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女孩艾福:站远看是西方

希腊女孩艾福:站远看是西方

  • 来源:网易
  • 发布日期:2014-01-23
  • 浏览数:594





 

    EfstathiaMilaraki的中文名字就是用开头的两个字母取了谐音“艾福”。这是她的第一个中文老师给她取的。

    艾福在静安寺附近一栋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公寓楼里租了一套小房子,一室一厅,所有的房间都朝东,9点之后就不能晒到太阳。房租不便宜,6000元一个月,除了在学校上课,就是在家画画,基本不出门。


    2009年艾福来到中国,在桂林教过书,2012年9月开始在上大美院正式学习国画。她说,学习中文和中国画之后,她的很多想法都变了,而“想法”在她看来,对艺术来说,是最最重要的。


    为什么是中国


    艾福16岁开始在希腊学习油画,接受严格的训练,她后来考入雅典艺术学院,那是欧洲最有名的艺术院校之一。艾福说,那时候她需要一天画画12个小时。


    进了艺术学院,当然是接受正规系统的教育,理论和专业都很注重。看艾福早些时候的画,很有一些毕加索的风格,她也被一些媒体称作“女毕加索”。现在艾福住的上海公寓中,还放了几幅早些时候的画,这些画都有鲜明的撞色,线条粗放,是欧洲人熟悉的画画思维。


    学了几年,技法上更加熟练,艾福开始觉得有些没意思。“我的画没有突破,而且欧洲的传统太多了,特别多的大师挡在前面,我觉得前进不了。”


    她开始想去别的地方看一看。为了接受新的艺术的刺激,她先去了巴塞罗那大学交换学习了一年,之后又前往印度尼西亚传统绘画学院学习。在印度尼西亚的奖学金结束之后,她开始考虑下一站去哪里。“既然想要看不一样的,既然已经摸到了东方艺术的边缘,不如就去最东方的中国吧。”这个念头生出之前,中国对她来说只是个遥远的名字,她当然也看过些东方的艺术品,但这些东西她完全陌生,觉得是另外一个世界。


    2009年9月份,艾福第一次来到了中国。


    从根本上的大不同


    “真的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文化吗?”记者问她。“完全不同。”在艾福看来,完全陌生的中文,本身就像画一样,完全不同于一维的欧洲文字。她觉得中国字特别美,而中国字决定了中国艺术的出发点,中国艺术家看待事物的视角和西方人完全不同。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画西方油画的时候,画家总是把画板竖放,画一会儿就退后几步看一下整体效果,再接着画下去。但中国画不是,卷轴铺在桌上,从左到右一平方厘米一平方厘米地勾,必须凑近看才能体会其中的味道。这一远一近中,思考方式完全不一样。


    还有更显而易见的差别是颜色。西方人习惯明亮的大色块的撞击,色彩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油画的灵魂所在,而中国画几乎都是黑白的。所以乍一看,觉得很平淡,许多外国人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明白,完全不明白。”艾福说,最初来到中国,这种巨大的差距时时带给她“震惊”,整个世界都是新的,整个撞到眼前,她能做的只能是不停地吸收和学习。


    国画班唯一的外国人


    艾福决定认认真真地学习中国文化,切入点是最根本的传统国画。


    上大美院的国画班里一共5个学生,艾福是唯一的外国人。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她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在家里画下去,必须要跟同学在一起,才知道要怎么继续。


    学习当然从临摹开始。一幅画拿到手里,光看就要看上一整天。“中国画的层次特别多,不看清楚根本无从下手。”很简单的水波,仔细看才发现是分好几层画上去的,先画什么再画什么,都是讲究。这是最基础的。还有文化上的差异。鱼象征着什么,人物的袍子到底是怎么样的,龙纹水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都要一样样看书查资料问老师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国画的背后站立着整个完全陌生的中国文化世界。艾福说,这对她来说太刺激了。


    现在,她每天花10个小时学中文,然后画画,一幅山水画了整整8个月还没有完成。她的希腊朋友都觉得很迷惑,“你画得那么慢,到底在画什么?”而这当中的“什么”,艾福说,在上海学了一年半的国画,她刚刚摸到了门道。


    画一会儿就站回去看一眼


    艾福在自己卧室的桌子上铺着一张唐代画家张萱的《捣练图》复印本。她把它铺在桌上,老实按照原样临摹在画布上。她选择了画布,而非传统的宣纸,而着色则用西方的颜料。她说,这样可以让西方的朋友看得懂自己在画什么,让对于欧洲人完全陌生的中国画变得可以亲近。当然,艾福学中国画的目的,还是拓展自己的艺术道路—从前的视角很局限,现在换上了全新的,跳出来才能找到独特的属于自己的风格,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非常必要。


    问艾福能不能适应上海的生活,她说自己几乎都在封闭的空间里,很少跟这里的人打交道。除了上课,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学语言和画画。自己做饭,吃从希腊带回来的橄榄油。她说,学了一年半的国画,才算刚刚知道怎么回事。中国的老师告诉她,学习国画,基本上要练上20年的基本功才能自己发挥、有自己的想法。中国画讲究传承,不似西方人更看重想法。


    她近期都没有回国的打算。唯一的问题是,她觉得在上海,可以代理外国艺术家的画廊非常少。所以当毕业之后支撑生活的奖学金发完,她必须重新为自己找到可持续的生计方式。(职烨 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