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橄榄油中国传递上乘品质

希腊橄榄油中国传递上乘品质

  •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3-10-24
  • 浏览数:587

 

  

 

    9月底,刚刚从希腊飞往厦门、在那里谈完一桩生意后,60多岁的希腊商人雅尼还没有倒好时差,便又匆匆飞往北京参加在农展馆举办的2013北京国际食用油及橄榄油展览会。做了一辈子石材贸易的雅尼最近两年琢磨起橄榄油生意来。他的家乡萨索斯岛(Thassos)在爱琴海北端,是希腊北部一座富饶的岛屿,盛产橄榄油和蜂蜜。在了解到中国市场的庞大需求后,雅尼决定把家乡的橄榄油推销到中国。


    橄榄油的新市场——中国


    雅尼介绍说,在萨索斯岛上,橄榄树林归全民所有,收获的橄榄果除了直接食用,剩余的被送到当地小镇上的合伙制加工厂里制作橄榄油。这些橄榄油大约30%留作当地居民食用,另外70%销售到岛外、周边的欧洲国家,甚至美国、俄罗斯、中国等。


    “2012-2013年度,我所在的小镇工厂生产了955吨橄榄油,留足镇上的居民饮食所用,大约还剩余700吨可供销售。现在,我在寻找中国的代理商,希望将下一季家乡所产的橄榄油出口到中国。”雅尼说,“在希腊,97%的食用用油都是橄榄油,一个四口之家一年的食用量在60公斤到70公斤。”他笑称,如果中国人都改吃橄榄油了,恐怕整个希腊甚至全地中海的橄榄油都不够。


     2010年,来中国洽谈石材生意的雅尼需要在厦门生活一段时间,但是跑遍了市里的大型超市,他还是没有找到正宗的希腊产的橄榄油,这让雅尼十分挠头。第二次从萨索斯岛回厦门时,他特意带了5公斤橄榄油,除了自己平时吃,他还拿了一些送给熟识的中国朋友。没想到,这些朋友吃过后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强烈建议雅尼把家乡的橄榄油引进中国。这也让雅尼发现了新的市场。


    他说:“目前还只是探路阶段,有一些初步意向的合作代理商。通过他们,我已经卖了大约20吨橄榄油到厦门,第一次0.5吨,第二次1吨,第三次5吨,第四次14吨……积少成多,相信中国人一定会越来越认可希腊橄榄油。”

   

    “液体黄金”首选希腊造
   

    橄榄油是地中海地区最著名的农产品,它的历史像这一地区的文明一样久远。橄榄果和橄榄油不仅被作为美味的食物,并且从古时候开始,它们就被用作药物,被世界医学和营养学界誉为“液体黄金”、“植物油中的皇后”。
   

    据记者了解,许多流行病学的研究表明,传统的地中海饮食,尤其是饮食中使用橄榄油,与当地较低的动脉硬化、心脑血管疾病和神经变性疾病的低发病率有着密切的关系。
   

    “你看我60多岁了,身体还很硬朗,估计也是因为吃橄榄油的原因。”雅尼笑称,为了更加专业地推介希腊橄榄油,他学习了很多橄榄油药用价值的研究著作。
   

    雅尼介绍,品质好的橄榄油里会含有一种叫做“oleocanthal”刺激醛的化学成分,其带有的辛辣刺激味道就是源于这种成分,也正是这种成分具有类似布洛芬的抗炎作用,可用于神经变性疾病,如老年痴呆症的治疗,或者用于幽门螺杆菌引发的疾病,如消化性溃疡和胃癌的治疗。oleocanthal还可以控制皮肤老化,治疗受损皮肤或用于减少新陈代谢紊乱。橄榄油中另外一个具有类似结构的物质叫做oleacein,它具有抗乳腺癌的作用,橄榄油中的苦味就是源于这种物质。
   

    “所以,大多数时候,辛辣刺激性味道和苦味越强烈,就证明这种橄榄油越健康。但是,很多中国人对此并不太了解。”雅尼还告诉记者,对于橄榄树来说,生长时间越久,其果实中上述两种物质的含量越高,压榨出的橄榄油就越健康。
   

    但是,按照橄榄树的生长规律,橄榄果产量会在一定树龄之后越来越少,相应的,橄榄油的产量也会减少,所以,为了保证产量,有些厂商,尤其是橄榄油出口大国的厂商会砍掉一部分高龄橄榄树再种植新树苗。“但这无疑会降低橄榄油的品质。”雅尼给记者展示了一张自己在萨索斯岛上的橄榄树林区的照片,他指着照片中的一棵橄榄树说:“这或许是世界上树龄最大的橄榄树了,已有超过500年的历史。”
   

    雅尼说,萨索斯岛上有很多有上百年历史的橄榄树,虽然橄榄果和橄榄油的产量受到了影响,但是,橄榄油的品质是上乘的。
   

    对于食用橄榄油的出口检验问题,雅尼表示,他们的橄榄油经过了第三方检测机构ICMEA的检测,21项指标全部合格。“其中一些指标中国的机构尚没有办法检测,我联系了北京、上海、厦门等地的多家权威检测机构,对方均表示没有办法检测一些指标。”雅尼说,“从另一方面这也说明,目前,中国对橄榄油的认识程度还不够。不过,我相信,越来越重视饮食健康的中国人一定会爱上橄榄油,尤其是希腊产的橄榄油。”(高洪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