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愤怒的希腊 没有免费午餐

愤怒的希腊 没有免费午餐

  • 来源:经济观察网
  • 发布日期:2013-11-21
  • 浏览数:680

 

    希腊又举行大罢工了。自欧洲危机爆发以来,希腊人便学会了周期性上街罢工。这次大罢工适逢希腊的三大债权人(IMF、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派出调查小组举行谈判。希腊可能需要接受第三轮救助计划,作为救助的成本,希腊还需要继续紧缩,希腊人的罢工只是发泄自己的不满与愤怒,但是想想加入欧元之后的几年好时光,希腊人更真切地体会到了一条颠簸不破的道理:没有免费的午餐。

 

    在过去几年中,希腊接受了2400亿欧元的救助,还将债务进行了减记和重组,如此巨额的援助,希腊人当然要做出承诺。救助也不是免费赠予,而是一种借款,希腊人必须让债主相信他们可以偿还这些债务,希腊不可能通过打印钞票来稀释债务,那就只能勒紧腰带,增税减支了。每次紧缩都会引起不同的人群走上街头抗议,希腊的数百万公务员也曾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因为他们的福利待遇大幅度缩水。

 

    希腊人将紧缩政策的祸首归咎于政府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头上,紧缩政策几乎有没有赢家,所以激起了希腊人的民粹主义情绪,有些人还将默克尔比作希特勒。就眼前的苦难来说,梅开三度的默克尔总理采取的厉行紧缩的政策脱不了干系,但这只是希腊人过去近十年美好生活必须要支付的成本而已。相比于前两次上千亿欧元的救助,希腊这次的救助额度可能只有100多亿,而希腊在今年可能会实现财政盈余,到2014年将摆脱持续近六年的经济衰退,希腊人终于可以看到黎明前的曙光了。

 

   从2002年加入欧元区,希腊有五年多时间是在享受欧元带来的如蜜一般的生活,因为欧元几乎扮演了财富转移的工具,希腊人用坚挺的欧元购买德国人的汽车等商品,而德国在施罗德总理主持下进行了紧缩的改革,工人的工资和福利被削减。德国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远高于希腊人,但是他们却享受不到应有的劳动成果,如果他们使用的货币是马克的话,马克会升值,德国人可以进口更廉价的商品或者花更少的钱到希腊的海滩晒晒太阳。因为有了统一的货币,德国人的劳动成果就被“秘密”转移到希腊人那里。有学者指出,欧元流通之后,德国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支出赔款一样。除此之外,借助欧元的信用,希腊政府的融资成本一下子降下来了,政客们为了获得更多的选票在大选的时候承诺更好的福利,所以,希腊人就享受了超额的福利。希腊人的劳动生产率低,但退休时间却比德国人早,更重要的是,希腊人退休后能拿到80%以上的在职工资,而德国人则只有50%左右。

 

    如果希腊人看看自己在欧债危机前的福利是怎么来的,也许他们不应该会如此愤怒,更不应该将责任归咎于默克尔的头上。如果没有欧元,希腊政府对福利如此慷慨,希腊货币德拉克玛早就贬值了,希腊国债早应该被投资者抛弃了,现在希腊的窘境只不过是迟到的惩罚而已。为了解决希腊的债务危机,欧洲央行已经频频魄力,不但降低抵押债券的评级,即便希腊国债已经被评级机构认定为垃圾债了,欧洲央行还接受希腊国债,以此为希腊输送流动性,虽然欧元区没有欧元债券,但是欧元区大国早已为希腊的信用做了担保。

 

    希腊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元区的权力构造,欧洲央行的权力大幅度扩充,为了挽救希腊等南欧国家,欧洲央行朝着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转变。虽然欧洲央行继承了德国央行的信誉,但是现在的欧洲央行却更具有拉丁色彩,因为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中拉丁成员国居多数,德国央行的角色反而更加边缘化。

 

    紧缩政策让希腊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失业率达到28%,这不能不说是一次大衰退。从经济周期而言,衰退是改正错误的过程,将错配的资源重新“归位”。欧元只有不再充当财富转移工具的时候,它才不会定期的赋予一个国家太多资源,然后又将其剥夺。希腊人的痛苦也是欧元成长的代价,念及如此,希腊人的愤怒或许可以消解一些。(孙兴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