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的悲剧

希腊的悲剧

  • 作者:王强
  • 来源:新金融观察
  • 发布日期:2013-11-18
  • 浏览数:734

 

     对于希腊来说,削减财政支出、减薪和加税并不是根本之道。根本之道在于如何调整经济结构、刺激企业活力,并最终把经济从衰退的泥潭中拉上来,使经济增长走上正增长的轨道。唯有经济健康发展,才能走出财政危机。

 

  引爆了欧债危机的希腊在经历了5年的经济紧缩之后,仍没有爬出财政危机的泥潭。失业者、无家可归者不断增加,民众的情绪被激化,罢工接连上演。5年后,希腊仍位忝“欧猪五国”之列,受到人们的嘲笑。

 

  11月6日,约1万名希腊民众冒雨在雅典市中心的宪法广场举行集会,抗议政府为满足援助计划可能实施的进一步财政紧缩政策。当天,希腊各行业联合还举行了24小时的大罢工。这次罢工再次导致公共交通陷入混乱,渡船、火车几乎全部停运,数十趟航班被取消,公立学校关闭,公立医院也几乎陷入停业的地步。

 

  这次大罢工与希腊政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中央银行和欧盟委员会正在进行的债务谈判有关。希腊政府与三大机构谈判的目的是研究在下一年如何填补财政预算的缺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希腊2014-2015年的财政缺口达到109亿欧元。要获得救助贷款弥补这一缺口需要采取更多的紧缩措施,包括公共部门裁员和私有化。

 

  11月5日,希腊的抗议者们还堵在希腊财政部门前,试图阻止上述国际机构的调查员离开。抗议者们高声质问和咒骂着。最后调查员们不得不在防暴警察的保护下从紧急出口离开。

 

  这已经是希腊在今年年内第四次大罢工了。此前的三次罢工发生在今年2月与今年9月。均是抗议希腊政府推行的削减工资、裁员和加税等一系列紧缩政策。不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都对政府充满了怨气。

 

  自从2010年年初开始,希腊已经发生了30次大罢工。人们越来越不满经济的持续衰退和高达30%的失业率。然而希腊政府实施的紧缩政策并未让希腊民众看到希望,相反,这一政策导致了越来越多的人失业,同时无情的开支消减和增税使希腊人失去了其可支配收入的40%。

 

  希腊人痛恨的紧缩政策

 

  希腊共和国,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南端,陆地上北与保加利亚、马其顿以及阿尔巴尼亚接壤,东部则与土耳其接壤,濒临爱琴海,西南邻爱奥尼亚海及地中海。希腊被誉为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古希腊文明是全球四大古代文明之一,民主与戏剧是这个文明古国的瑰宝。

 

  然而在过去6年中,这个历史悠久、风景美丽的国家却成为欧洲债务危机的悲剧发源地,自己也深陷在债务泥潭中不能自拔。

 

  2009年10月,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主席帕潘德里欧当选希腊总理。但他上任后却发现其前任留给他的是巨大的财政赤字。虽然帕潘德里欧知道把真实财政情况公之于众会意味着什么,但他最终还是公开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

 

  这一显著恶化的财政状况随即导致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在当年12月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正式拉开序幕。希腊债务危机也引爆了欧洲债务危机。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在爆发之初,便显示出了巨大的威力:欧美各主要市场均在2009年12月8日开盘后迅速下挫1%以上。而随着主权信用评级被降低,希腊政府的借贷成本大幅提高,经济也陷入负增长的困境,企业纷纷倒逼,失业率上升。

 

  为避免希腊债务违约和导致欧债危机的全面爆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决定向希腊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但附带的条件是要求希腊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为换取救助款,希腊政府不得不开始采取紧缩措施。帕潘德里欧的新紧缩政策包括大幅削减公务员工资、裁员、增加税收、私有化以及在未来3年内削减财政预算300亿欧元,以便在2014年将财政赤字控制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内。

 

  但紧缩政策刚一公布,就遭到了已经习惯于在高福利下生活的希腊民众的抗议。他们开始不断走上街头游行示威。2010年5月的一次大罢工中,这个国家将近250万人参加了抗议活动。

 

  在针对欧盟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新方案和进一步实施紧缩政策举行的全民公决失败后,帕潘德里欧被迫于2011年11月9日宣布辞职。这一年,希腊的经济收缩了6.8%,比危机前的高峰下滑了16%。这一年,失业率从2008年的7.7%上升至20%以上,其中15-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35%。据希腊统计局的初步数据显示,2011年希腊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达到9.4%和165.3%。

 

  帕潘德里欧下台后,无党派人士卢卡斯·帕帕季莫斯组建了过渡性联合政府。他曾担任过欧洲央行的副行长。在其任期的几个月中,帕帕季莫斯仍实施进一步的紧缩政策,以换取欧盟的援助资金。帕帕季莫斯上台没几天,就遭到了希腊民众的罢工和抗议,抗议者要求他下台。2012年5月,帕帕季莫斯下台。希腊在经历了随后一个月短暂的看守政府之后,新民主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其领导人安东尼斯·萨马拉斯于2012年6月开始担任希腊总理。

