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在陶瓶之上 观雅典国家博物馆

希腊在陶瓶之上 观雅典国家博物馆

  • 来源:华夏收藏网
  • 发布日期:2013-10-07
  • 浏览数:672

 

 

以章鱼为装饰图案的黑绘式陶瓶

 

 

    一则笑话说,一位考古学家在希腊的小山村里看见一位老太太在用古陶盆喂猫,便出高价买下了那只猫,临走前佯装随意地说:“那只猫食盆也给它带走吧。”岂知那位老太太说:“不,我已用它卖出了8只猫!”这个笑话告诉我们:世界各地都在关注着希腊的陶器。


    希腊彩陶和中国彩陶是世界上的双璧,它们一东一西,各有渊源。中国的彩陶名目繁多:长而细的为瓶,口略细的为壶,腹部粗的为罐,再大的为瓮,装酒的为瓿,粗陶的为缶,喝酒的为爵,提酒的为卣,空足的为鬲,用火加热的为甗等等。希腊的陶器也有着瓶、罐、盘、爵、杯、盘、双耳杯、高足杯以及油灯种种造型的区别,用来装水、装酒、装橄榄油,或者装香水,也偶尔用在墓地上的装饰。但一般都以陶瓶统称之。


    一进入希腊国家博物馆的展室,就可见到劈面立着的一只硕大的陶瓶,有1.5米高,器形被修复得十分完整,土红色,表面细腻发亮,上面用黑彩层层地描绘着图案。与一般陶瓶相异的是,它有着4只提耳,每一侧并列着两只。这是考虑到陶瓶的体积巨大,必须要有4个人才可能抬起移动的缘故。这样巨大的陶瓶显然不可能被用于日常生活,不可能被经常搬运。这实际上是放置在墓地上的一种陶瓶,就等于是一座墓碑,它的底部开有孔,以便供前来祭祀的后人往瓶里灌注酒,再漏到墓室里去,这是一种献祭祖先的方式。陶瓶上用几何图形的方式画出了丧葬仪式的过程:画面上有横着停放的尸体,有拉着送葬人的马车,有仰面抱头哭泣着的人,有排列成行的人群,这一切都表明了这只陶瓶所使用的主题。用陶瓶来做墓碑的做法影响到了以后,在隔壁的雕塑展室里就有石雕的瓶子,就是墓碑,上面还刻有纹样和怀念的文字。这是典型的阿提卡陶瓶,特点是以几何形状的图案为主,它产生于3000多年前,属于早期的陶器装饰风格。希腊的陶瓶已经成为端庄、典雅、和谐和希腊文化的代表而受到世界的喜爱。


    和中国的彩陶一样,希腊的陶器上也多有装饰,而且也多是采用彩绘和划花这两种方式。但是,无论是中国的青铜器还是彩陶,抑或是玉器瓷器,那些图案基本不会出现人物。但希腊的陶瓶就不同,它的纹样是以人物(或人形的神)和动物为主,也有纯图案和花卉,但最精彩的还是人物。尽管希腊的陶瓶有多种分期,也有多种风格,而且经过了一个从抽象到具象的过程,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人物图案的陶瓶,因为这种陶瓶富有力度,有表现力和装饰感,而且内容丰富,多有变化。多年来,我就一直研习师法希腊陶瓶上的这些人物画,练习这些线条,我认为它们的艺术感染力并不亚于中国的白描,是和《八十七神仙图卷》异曲而同工的。

 

    考古家一般把希腊陶瓶分为黑绘式、红绘式和白底彩绘三大类型。所谓黑绘式,就是在红底的陶器表面施上一层黑彩,然后再用硬质的棒或笔在上面进行刻划,形成犀利流畅的线条,再把形象之外的黑彩剔除掉,露出下面的红陶底,再送入窑中烧造。这样绘成的形象是红底黑纹,如同剪影,像中国汉代画像石,其技法与中国磁州窑的做法一致,也是在化妆土上进行划绘,最后形成黑花的图案。不同的只是磁州窑是瓷,而希腊是陶,质地要松软,但工匠们会在陶瓶上施一层薄釉,烧成后再细细打磨,使陶瓶表面发出一种皮革般的光泽。


