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重新认识古希腊—厉以宁《希腊古代经济史》

重新认识古希腊—厉以宁《希腊古代经济史》

  •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 发布日期:2013-10-16
  • 浏览数:530

 

 

《希腊古代经济史》(上下编),厉以宁著,商务印书馆2013年6月第一版

 

    古希腊史可说是具有无穷的魅力,她的城邦制度、民主制度、奴隶制经济、哲学、文学、艺术等,一直是国际学术界研究、讨论的中心,有关的论文、著作汗牛充栋。希腊的遗产,无论是对人类的学术思想,还是具体的政治实践,都具有巨大的影响,所以研究者乐此不疲,不断有新的看法、新的成果出现。我国对古希腊史的学习与研究开始较晚,自改革开放以来,突飞猛进,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翻译、著作、论文大量涌现,成长起一代很有建树的学者,甚至可以说古典学颇有成为显学之势。但是,纵观国内学者著述,大都是力求向深入方向发展,以专题论文、专门问题的论著为主,而没有一本厚重的全面论述的希腊史。翻译过来的希腊史,有分量的似乎也只有苏联史家塞尔格也夫的一本,可惜比较陈旧。哈孟德的《希腊史》据说已经译出,但迟迟不见出版,新近译出的波默罗伊等的《古希腊社会政治文化史》还比较全面,但是和西方一般的希腊史一样,写到希腊化时期就匆匆结束了。中国学者没有写出一本全面的古希腊史,我猜想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希腊史研究可谓博大精深,做一全面概括之作相当不易,所以至今还无人问津。最近厉以宁教授写出了他的《希腊古代经济史》,读过之后,我感到这可说是一本有分量的、全面论述古希腊的历史书,为国内学界了解古希腊史搭起了方便的桥梁。

 

    厉以宁教授的古希腊史,其特点之一是时空范围广阔,上起公元前三千年的爱琴文明,下抵公元30年埃及托勒密王朝为罗马所灭;而空间范围则囊括地中海周围,甚至东到印度河流域。这和一般希腊史写到希腊化时期就匆匆结束的格局不同,而大量写出希腊化世界的历史,也和他的《罗马—拜占庭经济史》格局相一致。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内容广泛,虽然名为经济史,但他的写法是纵论政治制度、阶级斗争、阶级关系变化等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以及相互影响,甚至还有文化、思想变化的内容。所以这不只是一部经济史,而是熔经济、政治、社会等于一炉的全面的古代希腊的历史。写的少的是具体的战争过程,具体的文学、艺术(雕塑、建筑)等,这些已经有大量的著作介绍了。但是,本书的最大特点,就是它不只是综合各家研究成果、对希腊古代历史的全面讲述,而且是根据具体材料,精心研究的重大理论创新之作。下面,根据个人浅见,说一说本书创新之点。

  

    一、奴隶制经济

  

    过去大都强调古代希腊有发达的工商业。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史学更有希腊城邦内部土地奴隶主和工商业奴隶主斗争的提法,认为城邦制度的发展变化是这两派斗争的结果。后来的研究则证明希腊城邦的生产依然是农业为主。本书也认为,古代希腊文明主要是一种农业文明,农业生产是其经济基础,小农经济是她的基本经济结构,不存在大土地奴隶主和工商业奴隶主。但是本书也指出希腊有发达的工商业,特别是在雅典的伯里克利时代,雅典的货币——猫头鹰币通行于整个地中海地区,出现了专营货币兑换、存贷款业务的机关,类似现代的银行。不过不能像罗斯托夫采夫那样直接称此时的希腊存在银行和银行家,因为现代的银行是旨在促进经济活动的信贷机构,而当时希腊的“银行”主要是从事货币兑换和典当业务,大量货币依然储藏起来,不进入流通领域。

  