 

  新总理面临的形势更加糟糕。他上台前,由于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希腊人纷纷到银行提取存款,银行已经出现了挤兑的现象。而根据希腊央行的数据,自2010年1月以来,希腊企业和家庭共提取了720亿欧元的存款,截至2012年3月底,所有银行剩下的存款只有1650亿欧元。

 

  人们越来越绝望。2012年4月,一位70多岁的退休药剂师在雅典宪法广场上举枪自杀了。他在遗言写道,政府砍了他的退休金,他欠债活不下去了。希腊的自杀率曾是欧洲国家中最低的,但危机爆发以来,自杀率已是原来的两倍。

 

  在日益严重的危机之下,萨马拉斯上台后实施的是更为严厉的紧缩政策,即在今后两年削减115亿欧元(149亿美元)赤字,同时增加20亿欧元(26亿美元)税收。

 

  法新社的一篇报道称,萨马拉斯的减赤方案将影响数以千计的公务员。过去两年,公务员的收入缩水幅度最多达40%。另外,退休时间将进一步推迟,从65岁延长到67岁。大部分希腊人对新紧缩政策也不满,认为不公平,对中产阶级和穷人的生活冲击更严重。

 

  在经历了过去几年持续经济衰退和生活质量不断下降后,希腊民众正失去耐心。

 

  希腊悲剧的源头和尽头

 

  在追溯希腊债务危机的源头时,很多人会指责华尔街的著名投行高盛集团是导致希腊陷入泥潭的帮凶。

 

  话也可以这么说。因为2001年希腊加入欧元区时,是不符合欧盟国家于1992年签署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有关规定的。该条约规定,欧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即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当时,希腊的预算赤字占到其GDP的5.2%。于是希腊求助于高盛。高盛通过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为希腊政府掩饰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得以使希腊加入欧元区。批评者认为,希腊虽然蒙混过关,但却为日后的财政危机埋下隐患。

 

  但这绝非问题的关键。在希腊之前,德国等国家也曾采用过类似的手法掩盖真实的债务情况以顺利加入欧元区,但德国并未出现如此严重的债务危机。

 

  问题的关键还是希腊人自己最清楚。帕潘德里欧曾说过, 希腊的债务问题是自身原因造成的 。

 

  希腊自身的原因是什么呢?

 

  浅层次看,是政府长期公共开支巨大,不得不举债度日。希腊加入欧元区后,更有了可靠的发行国债的依赖平台,债务日积月累,导致难以收拾。

 

  但政府公共开支和举债并不必然导致债务危机。因为如果一国产业结构合理,企业蓬勃向上,政府有持续不断的税收来源,债务并非什么大问题。

 

  问题恰恰出在希腊的经济结构上。长期以来,希腊的产业结构单一,经济主要依靠旅游业和船运业支撑,工业产值只占GDP20%。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各国出游人数大幅减少,对希腊造成很大冲击。

 

  同时,希腊的产业结构特点也导致了经济竞争力相对软弱,贸易表现为出口少进口多,在欧元区长期处于贸易逆差状态。贸易逆差又导致了资金外流,而资金外流又进一步促使政府举债,以支付巨额的国民福利和基础设施建设。

 

  希腊曾位列欧洲高福利国家行列,这也导致公共支出巨大。危机爆发前,希腊一名港口初级技工月薪也能达到3000至10000欧元。作为福利,他们一年可以领取14个月工资,每年还能享受最长6周的带薪假期。公务员更是令人羡慕,除了工资,每个月还能领取最高达1300欧元的额外奖金,如果他们掌握了电脑、外语等技术,还能享受额外津贴。危机爆发前,人们如果想退休的话,40岁就可以领取养老金。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希腊人最近几年来那么坚持不懈地反对政府的紧缩政策了。

 

  目前来看,希腊走出债务泥潭并非短期内的事情。新一届政府为了获得外部的救助,仍在抱着紧缩政策这根稻草紧紧不放。这除了可能进一步加剧国内动荡,于缓解危机帮助不大。希腊在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压力下虽然预算赤字得到了下降,但是,其预算收入即使在加大税收力度的情况下也并未大幅度上升,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增长仍然处于负增长中。

 

  希腊从2008年起陷入经济衰退。2009年GDP增长率为负2%;2010年这一数据为负4.4%;2011年经济继续恶化,GDP增长率为负6.8%;2012年,希腊GDP增长率虽然略有起色,但仍为负6.4%。根据欧盟委员会最新的预计,今年,希腊的经济增速为负4%。

 

  对于希腊来说,削减财政支出、减薪和加税并不是根本之道。根本之道在于如何调整经济结构、刺激企业活力,并最终把经济从衰退的泥潭中拉上来,使经济增长走上正增长的轨道。唯有经济健康发展,才能走出财政危机。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财经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