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古希腊人的“休闲”

古希腊人的“休闲”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3-11-26
  • 浏览数:468

 

    在古希腊,休闲不是低下的活动,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提到:“休闲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他把休闲看作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是科学和哲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
  

    在古希腊人看来,在空闲时间中,“休闲”需要引起重视,认真对待。在此,人们强调了“休闲”本身需要通过学习才能做到,休闲不是吃喝之类的本能活动,也不是游手好闲整日无所事事的“娱乐”活动,要达到“休闲”的状态和水平,需要后天的学习和教育,也正是基于休闲和教育的密切联系,从休闲的词根schole才发展出学校(school)和学者(scholar)这些词汇。
  

    作为“智慧”、“严肃的活动”,休闲不是人们轻易实现的。充足的空闲时间是休闲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古希腊人们的休闲活动更多的表现为人与神的亲近、聚集,古希腊的神庙就是人与神亲近的场所;奥林匹克运动会,也是古希腊人常见的一种休闲现象,它所体现的是对英雄的亲近和崇拜。古希腊人认为,只有通过智慧的参与,才能使动物意义上的“休闲”上升到人的意义上的“休闲”。也就是说对于智慧的追求,是贯穿古希腊人休闲活动的主线——“爱智慧”,古希腊人通过对智慧的爱,实现了人和动物的区分。人是一个动物,但不是一般的动物,而是特别的动物,在古希腊,人与动物通过理性相区分。
  

    正是有了这种区分,使得古希腊人相信人的自然生活是一种集体生活,一种社会生活。他们的理想是完善的市民生活和政治生活——城邦中的市政生活。尽管在当时,古希腊人的市政生活是古代世界中最发达的,但并不是无可挑剔,古希腊人仍然追求休闲生活的最高境界:爱智慧。

   

    古希腊人的休闲生活具有十分普遍的群体性特征,很难找到哪一种休闲生活不是在群体活动中实现的,作为一个自由的公民,古希腊人没有在狭隘的家庭环境中度过他的闲暇时间,而是在街头、运动场、剧场、庙宇、广场等场所度过空闲时间。古希腊人好动求变、标新立异的外向性格使他们总是参加到群体生活中,在公众活动中寻找休闲的乐趣。比如,在体育竞技方面,希腊城邦都有健身场,每个健身场其实就是一个公共体育场,人们可以随意进入健身场,可以锻炼身体,也可以参观其他人锻炼,当然也可以谈话散步,就某些问题展开辩论,因此有些哲学流派在健身场一带产生。
  

    古希腊人休闲生活的群体性特征主要和他们的公民意识有关,在古希腊人看来,公民属于城邦,每个人的家庭、财产、利益、希望等所有一切都和城邦相关,公民和城邦共存亡,另外城邦的规模很小,个人和整体的一致关系容易被感受到。因此希腊公民对自己本邦都怀有崇敬和爱护的感情,他们更愿意参加公共生活,融入城邦的集体生活。雅典曾有一项法律,可以控告某人以“私心”,并以此定罪。所谓私心就是对国家缺乏好感,城邦不允许一个人只顾自己私人事务,不顾城邦。
  

    由此看出,古希腊人的休闲不属于低下的活动,而是具有一定的规范性和创造性的学习活动。Schole一词中几乎没有休息和消遣的成分,它主要是指发挥自身能动性学习,积极有为并创造社会价值的活动。从现代的视角来看,古希腊的休闲不能解释为一般的消遣和娱乐,它还含有主动学习、重新创造生活和提高生命质量的意思。由此可见,在古希腊人的观念中,休闲是一种以丰富和创造生命活动,完善自我为目的的闲暇活动。
  

    当然,在古希腊社会,劳动和休闲是分离开来的,劳动被认为使人失去尊严,它属于奴隶等级,任何劳动形式与希腊公民的状况相违背,劳动与休闲互相排斥,属于两个毫无关系的不同范畴,也就是说,在古希腊社会,休闲是贵族的特权专属活动。(路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