    关于奴隶制经济和奴隶制社会,一般认为,古代希腊是奴隶制经济占主导的奴隶制社会。改革开放后,国内有胡钟达先生提出古典社会不是奴隶制社会的问题,引起世界史学界的注意。而廖学盛等同志则仍然坚持认为,古典社会是奴隶制社会。厉以宁的书对这一问题讨论甚多。他认为,雅典(因为古代希腊城邦众多,各城邦经济情况不同,人们往往以雅典为代表分析奴隶制经济)以小生产者所有制为主,另外还存在着四种非主流的所有制或经济成分,这就是大土地所有制、大工商业所有制、政府所有制、奴隶制经济,而奴隶制经济往往是依附于前三种经济成分。希腊奴隶制经济有一个发展过程,厉以宁从供给与需求的关系上分析这一发展过程,当因战争、奴隶贸易等的发达使供给大于需求时,奴隶制经济就得到发展,出现了排挤小生产者的情况,奴隶劳动增多。但奴隶制经济仍然不是单独存在的经济成分,而是依附性的。所以雅典不是奴隶制社会,而是城邦制度下的社会,简称为城邦社会。城邦社会并非雅典所特有,是希腊世界所共有的。城邦社会有三个特征:一,城邦的主题是公民,公民的权利平等;二,城邦的领导层是公民的代表,公民大会是城邦的最高权力机构;二,城邦中的居民严格分为等级,只有公民才有充分权利。到了公元前五世纪后期和四世纪前期,即雅典的伯里克利时代和希波战争前夕,雅典的奴隶数大为增加,虽然缺乏准确的统计数字,但其数目肯定超过了公民人数。由 于到处使用奴隶劳动,公民轻视劳动和工作,这是导致城邦瓦解的原因之一。

 

    厉以宁还考察了希腊化各国的奴隶制,在托勒密埃及,农业中传统就是由小农耕作,几乎没有奴隶劳动,工商业中使用一些奴隶。奴隶都是外族人,国家垄断奴隶贸易,还禁止在农业等行业中使用奴隶,以保持社会稳定。塞琉古王朝是原来波斯帝国的广大地盘,虽然波斯也使用奴隶,但是奴隶数目不是很多。塞琉古时期奴隶的价格呈不断下降趋势,这是因为当时奴隶的供给旺盛,而使用奴隶劳动却在不断萎缩所致。从马其顿、希腊来的使用奴隶的人已经知道奴隶劳动效率低下,难以维持,不断减少他们的使用。只有安提柯王朝,它承袭了原来的马其顿、希腊地区,城邦结构处于不断瓦解的状态,城邦中的公民人数呈下降趋势,而奴隶数目却不断加大,如雅典的公民人数一度只有万人,奴隶数目据说有40万(当然不足为信)。因为土地兼并,大土地所有制发展,大土地上使用大量奴隶劳动,手工业中奴隶劳动的数量也大为增加。不过,这三个王朝,总的说来仍然是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奴隶制也只是一种经济成分而已。

  

    二、城邦制

  

    古代希腊的城邦制度是史学研究的重点,而城邦制度必然和古代民主制、现代民主制相联系。西方学界自1992—1993年召开纪念民主2500周年会议之后,这一研究更是一时称盛,但我国关于这一问题的论著也不少,讨论过城邦制在世界历史上是否有普遍性的问题,还有各种专门论著。厉以宁教授在本书中,对城邦制、民主制可谓甚多评论,值得引述。

  

    厉以宁指出,城邦由公民组成,公民中有贵族与平民;贵族与平民的斗争,围绕着两个问题展开,第一是土地问题,第二是政治权力问题。土地私有之后,希腊城邦内部发生了贫富分化,贵族与平民,贫者与富者,不断围绕着土地与政治权力的分配展开斗争。由于平民派不断取得胜利,所以政治朝着民主的方向发展。这一制度调整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最后大体上实现了政治平等,希腊城邦实现了民主政治,人人轮流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以雅典最为典型。但是这一直接民主制并非没有缺陷,公民充当各种公职成为一种负担,而且也不具备成为熟练政治家的才能和训练;公民大会的许多决定都是仓促做出的,它往往成为政治野心家、冒险家的工具;民主制度的维持靠的是公民的热情与荣誉感,经济利益的考量不可能使这一热情持久不变。在贵族和平民之外,雅典没有形成有力的中产阶级,所以政治只能在贵族制和民主制之间选择,而贫富分化却使希腊城邦出现了平民极端派,他们要求重新分配土地,没收富人财产,使城邦内部斗争加剧,最后民主派和贵族派的矛盾演变为伯罗奔尼撒战争,希腊城邦之间相互残杀,战争没有赢家,是希腊世界的自我毁灭,也是希腊城邦制度的终结。

  