    红绘式则相反,也是要把陶瓶全部施上黑彩,然后划出人物的轮廓,再把人物形象内部的黑彩剔掉,形成黑底红彩的形象。这两种绘法,一如木刻,黑绘式是阳刻,红绘式是阴刻,黑绘式是红线,红绘式是黑线。这两种绘式各有优点:黑绘式的装饰感强、图案感强,有力度感,由于都是黑色,所以也富有体积和重量感。而红绘式的人物用黑线画出,接近绘画的效果,易被人接受。黑绘式稍早,红绘式稍后,红绘式以后发展到更加写实,与富于装饰性的黑绘式的距离拉大了。


    无论是黑绘式还是红绘式的陶瓶,它们的绘法并不完全是刻或划,有的也用笔来画,间或在其中填以彩色,形成第三套色,如在土红、黑之间再套上一种淡红,或者加以赭色,总体的色调也很谐调。还有少数的陶瓶表面饰有浮雕图案,有的是简笔白描人物,有的还是高浮雕,有的在浮雕上加彩绘,都是非常特殊的做法。
  

    希腊是神话之国,人形的神是区别于古埃及和亚述的一个标志,由于古希腊的许多绘画都已无法保存,所以留存在陶瓶上的画面就成了希腊3000多年历史的一种绝响,很多远古的信息便赖以保存。博物馆里多只双耳瓶上,都画着赫拉克勒斯杀死半人马怪内索斯的图形。另一只双耳大腹罐上绘着狄奥米德斯与阿伊亚斯决斗的场面,腹部则是阿波罗带着少女们乘坐着带翼马拉着的金马车。有一只双耳瓶的腹部,画着一位套着双马拉着车的男子,马和车都是黑色的剪影,如同汉画像石的拓片,人的脸和胳膊也都是黑色,但却穿了一件白彩绘的长衫,这样形成了红、黑、白三色相套的效果,简洁明快,突出了驾车的人。
  

    红绘式的陶瓶也多有佳作,展厅里有只敞口的双耳罐,就以一排扛矛执盾的武士的行列为装饰图案,这些武士头戴铜盔,后有流苏,穿着胸甲,下裹胫甲,这是典型的古希腊武士的装扮,为早已消失的服饰提供了绝好的资料。还有一只彩绘的桶形陶瓶上,画着一位武士和他的妻子。青年武士手挥青铜头盔,身着短袍,执盾,似乎是在向坐着的妻子作临出征前的告别,妻子短卷发,身穿半透明的长袍,脚穿凉鞋,侧坐在一张椅子上,脸上有忧戚状。还有一只巨形的双耳陶瓶,上面绘着神和巨人作战的故事,此外,还有种种诸神寻欢作乐、饮酒、弹琴、舞蹈、化妆、出行、作战以及人们的生活状况都能够一一在这些陶瓶中出现。
  

    古代的希腊男人一般都是裸体,以显示身体的强健,这就对人体的结构要有准确的表现,瓶画上的人体比例都十分准确,对人的胸、胯、腹和膝等重点部位的刻画,都十分仔细。尤其是用线描的手法来把男人的裸体结构表现出来,这难度很大,然而古代的画匠却能寥寥几笔就能勾勒概括出人体的精美之处,种种动态,变化无穷。古希腊的女人都是身着长袍,这为画匠提供了极好的表现手法,这些长袍的衣褶疏密相间,动静自如,长线短线,密集舒展,潇洒飘拂,犹如中国的白描一般。特别是对人的脚,胡须、马的四足、衣袍上的纹饰等细节,都描绘入微,令人叹服。
  

    把人物、动物和图案结合起来,共同来装饰的方法,也是希腊陶瓶的一大特点。尽管瓶上的人物是写实风格的,但在人物的周围,都分布有各种抽象的图案,它们填充了陶瓶异形的部位,是一种适合纹样。此外,希腊的陶瓶上还使用了文字,它们巧妙地补充了画面,有的是作为铭文,有的成为画面的一部分,有的则是从画中人物的口中说出的话,如同连环画一般。
  

    陶瓶在希腊的使用范围很广,超过了我们一般的想象。陶瓶画上的很多神和人都是手执一瓶,后代给胜利者颁发奖杯的做法就由此而来,甚至奖杯的造型都是沿袭着希腊的陶瓶。当时的奖杯里装的可能是酒,也可能是橄榄油,那都是当时的名品。古代的希腊人浮家泛宅,四海贸易,橄榄油和陶器都是最重要的商品。一部希腊史,有一半是被刻绘在陶瓶上的。(撰稿:江苏镇江市文联副主席、画家 王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