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詹湛:当代希腊作曲家及音乐

詹湛:当代希腊作曲家及音乐

  • 来源:大公网
  • 发布日期:2014-01-14
  • 浏览数:385


    希腊的音乐传统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古老的希腊文明,无需我多加赘言。从音乐学的角度看,今天我们常用的术语:和声、旋律、节奏、音调、合唱、交响音乐、半音阶、七弦琴、赞美诗大多都有其希腊语词根,可见希腊音乐绝非限于地中海一隅。另外,希腊音乐的确受到过他国的影响或者说冲击,比如罗马和拜占庭,后来,文艺复兴的大潮也躲不了。单说十九世纪,希腊国歌谱写者Nikolaos Mantzaros和奥林匹克会歌的谱写者Spyridon Samaras都生活在伊奥尼亚群岛,而该群岛距意大利非常近,直接受到意大利小夜曲(serenade)文化的影响。然而,说起希腊近当代古典音乐,被问者往往会一头雾水地愣个半晌,然后反问:“真有吗?”还真有。
 


女作曲家Eleni Karaindrou被誉为希腊“第十缪斯”
 

    就我个人而言,最先接触到的希腊音乐是大导演安哲洛普洛斯《永恆一日》、《鹳鸟的踟蹰》与《尤利西斯的凝视》三部影片的配乐:说它现代吧,却有一股浓浓的民谣式的惆怅;说它传统吧,与安哲辽阔缓慢的长镜头搭配,又显得那么“后现代”。后来我才知道,配乐者是希腊当代女作曲家卡兰德若(Eleni Karaindrou)。她是一位奇怪的天才:从小弹琴,长大后却去雅典大学研读历史及考古学,在巴黎留学时期参加流亡社团,一面专攻民族音乐学,一面却与巴黎爵士和商业歌曲亲密无间。她回到希腊后创办了民族音乐试验室,之后被安哲洛普洛斯相中而一举成名。她标志性的曲风既像一种来自黑暗、古老时代的原生态音乐,又像是把希腊民间歌谣复杂化、抽象化,难怪被同胞称为希腊“第十缪斯”。

  
    听了卡兰德若之后,我查阅不少当代希腊作曲家的资料,才觉出原来西方古典音乐天空下,希腊绝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名字。而如若排名的话,上世纪五十年代最红的狄奥多拉奇斯(Mikis Theodorakis)必然是最无法绕过去的名字,也许因为他与政治瓜葛了一生。他在政治上的主要贡献,是二战中在德国、保加利亚和意大利军队先后佔领希腊期间,领导希腊人民争取自由。也恰恰因此,他在一九四三年被当局投入监狱,严刑拷打。到了一九四七年,他再次被监禁,理由是在希腊内战中与当局作对。奇迹的是,那么多磨难之后,他依旧倖存下来,之后前往巴黎,随梅西安学习音乐分析理论,在此期间创作了大量的交响乐、室内乐。

  
    狄奥多拉奇斯的音乐,一开始限于交响曲和芭蕾音乐,也许受法国文化的薰陶较大。后来,当投身于希腊的政治事务,一大批声乐作品特别是通俗歌曲,也就自然有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它们在希腊独立斗争中被无数本国人所传唱,成为了一国的文化符号,甚至海外的希腊人引以自豪,这份荣耀,不知大一个和平奖多少倍呢!

 


Manos Hadjidakis习惯于在轻松中“温柔说教”
 

    关于最后要说的一位希腊作曲家和钢琴家曼诺斯.哈德吉达克斯(Manos Hadjidakis),二○○八年曾有过一部他的传记类影片问世。该片是这么直截了当地介绍其人的:“没有受过音乐培训,没有受过教育,也没有钱,却成功变成一位明星。”哈德吉达克斯进入公众视野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晚期,作为狄奥多拉奇斯的好朋友。不过他的音乐风格与狄奥多拉奇斯判若云泥,秉承的理论不同,人生轨迹更是大相径庭。前者习惯大场面、强感染,有希腊古典艺术韵味,后者则更亲睐或奔放或幽默、有流行风格的现代希腊音乐,习惯于轻松中温柔说教。后来,希腊的本地乐迷习惯性地分为了两个“粉丝帮”─一个支持狄奥多拉奇斯,另一个支持哈德吉达克斯。

  
    仔细听来,哈德吉达克斯的作曲风格与文章开头的女作曲家卡兰德若倒有几分神似─表面轻盈,飘飘乎直通天宇;内里稳重,悲戚戚贴土地,而他却比卡兰德若早了好几十年。哈德吉达克斯又是一位深谙弹拨乐器奥秘的神人,笔者最初知道他是通过国内结他爱好者的群体。他的诸如《Four Songs》这样经人改编的结他乐谱集一度在圈内热传,因为谱子既不太难,比之人们已俗腻的西班牙、意大利味道也彷彿更“高端冷艳”。想来也是,哈德吉达克斯在作曲中擅长使用的曼陀林、布祖基琴(Bouzouki,古希腊三弦琴发展而来的希腊民族乐器)到了我们这个国度自有其生存转换之道。

  
    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二年间,哈德吉达克斯成为希腊第三国家广播电台负责人,引领了希腊无线电音乐进入新纪元。另外,哈德吉达克斯是一个从不拒绝创新和先锋派的作曲家,有胆量做许多当时在位者不敢做的尝试。一九九四年六月,他在雅典去世。

  
    时至今日,那些古希腊的音乐理论,诸如毕达哥拉斯学派、谐音派或亚里士多塞诺斯传统,或许只是停留在音乐史上的一种“古代文化残迹”,因为年岁久远变得模糊不清。然而,希腊音乐在狄奥多拉奇斯、哈德吉达克斯、泽纳基斯和卡兰德若等希腊当代作曲家手中依旧保持气血充盈的鲜活,他们拓宽了“古典”的狭义定义,串联起当代世界的动盪与古老民谣的兀自沉静与岿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