    厉以宁教授对城邦制度进行了历史的分析,指出其先进性与落后性。在城邦制度的盛期,实现了政治上的民主与平等,但是城邦制度排他性太强,各城邦个个独立,不能统一,希腊城邦的公民权不能像罗马的公民权那样推广于非公民,城邦本身也就不能扩大。城邦内部充满了贵族派和平民派的斗争,而城邦之间也不断进行着争霸的战争。战争给希腊城邦制度以巨大打击,加剧了贫富分化,导致平民破产;战争的失败又揭示出希腊城邦的直接民主制往往导致决策的错误和指挥人员的无能,于是使公民本身也逐渐丧失对城邦的自豪和热情,城邦制逐渐丧失凝聚力。更重要的是,贫富分化使许多人丧失土地,城邦公民日益减少,贫穷的公民也无力参军作战,所以城邦的军队不能维持,不得已采取雇佣军制,雇佣军为金钱而战,没有城邦公民的荣誉感,于是城邦制逐渐陷入危机。原来的民主政治这时转化成为暴民政治,国家的内政外交,军国大计,完全操纵于一小撮投机家、冒险家之手,或者是群众一时冲动的随意决定,这被称为“集体僭主”。城邦的危机和社会的危机交织,民主社会转化成为恐怖社会,相互残杀,没收财产,人人陷入恐怖之中,而城邦制度本身不能解决自己的矛盾,最后只有外面的力量——马其顿的君主制解决了希腊城邦制的问题。厉以宁教授从经济、政治、社会思想诸方面,分析了希腊民主制的得失,给出了自己对这一问题的答案。他不像一般学者把希腊民主和近代西方民主联系起来考察,而是从当时历史实际出发,评价希腊民主,这是他的又一创新。

 

    三、希腊化与东方化

  

    本书的一大特征,就是对希腊化地区的重视,对安提柯、塞琉古、托勒密三个王朝的社会历史,做了十分详细的叙述,并且使用了希腊化时期和希腊化世界这两个名词。希腊化世界指的是接受希腊文化,采纳希腊式政治体制,并且由希腊人治理的区域,即亚历山大东征所开辟的辽阔土地,而希腊化时期,是指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相融合,从而形成希腊化世界和希腊化文化的时期。世界历史上早就有希腊化、希腊化时期等的提法,是说希腊文化对东方的影响。但厉以宁教授也认为,希腊化这个名词是有问题的,即它对希腊化中的东方因素考虑不够,所以指出希腊化文化是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相融合的产物。这一融合过程不仅有融合,也有斗争,即两个文化的相互较量。厉以宁从政治制度、经济、社会文化生活等方面,详细叙述、分析了三个王朝希腊化的内容。安提柯王朝建立在希腊和马其顿的本土上,当然希腊文化最浓,东方化程度最低。这里政治存在着二元体制,即马其顿王国和希腊自治城市,而希腊人和马其顿人因为过去的关系,所以双方总存在着矛盾。塞琉古王朝是原来波斯帝国的土地,所以东方的色彩最为浓厚,政治上实行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有一些希腊式城市,但自治权不大。在城市中,原来的西亚居民也日益希腊化,而广大的乡村仍然是东方式的。这里希腊人和马其顿人不存在区别,共同代表着希腊文化。埃及的托勒密王朝保留了自己的特色,王权带有神性,被认为是神的代表,实行高度中央集权的专制统治,下设省、县管理,官员由中央任命。希腊人担任政府官员和组成军队,是统治者,和当地人的矛盾较多。在文化融合的问题上,厉以宁特别提出了文化的较量现象,指出在希腊化世界,东方文化和希腊文化的较量一直在进行,在这些地区希腊化的同时,希腊人也被东方化了,希腊文化很有活力,东方文化根深蒂固,十分顽强,所以双方仍然保持着各自的领域,进行着较量。最后形成了的,既不是完全的希腊文化,也不是东方文化,而是参合了部分希腊文化和部分东方文化的希腊化文化。由于希腊化地区后来演变成为罗马帝国,所以厉以宁还讨论了希腊化文化和罗马文化的融合和较量,最后形成了拜占庭文化,希腊化文化是这一文化的主要内容,而罗马文化在较量中退出了历史舞台。

  

    希腊化问题,不可避免地和历史学上的东方、西方问题相关联。自从1987年伯纳尔的《黑色雅典娜》一书出版后,此一问题又掀起新一轮的争论,厉以宁教授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是根据历史事实,保持平衡论点,所以他指出希腊文化的源头有许多是东方的,希腊化世界中,东方文化和希腊文化存在着融合和较量两方面的内容,而文化的演变则一直存在,后来地中海地区西部形成了基督教文化,东部则形成了拜占庭文化。

  

    我对希腊古代经济史了解不多,以上评介,不一定能充分体现作者的创新,不过是作为读者的一点体会而已。还要指出的是,厉以宁是一位经济学家,他主要关注、研究的是国计民生的大问题,随着国际、国内经济运行的上下起伏,他不断提出新的见解。而已是耄耋高龄,仍然能挤出时间,完成此七十万字的经济史巨著,足成其五本经济史的系列。这一为学术奋斗不止的精神,为我们这一代学人树立了榜样,也为广大学者树立了榜样,值得我们大家学习。(马克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