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默克尔,欧元之锚

默克尔,欧元之锚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发布日期:2013-10-01
  • 浏览数:510

 

    9月底的德国大选,现任总理默克尔毫无悬念地赢得了选举,不但逆转了欧债危机以来欧元区领导人接连下台的命运,而且她所率领的基督教民主联盟获得了20年来最高的得票率。在过去几年中,默克尔不但维持了德国的经济增长,而且帮助欧元区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欧元崩溃的危机已经烟消云散,默克尔已经成为欧元的信心来源,是欧元的货币之锚。

 

    默克尔赢得大选之后宣布,欧洲的政策不需要改变,换言之,默克尔还会不遗余力地维护欧元,没有人再怀疑欧元还会坚持多久了。就在一年之前,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在默克尔的主导之下,欧元区展开了救助,签订了财政协定,银行业联盟已经迈出关键的两步,默克尔不声不响地为欧元增加了政治筹码。欧元并非主权货币,缺少主权政府的背书,这也是欧元的“内伤”,而在过去几年中,德国已经事实上为欧元做了承诺和背书,而默克尔则为欧元注入了政治意志。在信用货币时代,货币的稳定性除了系于宏观经济稳定性和货币政策之外,还需要政治领导人的承诺。去年7月份,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出要捍卫欧元,并推出无限购债的计划,如果没有默克尔出面支持,德拉吉计划的可信度是要大打折扣的。默克尔深知德国的繁荣与安全系于欧元,如果欧元解体,德国遭受经济损失是必然的,也失去了作为大国的支点。

  

    德国从欧洲一体化中获益良多,但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欧洲一体化还是欧元都需要有人付出成本,德国是最大的“金主”。在救助南欧国家的计划中,德国是最大的出资国,纳税人对此耿耿于怀,默克尔需要在纳税人(同时也是选民)与欧元之间进行平衡,如果硬拿着纳税人的钱去拯救南欧国家,不但会被选民赶下台,而且还会让救助充满道德风险,进一步刺激南欧人的懒散。于是乎,默克尔采取了“紧缩换援助”的办法,南欧国家可以获得德国为主导的欧盟的援助,但是前提是拿出一份紧缩的计划书,德国甚至向希腊派出了会计人员,可见紧缩的严厉程度。也正是因为如此,希腊人非常讨厌默克尔这个“后妈”。

  

    从欧元的长远发展来说,默克尔倡导的紧缩政策无可厚非,希腊等国之所以陷入危机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一个关键原因是过去十年中享尽了欧元这种强势货币带来的红利,大量举债消费,欧元的币值与希腊的生产率是严重不匹配的,因为欧元的信誉来自于之前的德国马克。等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希腊等国经济的“败絮”就暴露无遗了,投机者也在押注希腊将被踢出欧元区。在一个经济不平衡的货币区内需要财政转移机制才能维持落后地区的信誉,财政没有统一的欧元区不可能进行这种转移支付。如果放任希腊等国的债务危机发酵,希腊退欧并非不可能,两轮救助计划加上债务重组,实际是给希腊过去的错误买单。没有默克尔的首肯,对希腊的援助是很难执行下去的,虽然希腊人很不喜欢默克尔这位严厉的“后妈”,但后妈也是妈,还要维持欧元这个家庭。

  

    希腊目前的经济状况依然不乐观,失业率居高不下,还需要第三轮救助,还要看默克尔的脸色行事,调查显示79%的希腊人不喜欢默克尔,其实希腊人应该庆幸默克尔赢得胜选了。反对欧元的“德国另类选择”在本轮选举中赢得了4.8%的选票,距离进入议会的5%只有一步之遥。默克尔的紧缩计划使欧元免于崩溃,也给那些南欧国家提了个醒,要留在欧元区必须好好发展经济。

  

    默克尔第三次赢得大选,可能她不会参加第四次大选了,没有谋求连任的压力之后应该会大胆推进改革,欧元区的经济复苏微弱,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还需德国拉一把,银行业联盟有待深化,这些都需要默克尔做出决断。欧元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默克尔没有理由踟蹰不前,默克尔连任给欧元增加了一层保险(放心保),至少不会再有太多人去押注欧元崩溃了。