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限制极右政党困难重重

希腊限制极右政党困难重重

  • 来源:中国日报网站-环球在线
  • 发布日期:2013-11-29
  • 浏览数:602

 

 

 

    伴随着希腊经济情况的恶化,极右政党“金色黎明党”正在崛起并引发人们关于希腊纳粹化的担忧。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日前发表驻希腊独立记者约翰·萨拉若普罗斯(John Psaropoulos)的深度报道。报道说,尽管国家已经采取措施限制金色黎明党的崛起,该党仍将继续存在并发展下去。

  

    希腊议会于10月22日通过一项法案,决定国家将停止对极右政党“金色黎明党”提供拨款。(在希腊国家议会有席位的政党通常都可以获得来自公共财政的拨款—译者注)9月28日,金色黎明党的领袖尼可斯·米哈洛里亚科斯(Nikos Mihaloliakos)和另外两名议会成员被捕并处于审前拘禁状态。他们被控领导一个犯罪组织。除了他们以外,该党还有三名议员被控,但之后得到释放。

  

    对金色黎明党的指控源于十天前左翼音乐家帕瓦洛斯·菲亚斯(Pavlos Fyssas)遇害的事件。他死于一名已经公开认罪的金色黎明党支持者。政府相信金色黎明党已经策划进行了一系列谋杀事件,而这只是其中最新的一个。

  

    “越界”

  

    公共秩序部长尼可斯·丹迪亚斯(Nios Dendias)进一步指示最高法院追查在过去两年中针对金色黎明党的一些控告。这些调查将成为对该党更大指控的一部分。针对金色黎明党的指控包括两起谋杀,一起谋杀未遂还有两起过失杀人。副检察长哈拉莫伯斯·维拉罗蒂斯(Haralambos Vourliotis)对这些罪行发表了看法,称这些案件已经“越界,让人不再认为这些是离散事件”。

  

    议会的这项决定将在今年剥夺金色黎明党大约55万美元(约合330万元人民币)的经费,第二年,这个数字会是今年的四倍。然而,该党态度仍然强硬。“金色黎明的政治活动将会正常进行,一切都不会有改变。”金色黎明党发言人伊利亚斯·卡斯蒂尔斯(Ilias Kasidiaris)说。卡斯蒂尔斯本身也遭到了指控。“但我们未来可能会在我们的社会和社群团结工作上遇到问题。我们没有办法为穷人和无家可归者提供免费的汤了。”

  

    卡斯蒂尔斯说,金色黎明党将可以维持下去,因为它在今年收到的160万美元(约合960万元人民币)还没有花完。同时,它在议会的18名议员也会将自己20%的薪水交给党部。希腊一名议员的税后底薪是每月6392美元(约合32,000元人民币),而且议员通常还会因为参加委员会讨论而获得加薪。所以,金色黎明党预期可以继续从它的议会成员那里获得27.6万美元(约合165万元人民币)。此外,该党还有未被公布的赠与。上周,金色黎明党党部遭到突袭,而在这次突袭之后,反金融犯罪小组正在调查该党这一部分的资金来源。党员说,这笔钱过去是花在穷人身上的,但现在将花在租金以及水电费上。

  

    金色黎明党说,目前不公平针对它的不仅仅有政府,还有议会中的其它所有党派。它表示,这个国家的经济、财政以及其它许多经济政策都在被希腊的债主所操控。这些债主在布鲁塞尔(即欧盟委员会),在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法兰克福(欧洲中央银行),在柏林(德国默克尔政府)。而此时,金色黎明党却成为了不随大流的爱国者。

  

    “他们正在为控告金色黎明党寻找说得过去的理由。”议员马海里·阿万提斯(Mihail Arvantitis),“为什么?为什么这些所谓的合法政党开始反对金色黎明?他们是在努力保护希腊吗?没有他们,希腊就会被金色黎明摧毁吗?才不是呢。他们只是关心自己自己藏起来的东西。他们是叛徒,是真正的罪犯。”
  

    是指控还是迫害?

  

    真的正如该党所说,针对金色黎明的指控一种迫害吗?最高法院说它掌握有力证据指控米哈洛里亚科斯,然而很多证据实际上都是旁证,并不能直接证明这些事情的存在。比如维拉罗蒂斯的指控谈到了这个党的“军事化的结构,绝对的等级关系、盲目服从上级和阴谋行为”。金色黎明党并不否认它党内有这样的层级划分,但这些也不构成犯罪。

  

    相对确凿一些的证据,可能是刺杀菲亚斯当晚米哈洛里亚科斯、杀手和当地黄金黎明分支组织者之间的几十个电话。电话的内容还不得而知,但是人们已经知道这些电话进行的时间。如果泄露出来的记录是正确的话,这些电话都密集发生在刺杀发生前后的时间。

  

    最后,还有几名来自金色黎明党线人的证词。这些证词还没有公布,但是里面的内容可能涉及至少两名被捕警官。他们被控同金色黎明有合作。金色黎明党表示,和那名杀手一样,这些线人都是政府安插的破坏分子。

  

    政府的这个策略实际上有巨大风险。金色黎明党正在将这个停止资助的决议转化成关于政党和选战资金的更为广泛的讨论。在希腊当前流动性枯竭的背景下,后者是一个很容易引发热议的话题。

  

    希腊政党允许接受捐赠,但是它们资金的大头还是来自政府。2002年的一部法律允许他们从财政收入中拿走0.137%的份额。今年,希腊各个政党从这个渠道总共获得了9500万美元(约合5.7亿元人民币),这笔钱将按照各个党派的得票数进行分配。金色黎明党所得款项只超过200万美元(约合1200万元人民币),但是它感觉,国家给政党的钱太多了。

  

    “我们非常震惊,原来有这么多的钱都花在了议会里的政党上。”伊利亚斯·卡斯迪亚斯(Ilias Kasidiaris)是受到指控的六名金色黎明党议员之一,他说,“一年前,我们提出一个法案,希望可以取消国家对政党的资助,但是当时我们被告知这样做是违反宪法的。然后现在,不管怎样,压迫我们的人就在做我们已经提出的事情,目的却是限制我们的政治活动。”

  

    当前希腊政党面对的问责制度极为温和。它们只需要在每年年初的时候出版一份只拥有最基本内容的资产负债表。这些陈述将会秘密提交给议会的审计委员会,审计委员会主要由议会成员组成,也不会将自己的审计备忘录或者结果公布。

  

    这个委员会本身也比较虚弱。它只能检查所得到材料是否前后统一。不像反金融犯罪部门可以对公司采取措施,委员会缺乏检查机构的权力,不能突袭党部或者要求文件。也毫不令人意外地,审计委员会从来没有披露过任何重大不轨行为。“我们希望其它党派可以进行和我们一样的审计过程,”卡斯迪亚斯说,“如果真的这样的话,肯定它们的一些高级领导人就得进监狱了。”

  

    监督机关和政党之间的公然暧昧进一步加剧了公众愤怒,并在这几年来削弱了体制的权威。“金色黎明将进一步利用这种弥漫开来的选民对于政党制度的愤怒情绪,来将它变成民主本身的合法性问题。” 塞萨洛尼基大学公共法学教授依奥格斯·卡托加洛斯(Yiorgos Katrougalos)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