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在极限中绽放——见证超级马拉松

在极限中绽放——见证超级马拉松

  • 作者:刘咏秋 陈占杰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3-10-01
  • 浏览数:449

 

    当葡萄牙选手奥利维里亚·约奥接近246公里漫长旅程的终点时,还不到早晨六点半,黎明尚未到来。从黑暗中跑来的约奥就是靠微弱的头灯,跑过漫漫长夜的。伴着希腊音乐大师范吉里斯雄壮的音乐和人群的欢呼声,约奥跑向终点,双手放在斯巴达传奇国王列奥尼达塑像的脚上,成为第31届雅典-斯巴达超级马拉松第一个到达终点的选手。此时,距离他和另外332名选手27日上午7点从雅典出发,是23小时29分零8秒。

 

    在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选手中,共有148人跑完了全程,年龄最大的选手为64岁﹔在全部32名女选手中,有14名跑到了终点。这些跑超马的“超人”们,不断挑战着人类体力和精神的极限,也让自己的生命之花更加绚烂。

 

    虽然这项赛事到今年也只是第31次举行,但其源头,却可以追溯到2500多年前。据史书记载,公元前490年,为抵抗入侵的波斯大军,雅典传令兵菲迪皮特斯用不到两天的时间从雅典跑到斯巴达,请求援助。当雅典军队在马拉鬆大败波斯军队后,菲迪皮特斯又从马拉松狂奔42公裡,跑回雅典城传捷报。他大喊一句“我们胜利了”,然后便倒地殉国。这成了现代马拉松运动的起源。

 

    1982年,以约翰·福登为首的五名英国空军军官来到希腊,考察是否有可能在一天半的时间内从雅典跑到斯巴达。这些长跑爱好者用自己的双脚,证明了历史学之父希罗多德记述的准确性,因此他们开始筹划这项超马赛事。第二年,也就是1983年,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的45名长跑爱好者从雅典跑向斯巴达,第一届雅典-斯巴达超级马拉松取得成功。

 

    这项超级马拉松赛事要求选手们在36个小时之内跑完全程,而且地形崎岖,白天天气炎热,每段赛程都有时间要求,因此是世界上最严酷的超马赛事之一。从过去30届的比赛来看,仅有约三分之一的选手能跑完全程。

 

    比赛十分艰苦,但对长跑好手们来说,崎岖的赛程和迷人的历史实在太有吸引力,因此参加人数越来越多。而历经千难万难到达终点的选手们,往往会喜极而泣。

 

    今年比赛中跑得第二快的选手是德国人弗洛瑞安·鲁伊斯,这位29岁的年轻人伴着朝阳跑向终点。一群斯巴达孩子骑自行车跟在鲁伊斯后面,和他一起完成最后一段赛程。在医护休息室的床上,鲁伊斯对我们说:“大概要再过四五天,我才能真正明白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我所知道的很简单:往前跑,永远不要放弃。”这位2007年排名第27的选手今年跑出了25小时29分零54秒的成绩。

 

    最令人感动的一幕,出现在意大利选手伊万·库丁和德国选手斯杜·托姆斯抵达终点之时。库丁2010年和2011年两次夺取这项超马赛事的冠军,托姆斯则是2012年的冠军。他们在离终点15公裡的地方相遇,此后一直并肩往前跑。临近终点时,两名长跑好手更是互相搀扶着,流着泪跑完了最后一段。到达终点后,两个人做的第一件事是拥抱护送自己跑完全程的家人,在工作人员提醒下,他们才去触摸列奥尼达塑像的脚趾。根据比赛规则,只有摸到列奥尼达塑像的脚趾,才算完成比赛。两个人互相谦让,最后是两个人一起把手放在了塑像的脚上,并列第三名。他们的成绩是25小时54分49秒。

 

    离开斯巴达之前,我们来到终点旁边的医护休息室,在那裡见到了来自匈牙利的斯齐尔维亚·鲁比克斯。她是今年赛事中第一个跑完全程的女选手,成绩是28小时3分零4秒。而27日傍晚,我们跟拍这些长跑好手时,曾在位于比赛中点处的尼米安一带看到鲁比克斯跑在美丽的夕阳裡。漫长的征程使鲁比克斯双脚剧痛,离开医护休息室上出租车时,她几乎是被丈夫和另外一位男子架上去的。但她脸上那甜美的微笑,阐释着她又一次完成心愿后的满足。

 

   当我们经过离终点约20公裡处的一个救护站时,忽然听到了凌厉的警报声。我们以为赛事出了状况。正在这时,一位女选手跑了过来,而好几个身穿橙色救护服的男子点燃烟花跑到她身边。原来,这位名叫马卡库·斯特拉的女子来自斯巴达,是这一赛事有史以来第一个有可能跑完全程的斯巴达女子,烟花和警报就是对她的欢迎和鼓励。斯特拉最后完成了比赛,为斯巴达历史又添上了光彩的一笔。

 

    跑到终点时,选手们说得最多的话是“这真像一个梦”、“简直难以置信”。其实,这些梦,就是对极限的挑战。这一超级马拉松赛事的战线拉得很长,选手们通常都看不见对手,甚至很少看到行人和车辆。他们要独自面对极度的疲倦,面对近20摄氏度的昼夜温差,以及呕吐、幻觉等极端生理、心理反应。超马赛事中,真正的对手,其实是自己。而在这漫长的赛程中,虽然每隔约3公里就有一个服务站,选手们的亲友通常也会一直陪伴在不远的地方,但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这些选手往前,这像极了人生。所以,超马赛事其实是缩微版的人生,而这些选手对极限的挑战,代表了人类对更高境界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