘垂钓,去墙边捉蟋蟀,去山间打猎,享受着大自然和田园的乐趣。

    1918年,罗念生考入资中县立小学。1919年,考入威远县立初级中学,后因学校临时停办,改入荣县中学。半年后,为了逃避抓兵,也为了让自己开阔眼界,他邀集一批知交,结伴赴省城成都求学,就读于成都华西中学。

    少年的罗念生品学兼优,尤以数学才能出众,深得老师喜爱,并望他将来专攻自然科学。罗九成为了儿子能继续求学深造,便弃教经商,专营烧制木炭及炼铁作坊。

    北京

    初识文学 开始翻译生涯


    1922年,他考入旧制清华学校,由成都到了北京,专攻自然科学。数学成绩仍在班上名列前茅,同学有朱湘、柳无忌、孙大雨、陈麟瑞等等。1926年,罗九成炼铁生意破产,家中开始破落,难以支付他每年近200元的学习费用。罗念生只得改学文学,以习作和译稿挣得稿费维持生活和学业。

    清苦的校园生活,对时弊的憎恶,促使一批喜爱文学的学生经常聚在一起,讨论新诗和新文学。“五四”运动之后,清华出现了两批新文学家,一批是闻一多、孙大雨、梁实秋、等;一批为朱湘、罗念生、陈麟瑞等人。他们经常在清华校刊及北京的报刊上发表作品。1927年,经挚友朱湘引荐,罗念生为北京《朝报》编辑文艺副刊,从此开始了他的新诗及散文的创作。

    据罗念生之子罗锦鳞介绍,林语堂曾称赞罗念生的文字“清秀”,朱湘认为他的散文“风格清丽,有一奇气”。在这一阶段,他与同窗卢木野合译了英国作家哈代的短篇小说,又与陈麟瑞合作翻译了德国作家施托姆的著作,经常刊登在天津的《国闻周报》上,从此开始了他的翻译生涯。

    美国

    公费留洋 正式接触希腊文化


    1929年,罗念生经过考试公费赴美留学。赴美前,曾回乡探亲。蒙亲友资助,同乡从南京接济,才得以制装登船赴美。对此乡情,罗念生在1989年6月,于病中所写的《乡思》一文中仍念念不忘,感激不尽。

    在美国,罗念生先后在俄亥俄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攻读英美文学和希腊文学。在詹姆森教授所授的欧洲文学史课堂上,教授对古希腊文学的极高评价,加深了罗念生对古希腊哲学、文学的浓厚兴趣,加上挚友朱湘的鼓励,他利用课余时间,从古希腊原文翻译了悲愤诗人欧里庇得斯的《伊菲格涅亚在陶罗人里》,由赵元任先生介绍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成为他第一部古希腊戏剧译著。

    罗念生留学期间,正逢美国发生经济危机,市场大萧条。为了坚持学习,他不得不一边上课,一边到餐馆洗盘子。1933年,他看到学习英美文学的中国留学生为数众多,而古希腊文学领域是个冷角,于是他决定转赴希腊雅典,专攻古希腊文化,以填补祖国希腊文学研究之空白。

    希腊

    走遍希腊 饱览当地风土人情


    罗念生的儿子罗锦鳞在谈到父亲为啥选择去希腊时笑称:“爸爸当时是觉得大家都学一样的东西,回国肯定找不到工作,所以就挑了个冷门。”

    1933年,他登船横渡大西洋,来到他久已向往的欧洲文化发源地—希腊,入读雅典美国古典学院。在学院里他选修了四门课程:雅典城志、古希腊建筑、古希腊雕刻、古希腊戏剧。当时,他是唯一的一位中国留学生,也是第一位到希腊留学的中国人。

    在那里,他看不到自己的同胞,只有一次,在比利亚斯港见到了一位流落在码头的中国船员,生活十分凄惨。他乡遇同胞,罗念生十分同情他的处境,除了解囊相助外,他多方联络,终于通过旧中国驻意大利使馆,并在好心的希腊朋友的帮助下,买了船票将这位同胞送返祖国。

    在希腊留学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完成学院里的课程,罗念生利用大量时间到希腊各地去访古寻迹,观看古代悲剧、喜剧的演出,了解希腊民间的风土人情。他的足迹踏遍了希腊半岛的南北东西,游历了爱琴海上的大小岛屿。

    六十年如一日 坚持研究希腊文学

    1934年深秋,罗念生回到了祖国,先后执教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四川大学等高校。

    但从回到祖国的那天起,迎接他的便是灾难接着灾难。因为战争,他携妻儿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到陕西、四川、湖南、山东……为生活不得不多处兼职,以应对每日上涨的物价,生活没有保障,十分清苦,有时连一张必需的书桌都没有。

    尽管如此,他却从未放弃对古希腊文学的研究和翻译。在四川乡下昏暗的菜子油油灯下,在随时都有飞机轰炸、到处躲警报的日子里,罗念生坚持翻译了大批的古希腊戏剧作品,出版了他的《希腊漫话》、《芙蓉城》等散文集,以及古希腊悲剧《特洛亚妇人》等翻译作品,以此鼓舞中国人民的抗日士气和爱国热情。

    据了解,古希腊语是世界上难度仅次于印度梵文的一种语言,古希腊语中的一个正规的动词的变化就有将近三百个字形,而且还有大量的不规则的词形变化。作品内容深奥,典故繁多,这都是翻译和研究古希腊文学的困难之处。许多人在困难面前退却了,罗念生却始终在这项艰难的工作中默默无闻、甘于寂寞地坚持了六十多个年头。

    一生硕果累累 获希腊最高文学艺术奖

    罗念生一生辛勤笔耕,硕果累累,译著和论文共计1000多万字,50余种。1990年4月10日,罗念生因前列腺癌病逝,终年86岁。直到去世前,他已将《伊里亚特》译完一半以上。他翻译了古希腊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完整传世的《乞援人》、《波斯人》等全七部悲剧和悲剧诗人索福克勒斯完整传世的全部作品—《埃阿斯》、《安提戈涅》、《俄狄浦斯王》、《厄特克特拉》、《特剌喀斯少女》、《菲罗克忒忒斯》和《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

    1988年2月12日,在希腊驻华使馆举行的授奖仪式上,希腊大使迈戈洛科诺莫斯先生代表雅典科学院致词中这样说道:“中国和希腊在历史上是两个并驾齐驱的国家,它们都曾经是人类思想和文明的中心—一个在东方,一个在西方……我要说,照我看来,没有任何一个外国的古典文学研究者曾像罗教授那样,把古希腊的文化介绍给如此广大的公众,并持续了如此长久的时间……我国的最高文化机关‘雅典科学院’于1987年12月29日决定,将最高文学艺术奖授予罗教授。在过去的十四年里,只有三位非希腊公民获得此奖。这不仅仅是对罗教授的工作表示敬意,也代表了一种把我们两国人民联系在一起的精神方面的姻亲关系。”接力传承孙女立志将中国文学翻译到希腊

    罗念生的事业如今已后继有人,定居希腊的孙女,决定将爷爷走的路反过来走一遍,将中国的文学作品翻译到希腊去。(王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